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首都航空客機玻璃又破裂 211人高空驚魂「像坐跳樓機」

繼四川一架客機本月14日飛行期間機頭擋風玻璃突然脫落後,29日在傳出,北京首都航空一架同屬空中巴士A320系列的客機,從浙江杭州飛往越南途中,因機頭舷窗玻璃出現裂紋被迫折返的消息。

北京首都航空一架同屬空中巴士A320系列的客機日前因飛機破裂折返北京(合成圖片)

繼四川一架客機本月14日飛行期間機頭擋風玻璃突然脫落後,29日在傳出,北京首都航空一架同屬空中巴士A320系列的客機,從浙江杭州飛往越南途中,因機頭舷窗玻璃出現裂紋被迫折返的消息。

首都航空玻璃破裂折返乘客哭成一片

5月29日深夜,多名網友爆料,北京首都航空編號JD421客機,當日從浙江杭州飛往越南芽庄途中,因發現機頭擋風玻璃出現裂紋而被迫折返北京。

網友爆料北京首都航空A320系列客機疑似機頭擋風玻璃破裂(網絡圖片)

隨後,大陸媒體陸續報導,涉事客機為空中巴士A321型客機,航班編號JD421,原定於29日下午1時55分,從杭州蕭山國際機場起飛,但最終延誤至下午3時45分才起飛,再於下午5時25分許折返降落蕭山機場,當時機上共有211人。

不少乘客憶述客機緊急降落一刻,仍猶有餘悸。一名方姓女乘客表示,她是被客機劇烈顛簸驚醒的,“當時飛機急速下降,出現失重感覺,就像坐跳樓機一樣,機翼傾斜,整個過程持續5、6分鐘,”時間雖短,但她覺得非常漫長,她緊張的死抓扶手,甚至落機時腿仍在發抖。

乘客憶述空中驚魂(網絡圖片)

乘坐飛機多年的鄭姓男乘客形容,客機當時顛簸程度他前所未遇,機艙內不少孩子被嚇壞,“哭鬧聲一片”,隨後機組人員便通知乘客,“客機即將返航”。

鄭男和另一名乘客均表示,由於他們坐在飛機尾部,因此下飛機時,剛好看到駕駛艙門打開,發現“駕駛艙外擋風玻璃上有裂紋”。

乘客憶述空中驚魂(網絡圖片)

另有陳姓女乘客描述,客機飛行約一個多小時後,突然劇烈顛簸,令乘客非常恐慌;客機折返蕭山機場後,她便接到要更換飛機的通知,最終又一再延誤,使其被迫滯留機場。

對於航班折返原因,網傳多張照片所見,該架次的客機擋風玻璃,疑似出現如蜘蛛網裂紋,另有一段疑似航空公司人員回應乘客質詢的視頻,視頻中工作人員承認擋風玻璃“破裂”。

否認擋風玻璃破裂官、媒說法各異

但首都航空否認擋風玻璃破裂的說法,指是客機舷窗出現裂紋才折返、降落蕭山國際機場。

相關事件迅速在網絡發酵。

有傳媒聯繫首都航空客服,客服人員表示公司內部系統顯示該客機擋風玻璃“破了”才返航。《都市快報》引述首都航空回應稱,客機是因機械故障才返航,同時指出,乘客是因光線及角度問題看錯,才以為擋風玻璃破裂。

蕭山機場方面則指,未發現網絡反映的“窗戶有裂紋”情況,僅指機師發現飛機“有點故障”選擇返航。

截至當日晚間11時,涉事客機仍在停機坪進行維修。

客機玻璃接連出事同屬最暢銷產品

四川航空與北京首都航空客機在15日內,接連發生兩起客機擋風玻璃碎裂的驚魂事件,外界除對涉事航空公司的飛安檢查提出質疑外,也對涉事兩班客機同屬空中巴士A320系列,感到擔憂。

四川航空空中駕駛艙擋風玻璃突然破裂脫落(網絡圖片)

5月29日,從杭州蕭山機場飛至芽庄金蘭國際機場的首都航空JD421航班的乘客經歷了一次“高空驚魂”:

飛機在起飛不久後發生巨幅下降,最後返航蕭山國際機場。

這與5月14日,川航3U8633航班“風擋玻璃發生空中爆裂備降成都”一事同樣引人關注;同樣在5月,美西南航空一架波音737客機因“舷窗破裂”致使飛機緊急降落俄亥俄州克利夫蘭機場。

多起事件將人們的視線聚焦到了用於萬米高空的客機玻璃上。這些客機玻璃是誰製造的?為何會出現此類問題?國產玻璃進展如何?

帶着上述疑問,記者進行了調查。

返航原因系玻璃現裂紋

據飛常准App數據顯示,首都航空的JD421航班機型為空客321-231(SL),機齡僅0.1年。

據了解,該航班原計劃於5月29日13:55出發,但當日延誤至15:45才起飛。大約起飛1小時後,機上廣播通知:航班因故障需要返航。

據@新京報我們視頻,乘客方女士回憶稱,在飛機劇烈顛簸中被驚醒,當時飛機急速下降,出現失重感覺,就像坐跳樓機一樣,機翼傾斜,整個過程持續五六分鐘,她覺得很漫長,緊張得手拽在扶手上,下飛機時腿都在抖。

