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有錢人和窮人家的孩子 到底差在哪?一針見血!

前幾年我們說起富二代,是個貶義詞,一般印象都是好吃懶做、揮金如土、不求上進等等,因為家裡有錢啊,寵壞了,以前果姐也覺得窮人家出生的孩子能吃苦,後來發現變了,我有個遠房親戚,家境一般,但是孩子從小要啥給啥,美其名曰是富養,保護孩子的自尊心,後來孩子畢業之後不想工作,就在家裡上網打遊戲。相比之下,反而是那些比你有錢的人,比你更努力、更能吃苦,因為他周圍都是這樣的人,所以導致的結果是豪門貴子越來越多,寒門卻富養出敗家子。

最近,一家參加了一場馬拉松親子跑比賽,霍啟剛接受賽後採訪時爆兒子的料,在跑步途中他勸兒子累了休息一下,霍中曦說:“不行啊,我停下來就會輸。”

何猷君,澳門賭王的兒子,他說,“我20歲期間,從未放過一天假。”別人一學期修四門課,他就修8門。聖誕節,大家忙着開轟趴,而何猷君卻一如往常,認真學習。考試前幾周,凌晨五點的圖書館永遠少不了他的身影。

他最喜歡的一句話是:“當你在睡夢中時,我一直在工作,當你在工作時,我已經付出了雙倍於你的努力。”

豪門的貴子們,這麼拼,可是,寒門卻屢屢傳來因為父母的溺愛養出敗家子的消息。

近日最極端的一個例子發生在河南省羅山縣,一個23歲小伙,楊鎖,神志正常、四肢健全,居然活活餓死在自己家裡……

他懶得洗衣服,穿髒了就扔掉,再換一件,到後來身上的衣服都散發惡臭。

他懶得吃飯,村裡人給他的肉、菜,掛在屋檐上變臭了,也不燒來吃,除非餓到極點,他才出門要飯吃。

村民說,楊鎖不是餓死的,他是懶死的。他到底懶到什麼程度呢?

他懶得工作,在建築隊、酒店幹活,不到1天,就嫌苦嫌累不肯幹了,接着變賣了家裡所有值錢的東西,靠乞討為生;

他懶得出門,甚至連大便也不去茅房,而是在堂屋裡刨個坑,用土一蓋就完事了。

除了吃喝拉撒,他只做一件事情,那就是:睡。有時候吃了一頓飽飯,他躺在地上能連睡兩天。

為什麼躺在地上?

為了取暖!!他把家裡能燒的東西都順手燒了,連床也被他燒了。他寧願餓死、凍死,也不肯動一根手指頭。終於,在一個寒冷的冬夜裡,年僅23歲的楊鎖,把自己活活餓死了。

而害死他的,正是父母的嬌慣。

楊鎖從小長得清秀,而且聰明,父母對他十分疼愛,為了能把獨子永遠留住,專門給他起名,叫楊鎖。

他從來不走路,8歲時出門都是靠父母用擔子挑着。

身為農民的父母從來不讓他干農活,“你到一邊玩着吧,別累着了”。楊鎖的父親因病去世後,母親仍然捨不得他幹活。當疾病纏身的母親身體扛不住,不得不叫楊鎖去幹活時,反遭到兒子的暴打。

楊鎖嫌學習累,退學在家無所事事,還要身體有病的老母親伺候一日三餐。“給他飯吃,他都想讓你直接喂到他的嘴裏”,一個當地的村民說。

楊鎖18歲那年,積勞成疾的母親去世。5年之後的一個雪天,懶惰成性的楊鎖活活餓死在家中。從小到大,楊鎖一直都泡在父母的嬌慣里,父母離世後,他根本沒有獨立生活的能力,只能在苟且的舒適區里耗盡自己的生命。

寒門的孩子富養出以前富二代的毛病

一位從教20年的資深教師說:二十年來,社會深刻巨變,學校里的頂尖學霸們,也悄然地發生着深刻的變化。最近幾年,升入頂尖名校的學生,大多是家境好的孩子。

而班級里,表現最爛的所謂“雙差生”,往往不再是過去的“官二代”“富二代”子弟,而常來自於低收入家庭。

這幾年做老師的都有共同的體會,越是中等以下階層的家長,對學校教育的配合度越低,而越是較高社會階層的家長,對學校教育的配合度越高。

一位公司的創始人,說到團隊建設,他困惑地說:“以前我覺得窮人家的孩子能吃苦、有責任心,可現在簡直不敢招家境不好的員工,窮人家的富二代太多了!”

“富二代”,在人們印象中與好吃懶做、揮金如土、不求上進、行為乖張劃等號,顧名思義是因為家裡有錢、寵溺,造成孩子不懂事。

但隨着中國經濟的發展,尤其城市新中產的崛起,言正行端、吃苦耐勞的富二代越來越多。相反,窮人家的孩子卻沾上了以前富二代的毛病。

越是厲害的人越拼

越厲害的人越拼,因為他周圍都是這樣的人,深知實現精神自由的前提是財務自由和遷徙自由;越不上進的人越懶,因為當一個井底之蛙,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差不多,就覺得日子過得蠻好的。

所以,這個世界的真相,有時候蠻殘酷卻也蠻勵志的:無論中外,原來那麼多比你有錢的人,一代一代的,都還比你努力。

在中國當下的社會中,富人的孩子是富二代,衣食無憂,生活優越。但是許多的工薪階層,收入並不高的家庭也把自己的孩子當富二代養,滿足孩子的奢侈要求:手機電腦非不要,衣服鞋子一定要耐克阿迪。

