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中共監視系統全滲透 學生:準備好了鎚子

中共利用高科技監控系統監視人民,監控手段滲透到社會的各個角落。浙江杭州第十一中學日前安裝了一套針對學生行為的監控系統,引發學生和老師的極大憂慮和不滿。一名學生直言,如果該系統在全校推廣,他準備把它砸了。

中共監視系統走進中小學

最近有兩起引起輿論關注的事件,中共正把這種監控統治系統應用到極點,引起民眾的憂慮。

5月15日,浙江杭州第十一中學安裝了一套名為“智慧課堂行為管理系統”,應用於課堂教學。該系統可實現無感“刷臉”考勤,同時通過攝像頭,還可對課堂上學生的行為進行統計分析,並對異常行為實時反饋。

據介紹,系統每隔30秒會進行一次掃描,收集學生的課堂表現,包括閱讀、書寫、聽講、起立、舉手和趴桌子6種行為,以及害怕、高興、反感、難過、驚訝、憤怒和中性等數種表情,進而通過大數據分析出學生們在課堂上的狀態。

據《後窗》報導,這種監控系統,使該校很多同學有一種不可名狀的不適感。學校此前稱,在暑假將為所有班級安裝上這個系統,並且有計劃通過微信平台向家長及學生開放。

學生吳建飛(化名)表示:“如果是像之前新聞說的,讓家長聯網,打開手機就能隨時看孩子的監控,那我們肯定無法忍受。”“這是破壞家庭團結,我們要有所行動。”

如果這個系統在全校推廣,你們會怎麼辦?“我已經準備好了鎚子。”一名學生說。

經中青輿情監測室隨機抽樣的1000條網民觀點發現,近56%的網民認為,學生在這樣的監視下,失去了隱私和自由,須處處小心自己的行為,壓抑真情實感。

山西靈石縣第二中學初一學生溫雲陽(化名)擔心,“如果課間休息時都被監視着,那就真的一點隱私都沒有了,完全沒有自己的空間。”

同時,老師也對攝像頭表示反感。北京某小學賈老師說,她身邊的老師都不太贊同在教室內安裝攝像頭。“對後進生來說,攝像頭起不到促進學習的作用。對老師來說,感覺時刻被監控,講課時心裏不自在,也會覺得學校對老師教學不信任。”

據報,杭州十一中學的“智慧課堂行為管理系統”是和當地安防企業海康威視共同研發的。

據悉,全球超過五分之一的監控攝像頭都由海康威視生產。《華爾街日報》曾報導,海康威視從默默無聞的小公司,轉變成全球最大監視器製造商,主要是受到中共當局扶植,該公司則幫中共對14億人民進行監控。

監控無所不在

最近,三個逃犯先後在香港歌手張學友演唱會上落網的新聞,成為網民討論的話題。張學友4月7日在南昌、5月5日在贛州、5月20日在嘉興的演唱會上,中共警方通過安檢流程中的人臉識別技術,辨認出這幾個逃犯,並將他們抓捕。

儘管中共大力宣傳監控系統偶爾抓到逃犯的事例。然而中國民眾則感覺自己全天候赤裸裸地被人監視,有網民說:“好像住在動物園!”“真是可怕,赤裸裸地被人監視!”“民眾在國家面前一絲不掛!”

陸媒3月報導,深圳警方上線了行人闖紅燈曝光台網站,無論是騎車還是步行的路人,只要闖了紅燈,就被記錄下來。該行人的姓名、身份證、現場照片等信息會被部分公開。此外還可通過姓名和身份證信息搜索到當事人。

行業調查公司IHS Markit2016年的數據顯示,中共在公共和私人領域,包括機場、火車站和街道,共裝有1.76億個監控攝像頭,其中有2000萬由中共公安系統掌握。到2020年,攝像頭的數量會增加到6.26億個。

新疆成為高科技社會監控的實驗場

新疆烏魯木齊可能是全世界監控最嚴密的地方之一。《華爾街日報》去年12月報導,中共對維吾爾人實施全方位監控手段,使該地區成為中共高科技社會監控的實驗場。

據報導,烏魯木齊的火車站以及出入城市的道路,全都配備了身份識別掃描儀的安全檢查點;旅館、購物中心和銀行使用面部掃描儀來監控來往的人們。

報導說,人們在當地走動,幾乎無法避免中共監控設備毫不鬆懈的監控。當地居民和遊客每天都必須通過警察的檢查點,並受到監控攝像頭及其它儀器對他們的身份證、面部、眼球,甚至全身的掃描。

美聯社去年12月引述新疆和闐的一名警察的話說,他們市就有成千上萬台監視系統,從人踏進本市第一步的那一刻,他們就已掌握了。

報導說,除人臉識別外,中共的監控技術還包括車輛、基因甚至聲音識別等。

據報,自從中共利用數字監控技術在新疆打造警察國家以來,大規模失蹤開始出現,去年,因監控導致被捕和不知下落者成千上萬。

大陸科技公司成為中共的耳目

除大數據、天網工程、人臉識別等外,中共正在推進建設一套所謂的“社會信用系統”,計划到2020年投入使用。該系統給每個公民在工作單位、公共場所和個人財務方面的表現進行打分。

據華日的報導,大陸的科技公司還通過手機大量搜集人們日常生活的相關數據。阿里巴巴、騰訊、百度等科技巨擘是主要協助者,他們在網絡空間里公開做為中共的耳目。

今年5月1日起,中共先行在機場、火車站啟用社會信用系統,限制有嚴重失信記錄的人搭乘火車和飛機。中共之前已在部分地區和企業進行測試。

中共國家發改委新聞發言人5月16日稱,截至4月底,大陸所有法院累計公布失信被執行人1054.2萬,累計限制購買飛機票人數為1114.1萬,限制購買高鐵動車票為425萬人次。

中國問題專家李善鑒表示,讓沒有信用的權力機構(中共)去主導、掌控這種信用機制,是最好的諷刺。

有網民炮轟,“罪犯是這個社會體製成批生產出來的……所謂加強監管,其實是一種賊喊抓賊的恐怖統治。”“維穩不會使國民變得更加安全,逃避監管和加強監管的遊戲只會愈演愈烈,直到這個系統緊繃的弦斷裂。”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古清兒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