該航班於17點25分左右在蕭山機場返航落地。據飛常准顯示,JD421航班已於23點35分由另一架飛機執飛,於30日01:38落地芽庄金蘭機場。

根據《錢江晚報》報道,有乘客反映稱,返航原因可能是因為飛機駕駛艙的擋風玻璃出現裂紋。

30日,央視新聞客戶端報道稱,首都航空相關部門負責人表示,此次飛機返航原因系舷窗出現裂紋,屬於一般性機械故障。飛機上共有211人。返航後,首都航空調配一架新飛機,安排旅客重新起飛。首都航空按照民航局規定,給每位旅客400元補償。

記者聯繫首都航空方面,其客服表示,該航班返航原因系飛機駕駛艙最外層風擋玻璃出現裂紋。該飛機駕駛艙風擋有3層材料壓合做成,外層玻璃為非結構層,主要用來抵擋外來物的撞擊;中層和內層起保護作用,為結構層,任一結構層都能單獨承受高空壓力和保證飛行安全。

記者查詢了解到,除了不久前的“川航風擋玻璃爆裂備降成都”事件外,此前國內也有客機玻璃破裂或現裂紋的事件:

2015年11月21日,南方航空(9.930,-0.45,-4.34%)一架A321飛機在瀋陽桃仙機場起飛後,機組發現前風擋玻璃破損,隨後安全備降青島;

2016年7月9日,南航一架飛機由廣州飛往成都,這架機型為空客A320的飛機落地後,經機務工作人員航後檢查,飛機前部雷達整流罩和駕駛艙1號2號風擋玻璃及部分機體結構出現損傷。該事件最初判斷為飛行過程中遭遇冰雹衝擊。

一名航空公司副駕駛告訴記者,對於客機玻璃,機務在起飛前都會做檢查。

客機玻璃為國外壟斷

毋庸置疑,飛機風擋玻璃和舷窗玻璃占整機比重雖然很小,但卻是關鍵部件之一。

據記者了解,目前,全球大飛機製造商主要是波音和空客,而商業飛機窗戶市場則主要為美國 PPG、法國Saint-Gobain、英國GKN三家公司瓜分。

ASDNews網站發佈的“2018-2022年度全球商用飛機擋風玻璃與舷窗市場的核心公司”報告認為,美國Gentex、英國GKN、美國PPG工業集團、法國Saint-Gobain和美國Nordam集團為全球商用飛機擋風玻璃與舷窗製造市場的主要成員。

根據《科技日報》報道,美、法等國家開發的鋰鋁硅組分的專用平板玻璃,強度和應力層深度比普通化學鋼化玻璃高50%以上,每平方米面積可承受近5000公斤的力。採用這種玻璃原片製作的新型飛機風擋玻璃,在保證600公里/小時的抗鳥撞強度的情況下,厚度可減薄到30毫米以下,減重效果極其顯著。

今日,中國建築(8.130,-0.18,-2.17%)材料科學研究總院玻璃科學研究院副院長臧曙光在接受記者採訪表示,目前客機風擋玻璃多由無機硅酸鹽玻璃與有機透明材料複合而成,具備多種功能:

有足夠強度,以承受飛機座艙壓力、氣動載荷、機體結構載荷等;作為透明觀察窗,要具有良好的光學性能;具備抗鳥撞以及防冰除霧等功能。

關於舷窗玻璃,公開資料顯示,客艙舷窗分為三層:

其中外層和中層為承壓結構,內層玻璃不承受壓力。外層和中層玻璃均為特殊的聚丙烯玻璃,外層玻璃是主要構造窗,在飛機飛行期間承擔大氣壓力,中層玻璃是外層玻璃的二次保險,只有在外層玻璃破損時用於保持客艙壓力,但這種情形實在罕見。內層窗戶靠近乘客,能保持中層窗戶的結構完整性並保護整個窗戶裝置。

臧曙光告訴記者,客機風擋玻璃通常是無機夾層玻璃;舷窗通常是有機玻璃,其中內層很薄,主要用於防塵。

對於首都航空執飛該航班的新飛機出現玻璃裂紋情況,臧曙光感到頗為意外。其表示,造成風擋玻璃破裂或者出現裂紋的原因有很多,比如玻璃材質本身存在問題、外來物撞擊、溫度變化影響等,而舷窗玻璃破裂更多的因為材料老化引起。

C919舷窗採用國產玻璃

不過隨着國產大飛機的快速發展,我國包括玻璃在內的高技術產業發展也得到了明顯的拉動,目前已有國產玻璃被用於國產大飛機C919的舷窗。

公開資料顯示,江蘇鐵錨玻璃股份公司與中國商飛上海飛機設計研究院、西北工業大學聯合共建了中國商飛鳥撞試驗基地。這一華東地區最大的鳥撞實驗室,可對飛機前風擋玻璃、機翼、平尾、垂尾進行時速1000公里與3.6千克飛鳥相撞擊試驗。該公司已為國產C9十九大飛機提供舷窗玻璃,並承擔了ARJ-700、國產新舟700部分玻璃的研製任務。

但臧曙光告訴記者,客機風擋玻璃有着嚴格的准入制度和適航認證管理程序,國內應用需通過中國民航CAA認證,如要為波音、空客等配套,還需通過美國FAA等國外認證。

他認為,雖然我國能夠生產出滿足適航要求、性能可與國外相媲美的產品,但因為缺乏大型客機的實際應用經驗,打破國外公司壟斷還需時日。

而此前,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飛機風擋玻璃ITO薄膜激光刻化技術銷售商曾向記者介紹,飛機風擋玻璃這一塊屬於高端製造,目前我國大型飛機風擋玻璃技術剛剛起步,在許多關鍵技術上與國外還有一定差距,需要在技術、工藝、裝備上不斷突破。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