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北大毀了!校長火了! 讀錯別字不如高中生 視頻瘋傳

周五舉行的校慶紀念大會上,校長林建華演講時多次多讀此,尤其是把“鴻鵠”兩字讀成了“鴻浩志”,引來網友吐槽。時事評論員橫河表示,北大校方是典型的中共官僚體系的一個部分,它的整體思維和教育沒有關係。中共的教育部也和教育沒有什麼關係,這是同理。另外,大陸媒體人喬木披露,中共官員的文憑絕大多數是假的。

在北京大學周五舉行的校慶紀念大會上,校長林建華致辭時突然出了狀況。他在讀到“鴻鵠”兩字時稍作停頓,轉而讀成了“鴻浩志”,引發社會熱議。

鴻鵠”一詞可以拆解為兩部分,“鴻”指大雁,“鵠”則指天鵝,組合起來是對飛行極為高遠的鳥類的統稱,而“鴻鵠志”則意為遠大理想。

錯誤一出,林建華的窘態便被迅速上網,並在社交媒體上瘋傳。網友紛紛表示,北大是中國百年文化積澱的結晶,有無數文人志士在這裡留下了他們的足跡。作為北大校長,在校慶這樣萬眾矚目的場合念錯一個相對常見的字,實屬一大諷刺。

在推特上,一位署名“鳥瞰”的推特用戶調侃:“這北大校長還不如俺們初中老師呢。”

在百度貼吧一個名為“北大校長公開演講念錯字為什麼不能嘲”的帖子里,貼友們表示“這個現在的小學生都會念。”、“很常見的成語啊,什麼校長都不該念錯吧。”還有網友從客觀的角度分析,提出“公開演講就應該好好準備,北大校長代表北大形象。”

網絡有消息稱,林建華讀錯字的地方還有多處。把“乳臭未乾”將臭(xiù)讀成了chòu,還有“諄諄教誨”的諄(zhūn)讀成了dūn。

據百度百科,"燕雀安知鴻鵠之志哉"出自西漢司馬遷編著的《史記·陳涉世家》,陳勝嘆息曰:“嗟乎,燕雀安知鴻鵠之志哉!意思是燕雀怎麼知道鴻鵠的志向呢!比喻平凡的人哪裡知道英雄人物的志向。

▲《漢語大字典》

也就是說,“鵠”有可能是天鵝也有可能是鶴。但原文的意思應該是指天鵝。

網友熱議北大校長林建華讀錯字

網友紛紛吐糟,林建華真的給北大丟臉了。

“北大校長是買來的吧,這個字連我兒子都會,真他媽不學無術的東西,還好意思做校長,真是笑話。"

“讀錯一個字,真是小的不能再小的事了。但是這事給了大家嘲弄權力的機會。”

“北大校長,我去,這個政治覺悟,大家都學着點,北大校長的水平真不是蓋的”

“中共當局的體制內,很多人都是飯桶!就是靠關係、買官、拍馬屁上去的!”

“”北大校長就是黨奴”。

“小學生都知道,鴻鵠之志。

怪不得毛病事情那麼多,都是被一群蠢貨霸佔着。”

“岳昕才是少數有鴻鵠之志北大人”。

近日北大還有另外一個熱門事件,就是北大學生岳昕因要求校方公布當年瀋陽性侵高岩的真相,而遭學校打壓。

時事評論員橫河表示,北大校方是典型的中共官僚體系的一個部分。它的整體思維就和教育沒有關係了。中共的教育部也和教育沒有什麼關係,這是同理了。

就是它是和整個官僚的維穩體系、維穩思維是一樣的,就任何事情發生,它首先想到的是怎麼保住自己的官帽子,怎麼樣不要鬧事,方法那就是用壓的方法,所以它不存在通氣不通氣的問題,全國的維穩都是一樣的,北大為什麼要不同?

橫河表示,至於說包庇瀋陽,我覺得那倒不是。中共有個規矩,就是死不認錯。中共可以去對中共的官員,也就是他們自己人去處分、去雙規、紀檢、判刑,甚至判死刑都可以,但是你們老百姓不能說,也不能夠屈服於老百姓的壓力。

北大校方的立場是站在中共利益這一邊的。就是說學生的立場從來就被認為是屬於敵對的、要說服的,哪怕是要正確對待的,都是屬於對立那面的,這裡沒有什麼對話的問題,因為這是立場問題,而不是方法問題。

據2014年8月北京教授喬木在《東方日報》刊發的文章說,中共官場絕大多數人不但是一邊當官,一邊搞博士學位,還請人代筆、抄襲、造假取得學位。江澤民任期內的紅人之一季建業在任江蘇高官時,在省內的高校獲得博士學位,論文由別人代筆而且是抄襲,還沒有參加答辯。後來又以課題贊助的形式,成為京城某名校的博士後研究員。季落馬以後被曝光其博士後出站報告,也是別人代筆。

北大校長林建華把“鴻鵠”兩字讀成了“鴻浩志”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