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黑天鵝?灰犀牛!崔永元手撕娛樂圈 第一話題大爆發

——黑天鵝?灰犀牛!崔永元手撕娛樂圈的另類思考

娛樂所擔負的使命係,讓人受壓抑的心理能量得到無害的發泄,重新恢復活力,以便繼續為政治、商業的運作作出應有的貢獻;讓人感覺生活還係美好的,政治、商業的壓抑不算咩;讓人不用去思考,弱化頭腦功能,扮演好政治和商業指定給的角色。 除此以外,娛樂在中國還有更加崇高的使命。石勇分析稱:"娛樂還要承擔宣傳功能,要讓人在娛樂中被洗心,進行政治認同。"

崔永元怒撕娛樂圈,已經成為眼下中國民間輿論的第一話題。政治層甚至都感覺有必要出來講兩句。與民眾輿論一邊倒的支持崔永元不同,風口浪尖上的娛樂圈內部,有許多想講卻沒地方講的“道理”。

網絡輿論已經把崔永元捧為“英雄”

前中國官媒知名記者、主持人崔永元"手撕"中國演藝圈名人馮小剛、劉震雲以及范冰冰等人的大戰讓演藝圈的各路大咖、小咖們都心驚膽顫。不僅上市娛樂公司股票大跌,真正熟悉中國娛樂圈的人都知道,"陰陽合同"絕對唔係娛樂圈的個別現象,也唔係這個圈子裡最值得一提的黑幕。崔永元"郭文貴式"的"一抽屜"爆料能夠得到如此廣泛的關注和網絡輿論的支持,實際上係讓公眾和政治層對娛樂圈長久以來天價薪酬的不滿情緒,揾到了發泄的出口。

從社交輿論方面來講,目前基本係一邊倒的偏向崔永元,不管他願不願意,"民族英雄"這個稱號,網民係已經扣到他腦袋上了。官媒層面,包括《人民日報》旗下的"人民網"和《環球時報》都專門發表文章,讓娛樂圈的"小剛"和"冰冰"們知道:老大佬已經盯上你們了。

黑天鵝?灰犀牛!

公眾號"石勇講心理"最近一篇題為"崔永元范冰冰後悔都沒用了,在政治邏輯面前,他們已不重要"的文章,係部分中國演藝圈內人士最近熱傳的內容。署名"石勇"的作者在其中指出:崔永元撕范冰冰看上去像係娛樂圈的一場黑天鵝事件。所謂"黑天鵝",係指本來概率極低,但又破壞力極大,不可預測,難以防禦的事情。但按照作家米歇爾·渥克(Michele Wucker)有關"灰犀牛"的講法,崔永元手撕娛樂圈這類事件其實係像"灰犀牛"一樣,即發生概率極高,影響又極大的事件。

石勇指出,早在崔永元之前,其實就已經有了各種各樣的警示了。但在娛樂圈賺大錢、逃稅的這幫人,頭腦上、心理上都深陷這個利益結構中,看不到危險的來臨,好像並沒咩事。但政治邏輯、社會邏輯,都不再支撐他們這樣玩落去。他認為政治和娛樂有着緊密的關係,尤其係在中國,娛樂係政治(和商業)所"請出"的一種社會機制。娛樂所擔負的使命係,讓人受壓抑的心理能量得到無害的發泄,重新恢復活力,以便繼續為政治、商業的運作作出應有的貢獻;讓人感覺生活還係美好的,政治、商業的壓抑不算咩;讓人不用去思考,弱化頭腦功能,扮演好政治和商業指定給的角色。

除此以外,娛樂在中國還有更加崇高的使命。石勇分析稱:"娛樂還要承擔宣傳功能,要讓人在娛樂中被洗心,進行政治認同。"所以講,在這種情況下,擔負崇高使命的娛樂"當然、而且必須做成一個產業。"他指出,2017年,中國泛娛樂業的總產值係4800億元。

崔永元批評馮小剛為了錢拍電影“噁心”他

"我覺得崔永元有點窮凶極惡"

化名為江叔,主導製作過中國大陸多檔娛樂節目和影視作品的一位導演也十分認同石勇的上述分析。但和目前主流網絡輿論不同,江叔係少數幾個"站在范冰冰"這一邊的人。"如果就事論事的講,我覺得崔永元有點窮凶極惡。《手機》這個事情,當年第一部確實係馮小剛他們和他開了一個玩笑。拿他開心了一下。但我覺得這個事情已經過去10多年了,而且還係范冰冰出道的第一部片子。然後崔永元現在咁干就有點混不吝耍賴的樣子,就係講你們要拍,我就給你逮邊個咬邊個了。"

江叔表態稱,明星做陰陽合同雖然肯定係不對,但另外一個角度來講,中國國內對公司徵收的稅額"真嘅很重"。除了稅金,明星的經濟公司如果想要養人,還會有很大的社保負擔。自己也在經營一家影視公司的他指出:現在的大明星都有工作室,或者講有公司。既然要開工作室,開公司就得養人。現在用人成本很高。一個係開工資的成本很高,還要給繳納社保,交各種各樣的福利、待遇、保險支出都很高。

明星"身在江湖,身不由己"?

江叔認為:"政府把人力的包袱甩給了企業,這係第一塊。第二,企業簽了合同之後,就需要面對各種稅負,比如講增值稅、企業所得稅、教育附加稅這些稅金都係一項一項疊加上去的。像企業所得稅,舉個例子就係你這個公司今年有100萬的利潤。這個政府要征幾多呢,百分之廿五。這個就係講凈利潤的25%橫掂係政府拿走咗。剩下的75萬係你的利潤。這只是其中一項賦稅啊,各種各樣的賦稅加起來,這對企業的負擔都係很大的。"所以,江叔認為造成陰陽合同在娛樂圈出現的原因係多方面的。明星,尤其係一線明星,"講實在他們也有點身在江湖,身不由己,裏面很多東西也都係經紀人在操作。"江叔透露,許多明星自己可能都弄不清楚咁複雜的稅負係怎麼回事兒。

企業所得稅、地方稅、員工的工資及社會保險金,係現代社會企業在全世界大多數國家從事經營活動時都必須繳納的稅負。因為企業在經營的過程中也消耗利用了政府或社會提供或培養的公共資源與人力資源。影視明星稅負太高,因此不得不求助於"陰陽合同"的講法,並不能十分令人信服。就此江導表示,演藝圈人士的納稅意識之所以薄弱,與政府使用稅收不透明有關。"我們交的這些稅你政府最後花到哪兒了,我們作為納稅人係看不見的。不像德國這樣的國家,在這個問題上搞得非常清晰和透明。這係大根源所在。"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德國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