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清揚君:譚秦東妻子劉璇和我通了近一小時電話 告訴我譚為什麼道歉

——他要為自己的天真道歉吧

首先、譚秦東需要向法律道歉。他誤以為法律可以維護他作為一名公民的權利,但是他錯了。他要為自己的天真道歉。其次、譚秦東要向媒體道歉。剛從看守所出來時,他以為媒體可以挽救他。可他沒想到,5月11日,涼城警方再次不遠千里去廣州傳喚他,而媒體全都息聲沉默。第三、是給涼城的公檢法道歉。譚秦東在媒體的報道下被取保候審,給公安局和檢察院出了難題。最後,要給鴻茅藥酒道歉。鴻茅藥酒樹大根深,利益盤根錯節,譚秦東能撼動?

今天被譚秦東道歉和鴻茅藥酒接受道歉的相關新聞刷屏了!

俗話說,人不為己天誅地滅。清揚君之所以關注這些,不為別的,只怕哪天寫評論用錯詞,一不小心被跨省搞成了精神病。

所以必須關注、借鑒、學習和反思。

2018年5月17日,微博認證譚秦東妻子的劉璇發佈了個人道歉聲明,聲明稱譚秦東在2017年12月19日‌‌“美篇‌‌”個人主頁上發表《中國神酒鴻毛藥酒,來自天堂的毒藥》一文。由於在標題用詞上考慮不周,使用‌‌“毒藥‌‌”作為標題,缺乏嚴謹性。當時想用這種‌‌“抓眼球‌‌”的方式吸引讀者,強調該藥品的‌‌“禁忌症‌‌”,希望對特殊人群起到警示作用。結果對對鴻茅國葯股份有限公司帶來了影響。同時表達了歉意,同時希望鴻茅國葯股份有限公司予以諒解。也對該文給消費者可能帶來的誤解表示歉意。

更巧的是,稍後鴻茅藥酒也在微博官網發表了接受譚秦東道歉並撤回起訴。

記得譚秦東從看守所保釋出來之後,被資深媒體人王志安採訪的時候說寫此文不後悔,還要開新聞發佈會。

萬沒想到劇情反轉的如此之快!

這背後發生了什麼事,清揚君不得而知。

然而到了晚上,媒體人(北京)資深時評人‌‌“一個有點理想的記者‌‌”的微博似乎揭開了謎底。

以下為一個有點理想的記者微博原文:

‌‌“五月十一號,譚秦東遭遇了什麼?‌‌

5月14號深夜,譚秦東的妻子劉璇在廣東身人民醫院精神科住院部的走廊里和我通了將近一小時的電話。

劉璇表示,5月11號上午十點鐘,廣州車陂派出所給譚秦東打來電話,說是取保候審的時間要到了,讓譚秦東到所里來一趟。車陂派出所距離譚秦東家很近,夫妻二人步行於十點半到達派出所,進門後兩人被隔離,譚秦東被帶入派出所審訊室。

然後,派出所警察給身在門口的劉璇遞來一張傳訊通知書。表示並非廣州警方找譚,而是涼城所屬的烏蘭察公安來傳訊譚。

傳訊從上午十點半持續到晚間十點多,足足十二個小時。

這十二小時發生了什麼?

劉璇表示,譚秦東回家後原話說,烏蘭察警方在不停的問譚秦東為什麼要寫鴻茅藥酒是毒藥,反覆的問。

劉璇表示,譚秦東回家後原話說,對方提到,‌‌“譚秦東你文章要是把鴻茅藥酒搞垮了,幾千人下崗,有人活不下去了會到廣州來搞你的‌‌”。

我問劉璇,譚是否問涼城警方第一次來廣州抓捕的時候,有鴻茅藥酒的人陪同並全程支付費用一事。劉璇說,譚秦東問了好幾次,但對方不接話。

劉璇表示,譚秦東11號被傳訊結束後,回家出現了哭泣、自殘、用頭撞牆等行為。當夜由家人陪同前往廣東省人民醫院精神科求治,因沒有床位,於14號才入院治療。

劉璇表示,17號是取保候審的結束的時間,‌‌“也許會撤案吧‌‌”。

17號,譚秦東下午四點發文致歉鴻茅國葯。

17號下午五點,撥打劉璇電話,已轉入小秘書。

而之後,王志安先生備用微博號發的評論可謂一針見血。

王志安在微博中稱‌‌“譚秦東的道歉,正確,及時,符合歷史發展的必然!鮑洪升為他點贊,我也為他點贊!‌‌????

首先、譚秦東需要向法律道歉。他誤以為法律可以維護他作為一名公民的權利,但是他錯了。他要為自己的天真道歉。

其次、譚秦東要向媒體道歉。剛從看守所出來時,他以為媒體可以挽救他。可他沒想到,5月11日,涼城警方再次不遠千里去廣州傳喚他,而媒體全都息聲沉默。媒體沒有自己想的那麼強大,甚至,和自己一樣朝不保夕。他原計劃要召開新聞發佈會說明情況,也早已取消,此事應該道個歉吧。

第三、是給涼城的公檢法道歉。譚秦東在媒體的報道下被取保候審,給公安局和檢察院出了難題。撤案?那就不證明自己錯了么?不撤案,那就繼續起訴譚秦東。這種形勢下不太好弄啊。其實,譚秦東作為一個普通公民,個人自由又算得了什麼?就算重新抓回去又有什麼呢?反正譚秦東已經進過看守所了,熟門熟路。可氣的是,譚秦東的身體偏偏不爭氣,警察剛一傳喚他,他就撞牆自殘,自言自語,在輿論上給涼城縣公安局再次跨省抓捕譚秦東製造了障礙,這個也應該道歉吧?

最後,要給鴻茅藥酒道歉。鴻茅藥酒樹大根深,利益盤根錯節,譚秦東能撼動?你看看豹骨的事情有人調查么?你看看2000多條虛假廣告有人處理么?你看看處方葯變非處方葯的依據有人出來複核么?這個國家最不需要的,就是自不量力以為自己可以改變現實的人。最終,他一定會被現實改變。譚秦東終於意識到這一點了。

所以,他必須道歉!

是的,清揚君認為王志安作為媒體前輩,分析的頭頭是道,入木三分。即便是損害商業聲譽罪屬於公訴案件(不是自訴案件),不能由企業申請撤回而撤銷(公訴案件撤銷案件的決定權在公安機關)。但譚秦東還是要道歉,誰讓他用‌‌“毒藥‌‌”一詞呢!

清揚君必須反思,要深刻反思,要與時俱進,不要給國家和企業添麻煩,因為那樣最終可能會是自找麻煩、自尋煩惱。

所以為了不被跨省追捕,不被變成精神病,清揚君以後會盡量斟字酌句,對,是盡量!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