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嚴家偉:董家有女最卓越 驚天一潑震神州

筆者更堅信我們的民族不會成為衰亡民族。我們的民眾正在民主、自由、人權等普世價值觀指引感召下走向覺醒,並正在知行合一實踐這些偉大的真理。董瑤瓊這一事件意義既非同尋常,更具有代表性。說明現在的年輕人看似不關心政治,實際政治上並不糊塗。他們表面沉默,但心裏明白是誰讓他們生活得沒有尊嚴,沒有自由,且動輒得咎,連網絡空間都受到限制,叫他們如何不生氣?長江後浪推前浪,時間沒有終止,勇士代代接力。

董瑤瓊潑墨事件(網絡圖片)

有人在蘇聯滅亡、蘇共亡黨之後,眼見千萬蘇共黨徒及官員無一人抗議發聲,當然更不用說拚死反抗了。哀嘆之餘借用殘唐五代花蕊夫人亡國之詩諷之曰“更無一個是男兒”。對於此番高論,恕筆者不敢茍同。其因有二:首先,蘇聯與蘇共的滅亡是它多行不義惡貫滿盈應得之下場。也是俄羅斯及其他各少數民族絕大多數民眾作出的選擇。蘇共黨徒及官員順應歷史潮流,不作困獸之鬥,不願作反動極極專制當局的殉葬品,是正硧明智的選擇。甚至可以贊其為“識時務”之舉。此其一也。其次,千多年前花蕊夫人那個時代,由於歷史的局限性,輕視婦女,以為天下興亡只男人有責,雖屬謬誤之見,還情有可原。到了民主、文明的21世紀,還如此“大男子主義”,則只能令人捧腹。而且縱觀歷史,中國也從來就不缺“巾幗不讓鬚眉”之事。從花朩蘭代父從軍,到穆桂英沙場退敵。如果說這些還帶有“小說家言”的韻味。那麼晚清民初秋瑾的敢於組織起義,事未立而慷慨就義更是感天動地的英雄壯舉。哪有半點遜於男兒之處?

且自中華民國以降,女人敢為天下興衰,救國救亡發聲、獻身之事更是史不絕於書。及至到毛澤東暴政年代,五七“反右”,文革浩劫,各類冤獄遍於國中,血雨腥風鋪天蓋地。敢於挺身而出與之抗爭的女子卻一個個勇敢地站了出來。四川大學的馮元春,北京大學的林昭,以及張志新,李九蓮、鈡海源······為反抗暴政,哪一個不是“頭顱擲處血斑斑”,哪一個也不亞於男兒的英雄氣概。所以尤其在今天,當民主,人權的普世價值觀已深入人心的21世紀。女子也當仁不讓地承擔起了時代的責任。豈必一定是“男兒”?!

近年來這樣的例子更不少見。尤其是709大肆抓捕維權律師的案件發生之後,這些維權律師的夫人如李文足,王峭嶺等人都堅貞不屈、依法據理為其親人進行抗爭,被人譽為是“中國十二月黨人的妻子”。也就在這個中國言論與表達的自由遭受到空前打壓的時候,一位看似平凡、並無任何特殊身份的女子。卻用行動履行了一個公民本應有的權利。

2018年7月4日清晨7點左右,一名普通的中國姑娘在上海海航大廈前面,朝着一副中共的政治宣傳廣吿潑灑了墨汁。而這副宣傳廣吿中有“中國夢”的畫面和中共領導人的畫像。這位姑娘並將這一潑墨過程拍成視頻在社交網絡進行了直播,在視頻中這位姑娘還擲地有聲地宣稱:“獨裁專制暴政對它恨之入骨”。顯示她此舉是意在反對獨裁暴政。現巳得知這位姑娘網名叫@feefeefly,真名董瑤瓊。現年23歲在上海從事房產中介工作。

此事發生後幾乎所有官媒體均集體“失語”不置-詞。大陸網站更全面加以封鎖屏蔽。我上中國大陸搜索的“龍頭”——“百度”進行搜索,得到的結果竟是:“很抱歉,沒有找到與‘董瑤瓊’相關的網頁”這就是大陸互聯網的政治生態環境,堪稱:“厲害了,如此特色的網絡”!然而由於智能手機和微信的進入千家萬戶,當局無法一手遮天。更由於在網上已實時直播,相關視頻在社交網絡得到大量轉發。接着在今春北京驅逐“低端人口”中勇敢發聲而名噪一時的藝術家華涌先生在社交網絡上也發出“緊急關注”,呼籲網友和國際社會關注。他表示擔憂這位女士的安全。他說:相關視頻已經在中國國內流傳。他請上海的朋友多打聽她現在的狀況,弄清楚她的名字,“不要讓她無聲無息地消失”,“捍衛憲法,言論自由無罪。”

