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貿易戰是「國運之爭」還是「亡黨之戰」

博弈許久的中美貿易衝突7月6日終於在關稅上打響了第一槍,美國整體的沉穩反應與中共朝野各方的慌亂喧囂形成鮮明對比,尤其是後者內部正在流行的“國運之戰”論調,不禁令人深思,貿易戰對中共而言,到底是國運之爭,還是亡黨之戰。

貿易戰至今,美國經濟指標良好,股市整體平穩,美元匯率上揚,反映出市場對美國經濟有信心。並且美國共和、民主兩黨在對中國政策上現在高度一致。

相較於美國的沉穩和齊心,中國方面的聲音就顯得喧囂,甚至詭異。市場對中美貿易衝突的結果,已經給出了自己的答案。中國股市今年的表現是全球市場中最差的一個,上證指數前六個月已下跌17%,再加上人民幣匯率也大跌,顯示出市場對中國經濟信心低迷。

面對貿易戰中共反應混亂矛盾

如果說市場對貿易戰中的中國經濟,發出了明確的看衰信號,那麼中共體制對此爆發出激烈喧囂甚至互相衝突的聲音,就頗有些“天欲其亡先令其狂”的徵兆。

中共總理李克強7月7日表示中共市場化改革和擴大開放的決心不會變,被外界視為對中美貿易戰態度軟化,他的表態與習近平早前要求“小心應對貿易戰,以免改革出軌”的言論相一致。

不過中共高層最新的表態,與先前中共宣稱“堅決反擊”“以牙還牙”的強硬姿態判若兩人。

聽其言而觀其行,中共的實際行動似乎與高層態度一樣自相矛盾:一邊在6月底接連公布多項被視為讓步的開放市場許諾,同時又開始利用海關等行政手段給美國公司下絆子。

而在民間輿論和學術界的討論中,從“美國必敗”、“不惜代價反擊”、“大國崛起”到“韜光養晦”“新冷戰”“國運之戰”等等,眾說紛紜,喧囂激烈。期間中共宣傳系統突然連續刊文,叫停了自己煽動的文革浮誇風。

中共治下,面對中美貿易戰這樣的國之大事,從廟堂到市井,充滿混亂和矛盾,盡顯黨國敗象。

“國運之爭”還是“亡黨之戰”

無論中共混亂矛盾的貿易戰政策是否有內部鬥爭的影子,中共朝野各方目前至少有一點共識,那就是美國這次是動真格的,貿易戰已升級為全面、持續的對抗。

恆大集團首席經濟學家任澤平6月曾說,中美貿易戰全面升級,可能會擴展為金融戰、經濟戰、資源戰和地緣政治戰。

吉林大學經濟學院兼金融學院院長李曉教授認為中美貿易戰“本質上是一場國運之戰”。該觀點在中共體制內迅速流行,多名體制內官員和學者先後表示,美國試圖遏制中國,中美衝突是“國運之爭”。

客觀上講,美國很無辜,因為在美方立場而言,這明明是場自衛戰。

比如去年中國對美貿易順差佔據美國當年總逆差的一半。最關鍵的是,中國對美國的出口順差來得並不公平,因為美國對中國商品打開了大門,而中共卻為美國商品設置了關稅和非關稅的重重障礙。

而在經濟的其它領域,例如金融、投資、技術合作等等莫不如此,美國遵循市場經濟規則和法律、向中共敞開大門,中共卻一直拒絕平等相待。

所以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才會說,美國幾十年前就輸了貿易戰,現在是要贏回來。美國如今提出公平對等的貿易(包括投資、知識產權等)要求,並不過分。因為你不能說,我因為窮(發展中),就可以去搶錢(不公平貿易順差或強迫技術轉讓)和偷錢(盜竊知識產權)。

這些事實和常識,中共體制內的官員和學者們自然也明白,因此中共現在所主張的“國運戰”,暗藏兩個目的:

第一,混淆“黨”和“國”。

明明是中共在經濟和貿易上做壞事,現在被苦主找上門,黨被逼面臨生存危機了,於是又開始渾水摸魚、混淆“黨”“國”,將中共的存亡危機混淆成中國或中華民族面臨危險時刻,為把危機損失轉嫁給中國民眾做政治宣傳。

