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知情者談鴻茅藥酒:本想判完譚秦東後 再抓春雨醫生

這位經銷商是通過關注者輾轉聯繫到的,經過一再溝通,他願意在身份絕對保密的前提下,聊幾句鴻茅藥酒風波。鴻茅藥酒有着非常嚴密的經銷體系,信息保密性很強,所以即使這個超級藥酒巨頭陷入如此巨大的輿論風暴,目前銷售內情也鮮為人知。從他口中,我們可以了解陷入風波的鴻茅藥酒近況,僅供參考。

記者:4月16和17號鴻茅藥酒在北京的會議主要內容是什麼?

老A:本來是季度頒獎出國旅遊會,偶遇這個事亂成一鍋粥了,沒了主題,只是簡單對策等結果了。

記者:董事長鮑洪升去了嗎?

老A:16號去了,就講了幾句話,說自己成了名人了,但事態可控,一直在給經銷商打氣。然後16號下午事態就越來越嚴重,輿論沸騰了,可能需要處理輿情,17號沒有出現在會場。

(註:鮑洪升被業內視為營銷屆頂級大佬,護腎寶、婷美、澳曲清等知名虛假廣告產品均出自其手,4月中旬被評為內蒙古十大經濟人物。)

記者:目前經銷商們的情緒怎麼樣?

老A:這波輿情對鴻茅藥酒有傷害,但是不致命,大家最怕的是禁售下架,哪怕是短期禁售也很致命,很多人會傾家蕩產。

記者:為什麼會傾家蕩產?頂多是不賺錢了不是嗎?

老A:下架禁銷就完了,好多要破產,如果禁止銷渠道退貨是天文數字,渠道退貨,要把以前賺的都吐出來,天文數字,商業渠道至少1千萬瓶貨,商業進價253,就是25個億啊。一千萬渠道貨是保守數字,稅和廣告費都花了,退貨就破產了,一旦下架各地只能跑路了。不可能退的起。

記者:這些年經銷商們賺到錢了嗎?

老A:好的省份市場賺到了,差的市場去年才開始盈利。

記者:那麼代理商們的情緒怎麼樣?

老A:經銷商先保自己吧,現在不可能反水,禁銷退不了貨就反了。葯監局說要研究轉處方葯也是給企業喘息機會,因為需要時間。

記者:非處方轉處方的可能大么?

老A:轉處方不可能,過不去,即使過去了也和死了一樣,沒意義了。技術上臨床就過不去,而且臨床要做六年,得花費巨資,企業也不傻,不會做的,過了也是廢物了。

記者:那要怎麼做?

老A:死保非處方葯,變處方葯企業就不要這個品牌了,花費巨資還是個廢物;醫生會給病人開酒嗎?扯。

記者:那有什麼辦法保住非處方葯?

老A:花錢送,輿論小了就能保住。地方政府會出面,我們是內蒙交稅大戶,地方會保護的。其實你能看出今天內蒙葯監局很軟,已經在保了。國家局在甩責任給內蒙古,內蒙在含糊推給企業,現在就是壓輿論等轉機了。反擊的帖子已經陸續出來了。

記者:企業在採取公關措施?

老A:現在就在反擊啊,已經投入了很大的資源壓熱點,要給職能部門一些錯覺。

記者:什麼錯覺?

老A:就是不同的聲音唄。主要是葯監,司法部門是次要的了。譚秦東有罪無罪不重要了,別讓葯監禁銷,最終別轉成處方葯就能活下來。

記者:你們代理商普遍對譚秦東怎麼看?

老A:當然是壞人了!要不是這個事鬧砸了,下一步要抓有個叫春雨醫生的,就是最早發文章說豹骨那個,他在三月發了鴻茅好多負面,涼城那邊意思是判完這個(譚秦東)再抓那個吧。

(註:春雨醫生三月份共發表五篇文章涉及鴻茅藥酒,毒中藥,違法廣告,豹骨,領導人背書,麝香都質疑過。)

記者:現在看來抓譚秦東是敗筆了。

老A:怎麼講呢,這件事也是地方政府對企業保護過了頭,因為要上市,今年是關鍵期,怕負面,想殺一儆百,結果弄巧成拙了。

記者:事情到了這一步,目前企業最擔心的是什麼?

老A:三點,怕禁廣告,怕禁銷下架,怕改方子。

(註:截止目前,包括央視在內的各地衛視和地面頻道,仍在轟炸式播放鴻茅藥酒廣告。)

記者:怕禁廣告和改方子什麼意思?

老A:停廣告貨就基本沒銷售了,走的就是大量鋪廣告帶銷售的路子,不過停廣告一般都是暫時的,不致命,電視台也要活,會幫我們的。其實改處方那個事兒倒是暫時顧不到,真到那一步,這牌子就扔了。主要是怕改方子,豹骨那個事情就很擔心,因為這事兒說不清,那麼大的銷量,把中國的豹子全給他都不夠用,哪裡來這麼多豹骨?

豹骨只有在河北安國藥材黑市上有,數量很小,而且都是地下交易,只能應付檢查。豹骨所有的渠道都是非法的,除非2006前的企業自有庫存,進口也是非法。所以很擔心藥監局讓改方子,改方子需要專家評審,比批一個新葯都難。如果硬逼着改方子,那這生意也沒法做了。

記者:目前各地銷售有沒有受到影響?

老A:渠道太大,這幾天無法統計,但消費者連鎖有個別退貨,暫時不致命。

記者:上市的計劃呢?

老A:上市就別想了,先想着怎麼活吧。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一個有點理想的記者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