華涌先生的話非常正確。董瑤瓊的這個行動如果發生在一個民主法治的國家,一個文明社會裡,就只能是一件正常的小事。因為任何公民都可以表達自己的政治見解與訴求。既可以擁贊也可以批評政府,也可以批評執政黨和國家元首。這是任何一個民主法治囯家的憲法里都明文規定了的。而《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三十五條也明文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有言論、出版、集會、結社、遊行、示威的自由。”既然是“自由”,那麼任何公民都有批評執政黨、政府以及國家任何一位領導人的權利。這是我國神聖的憲法明文加以保護的。任何人也不能凌駕於憲法之上,另設“但書”條款加以限制。任何人也無權說別人是什麼“妄議”。而且在此還應指出的是,習近平主席在十八大後的2013年3月,鄭重地向全國人民宣示:“中國共產黨要容得下尖銳批評”。本人高度讚賞、堅決擁護習近平主席這一表態。因此在董瑤瓊這一事件上,有關方面應堅決遵照習主席的這一指示辦事。決不可亂給董瑤瓊隨便羅織什麼“尋釁滋事”,“煽動顛覆”之類的罪名。誰這樣作那就是在反對習主席。

然而接下來發生的事卻似乎與習主席的講話精神大相徑庭。更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三十五條的規定南轅北轍。當天下午14時許,自由亞洲電台記者透過推特與董瑤瓊取得聯繫,她承認視頻為她本人拍攝,並稱當前暫時安全。但僅僅一小時以後,這位網名叫@feefeefly的姑娘發推稱,“現在我的門外有人,一群穿制服的人。待會換好衣服就出去,我沒有罪,有罪的是傷害我的人和組織。”真是大義凜然,臨危不懼!此人隨後即與外界“失聯”。而她的推特號也已消失,但相關視頻仍在網絡飛傳。

行文至此,我耳邊忽然響起了魯迅先生《紀念劉和珍君》中那些沉重的話語“時光永是流駛,街市依舊太平。有限的幾個生命,在中國是不算什麼的,至多,不過供無惡意的閑人以飯後的談資,或者給有惡意的閑人作‘流言’的種子。至於此外的深的意義,我總覺得很寥寥,因為這實在不過是徒手的請願······”董瑤瓊不過就是和平而“徒手”地表達了自己的一點政治見解,此外頂多是對當局有點不大“禮貌”的批評。然而中國的憲法上明文規定了要保護公民言論自由的權利。習近平主席關於“中國共產黨要容得下尖銳批評”,言猶在耳。-個正直善良的花季少女便從上海這個五光十色令世界眩目的大都會中,從人間“蒸發”消失了。官方沒有出示任何法律文書,更不可能有她的任何犯罪證據。而網上的“輿論導向員”(俗稱“五毛”)卻已造出“流言”,說她是個“瘋女人”,把一盆侮辱人格的汚水潑向了董瑤瓊。這時我耳邊又響起了如泣如訴的聲音:“慘象,已使我目不忍視了,流言尤使我耳不忍聞。我還有什麼話可說呢?我懂得衰亡民族之所以默無聲息的緣由了。沉默呵,沉默呵!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滅亡”這大概也是魯迅先生的原話。至此筆者也似乎忽然明白,難怪魯迅的文章要被逐出中學的語文課本。這不能怨誰,只能怨歷史太驚人的相似了。只好委屈一下迅翁!

不過人們不禁要問,如果董瑤瓊是五毛所謂的“瘋子”,當局就更沒有理由如此大動干戈,而應立馬放人。可是至今,有關當局裝聾作啞,卻讓董瓊瑤繼續“被失蹤”。這是依法治國,還是有關部門沒底氣心虛。其實在這個事件中公權力根本就不應介入。唯一能向董瑤瓊發難“問罪”的,只有那家廣告公司。因為你污損了我的廣吿畫報,“我”有權向你索賠。但這只是個民事糾紛,就像欠債討債一樣。當局根本無權動用警力去抓人。更應指出的是污損了畫像不是政治問題,更不屬刑事犯罪,最多就照價賠償而已。而毛澤東大搞個人崇拜,大搞造神的年代卻將二者混為一談。污損一張毛澤東像便是“反革命”。文革後這類冤案通通都被推翻了。今天在董瓊瑤身上決不能再故伎重施亂整人。

最後筆者更堅信我們的民族不會成為衰亡民族。我們的民眾正在民主、自由、人權等普世價值觀指引感召下走向覺醒,並正在知行合一實踐這些偉大的真理。董瑤瓊這一事件意義既非同尋常,更具有代表性。說明現在的年輕人看似不關心政治,實際政治上並不糊塗。他們表面沉默,但心裏明白是誰讓他們生活得沒有尊嚴,沒有自由,且動輒得咎,連網絡空間都受到限制,叫他們如何不生氣?長江後浪推前浪,時間沒有終止,勇士代代接力。1989年湖南三青年勇士敢向毛像執蛋潑墨,今天巾幗英雄做了同樣的事。休言女子非男兒?誰雲女子不英雄?!

2018年7月6日完稿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民主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