有個這樣的家庭,一家三口,父母經營着一家小店,女兒在上大學。由於電商的發展,小店生意很難做,有時候夫妻倆一個月忙下來連房租都賺不出來,兩口子平時中午吃飯,連個葷菜都不敢點。

但是女兒上了大學之後,第一個假期回來就找爸媽要蘋果手機,說自己的手機太掉價,在朋友面前抬不起頭。然後她父母硬生生地拖了一個月的貨款,擠出來五千塊錢,給女兒買了手機。

在中國像這樣的父母實在太多了。不顧家庭資源的差異,百般努力,傾盡所有,讓孩子享受最好的生活條件。

家庭不寬裕,他們覺得自己虧欠了孩子,擔心自己孩子被別人比下去,產生自卑心理,所以更加嬌慣、寵溺孩子,再苦再累,也捨不得孩子吃苦受罪。

於是大多數的孩子都過着一種極其享樂的生活,用着最新的電子產品,穿着時興的大牌,四體不勤,五穀不分,衣來伸手飯來張口。

“寒門再難出貴子”,這句話並不是空穴來風,事實證明確實如此。

在教育孩子的過程中,很多挨窮挨怕了的父母,因不想孩子再步自己的後塵,繼續窮下去,寧願再苦也不能苦孩子。

在孩子小的時候,不讓孩子做家務活,只需專註讀書,其他事情都不用理,結果養出了白眼狼和啃老族。

這個現象最大的原因是:家人的補償心理,越是家境不好,越覺得不能虧了孩子

有一個員工,單親家庭,父母工作不穩定,他小時候跟爺爺奶奶長大。爺爺奶奶家裡也窮,但正因為窮,只要有10塊錢,就把10塊錢全花在他身上。

寧肯窮了全家,也不能窮了孩子,是他們的教育信念。

在這種環境下長大的他,習慣了伸手討要,缺乏感恩心理,今天花明天的錢,消費遠遠超出他的能力。

更要命的是,責任心幾乎為零。“我窮我有理”、“我弱我有理”,這種心態讓同事對他意見很大。

離職前,老闆找他談話,他表情遊離,忽然沒頭沒腦地說了一句:“昨天在路上看到有個人,特別像我爺爺。”

長大成人對他是一種凌厲的痛,因為寵愛他的人再也幫不了他。

補償心理,是長輩的自我安慰

10年前,窮人勇於承認自己的不足,在教育孩子問題上能夠保持清醒:我們家境不好,你要多扛責任,自強自立;

如今,各種創富神話衝擊着社會各個階層,越來越多沒有創富的人,把責任推給機遇、社會不公、階層固化,因為看不到希望,只能傾盡所有對孩子進行補償:我不管你將來如何,至少小時候,別人有的你都有。

這就直接造成了一個惡果:家境越不好,越容易把正常的教育當成吃苦,並以讓孩子吃苦為恥。

在一個賽艇俱樂部,有個14歲的男孩,他每天早晨6點起床,搭公交轉地鐵再步行來訓練。訓練完畢,幫教練收拾好器材,再去另外一個地方打籃球。要去美國留學,他擔心體力跟不上,跟同學玩不到一塊兒,所以拚命練習。

晚上,他還要回家給父母做飯。他媽媽只會做西餐,他爸對吃沒什麼要求,他想吃什麼,就得做給全家人吃。

如果不是在賽艇俱樂部看到他,你一定會把“窮人的孩子早當家”這句話放到他頭上。

但他父親是上市公司高管,問他為什麼這麼捨得孩子吃苦?他驚訝地說:“怎麼叫吃苦,這不就是活着的日常嗎?”

如果你身邊有誠實的創業者,而不是像馬爸爸一樣會演講的,你可能同意這樣的觀點:

富人都是真正苦過的,他們不會覺得讓孩子吃苦是很大的問題。

限於自己的眼界,經濟條件不好的家庭,很容易在教育上犯第三個錯誤:認為只要學習好就行。

他們的孩子不管學習好不好,反正從來不洗內衣、不打掃衛生、見到陌生人不打招呼,成績以外的事情跟他沒關係。

這樣直接導致孩子的責任感差、社交能力差。工作後,成了團隊里做事不動腦筋,出問題就想推卸責任的小公主小王子。

他們從沒把自己當成一個完整的人,可以對某個綜合性的項目負責,而是一枚螺絲、一個零件,幻想後面有為自己收拾戰場的家長。

富人穿100塊錢的衣服是節儉,窮人穿同款就是窮酸;你家孩子去咖啡館打工是賺零花錢,貝克漢姆的兒子去打工就是勵志。

在這樣的社會現實中,貧窮的父母往往培養了孩子過剩的自尊。為了不讓別人說自己的孩子是窮人,乾脆不讓他們穿100元的衣服、去咖啡館打工。

貝克漢姆的兒子曾經去咖啡館打工,時薪20元人民幣。

然而,自尊是虛無的,生活是現實的,虛榮不能幫任何人撐過一生。

貧窮家庭的這種自尊教育,讓孩子特別“晚熟”。當同齡人已經知道踏踏實實為一日三餐、十年後的生活搏命時,他們卻抱着熱乎乎的自尊心,幻想着只要擺出成功人士的派頭,就能成功。

貧富差異,本質上是教育的差異。

當富人已經轉變教育方向,開始培養能夠更好適應社會的複合型人才時,窮人卻走起了10年前富人的彎路:無限度地寵溺孩子,只求成績,不求其它。

結果,富人家的“窮二代”越來越富,而寒門家的“富二代”越來越窮。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新華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萬花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