第二,這一戰不得不打,但非中國應戰,而是中共為免滅亡而戰。

因為美國的直接目的是恢復公平貿易,而中共由於體制缺陷註定做不到,所以中美之爭無可避免。不過今次的中美貿易戰,雖是國家層面上的全面對抗,但針對的卻是中共,實質是中共為免覆亡的政權保衛戰。

中美之爭促進中國改革

中共體制內很多學者已經認識到,中美衝突其實有正面作用,就是可以用外力推動中國經濟進一步改革。例如任澤平認為“最好的應對是以更大決心更大勇氣推動新一輪改革開放”,李曉教授也提出國家間競爭的本質就是“制度競爭”。

美國提出的公平貿易是市場機制下的自由貿易,中國要做到就得真正地改革貿易、金融、行政、司法等經濟和政治體制,最大的受益方其實會是中國自身,這也是經濟學家們所希望的,尤其是在中國經濟已危機四伏之際。

不過,中共做不到。

中共高層雖然現在也宣稱推進改革不動搖。然而中共體制決定了:不改革,死路一條;真改革,立馬就死。

不改革死路一條真改革現在就死

以中國經濟中最顯眼的三大危機為例。

第一,人民幣泡沫(貨幣超發危機)

今年3月人民幣廣義貨幣供應量高達174萬億元,比美元和歐元加起來還多。貨幣超發的直接惡果,就是令百姓錢包縮水的通貨膨脹(物價上漲),不過它帶來的最大危險是催生資產泡沫:過多的人民幣會流入股市、樓市,推動股價、房價遠超實際價值的非理性上漲。

股市非理性上漲的後果之一,就是億萬中國散戶被定期“割韭菜”,權貴階層在操控股價飆漲暴跌中攫取百姓財富。樓市非理性上漲,結果就是現在的房市泡沫。

因為貨幣超發在一定條件下能推動經濟增長,但卻會產生無法控制的巨大經濟危機,所以在經濟學中被比喻成“魔鬼”。中共釋放這個“魔鬼”,目的就是不顧後果地刺激經濟增長,以維持政權穩定,所以中共不會放棄超發貨幣。

現在中美貿易戰爆發,中共為抵消貿易戰對經濟增長的負面影響,開始釋放更多貨幣流動性,客觀上將人民幣泡沫吹得更大。

人民幣泡沫無解。

第二,樓市泡沫

樓市泡沫是中共超發貨幣和土地財政的必然惡果。所以房價必須得漲,任志強等房地產大佬早就下過斷言。

現在中美貿易開戰,加大了通貨膨脹壓力,再加上中共釋放更多貨幣,都會將樓市泡沫吹得更大。

中國樓市泡沫會不會破裂?

在中共嚴厲調控下,房市從定價到交易都被嚴格管制,好像顯得有政府托底、中國房價永遠不會跌。但現實是,中國股市正是靠着這種謊言和假象,一次次地把股民們當韭菜收割。同為資產泡沫的樓市,結局也不會例外。

樓市泡沫無解。

第三,債務泡沫

中國債務危機有多嚴重,只看最近幾年中共力推“去槓桿”就知道。去槓桿,簡單地說就是要減少負債,因為中國債務多到中共自己都怕。

中國去年GDP才80多萬億元,企業債務130多萬億,中央政府負債近30萬億,地方政府據估算42萬億,居民負債40萬億,算下來中國去年債台高到比GDP要多出2倍。其中地方政府負債壓根就是無底洞,上月底湖南常德市政府強賴地方債就是中國債務危機的縮影。

再加上債務危機與樓市、貨幣等相互影響,一旦爆發會引發連鎖危機,導致經濟崩潰,所以中共不得不去槓桿。

然而中共去槓桿,同樣不是為了解決債務泡沫,只是盡量推延危機,因為從企業到個人、從中央到地方,急速膨脹的負債本來主要就是中共維持政權和腐敗所致。

債務泡沫無解。

中美貿易衝突不僅給中國經濟增長投上陰影,對巨大的貨幣、樓市和債務泡沫也將產生持續的外部壓力,更是將中共逼入進退兩難的絕境:

不改革,貿易戰的壓力遲早吹爆經濟泡沫,經濟崩潰,中共亡;改革,觸動權貴階層利益,內部崩潰,中共即刻亡。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