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陳希同曾聯合7省委向鄧小平舉報江澤民內幕

江澤民最怕趙系東山再起,因此對陳希同憤恨不已。(網絡圖片)

十四屆四中全會宣布中共第二代領導集體向第三代移交權力的工作已經全部完成。當時鄧小平的健康每況愈下。十四大上讓多年的鐵杆支持者楊家將兄弟退出軍隊核心,更是鄧小平自毀長城之舉。江澤民最怕的就是軍隊不跟他這個沒摸過槍的軍委主席走。如今,一方面元老們風燭殘年,另一方面在軍隊中江澤民也逐步有了親信,江澤民開始盤算着把矛頭指向北京市這個重要的政治灘頭陣地了。

北京市是權力鬥爭的必爭之地。如果不能把北京衛戍區、北京市委市政府和中央警衛團的權力牢牢抓在手裡,中共的最高領導人就毫無安全感可言。文革前毛澤東已經被捧上了神壇,然而北京市市委書記彭真就是敢讓《人民日報》、《北京日報》和《光明日報》拒不轉載姚文元的《評新編歷史劇〈海瑞罷官〉》,令毛澤東不得不在上海出姚文元的單行本,並稱北京是“針插不進,水潑不進”的獨立王國。“文化大革命”全面鋪開是在1966年5月16日,其先行動作則是於1966年3月底將當時的北京市委書記彭真和中宣部部長陸定一解職。即使對毛澤東這樣“一句頂一萬句”的黨主席來說,要干大事也必須先掌控北京。因此,江澤民十分急於拿下北京。

與陳希同結怨

在幹部選拔上,江澤民只有一個原則,就是對他不效忠的人都不用。這樣一來,其政績可想而知。陳希同在北京當市長和市委書記期間,北京成功舉辦了亞運會,打通了二環路和三環路,北京市的面貌改觀很多。相比之下,江澤民在上海執政期間,不僅毫無業績,相反,他上台僅兩年上海就發生“菜籃子危機”,以至於鄧小平不得不把能幹的朱鎔基調往上海補漏。在“六四”問題上,陳希同一直抱着敢做敢當的態度,而不是像江澤民這樣一會兒鎮壓《導報》,態度強硬,一會兒又想向趙紫陽做深刻檢討,承認不該鎮壓。陳希同因此認為自己維護江山有功,至少在政治局委員的位置上應該再上層樓,誰料想卻被江澤民撿了個現成便宜,心理自然十分不平衡。此外陳希同與鄧小平的關係非常好,在1992年鄧視察首鋼的時候公開宣稱陳是改革派,這些都給了陳看不起江澤民的本錢。因此,江澤民要想控制北京,要解決的最大問題就是陳希同。

江澤民好出風頭,嫉恨心又強。對於看不起他的人,心胸狹窄的江是一定會報復的。對於陳希同,江澤民一直又恨又怕。江澤民尤其感到不能容忍的還有幾件事。

第一件事,就是陳希同宴請趙紫陽的追隨者胡啟立。

江澤民當了兒皇帝之後,凡是跟着趙紫陽的人馬都遭到了江不遺餘力的清洗。對於江澤民來說,否定趙紫陽越徹底,江澤民的寶座就越有合法性。這種否定早已到了完全罔顧事實的地步。江澤民“當選”總書記的當天,就表示要挽回趙紫陽造成的“損失”,而絕口不提趙紫陽當總理和總書記期間為中國經濟和政治體制改革所做的貢獻。

江澤民深知趙紫陽在老百姓心目中的地位。在“鎮壓”的問題上,趙紫陽的表現迥異於各位政治元老,甚至是各級黨員,這使趙紫陽身上籠罩着為民請命而不顧個人安危的光環。而在趙紫陽當政期間,中國國民生產總值迅速增長和居民生活水平的大幅度改善,也不能不使民眾對趙深懷感激。無論從民心、資歷,還是政績上考察,一旦鄧小平讓趙紫陽復出,江澤民從趙紫陽手中竊取的權力如何還能保得住?

江在上台後高舉“反和平演變”的大旗,對於改革派以及與趙紫陽關係密切的人進行整肅。此時,陳希同偏偏“逆流而動”。

當時隨着趙紫陽下台的還有政治局常委胡啟立和中央書記處書記芮杏文,這三位是因“六四”下台的級別最高的黨和國家領導人。陳希同卻並不避諱,秘密安排了胡啟立與萬里會面,地點就在首都賓館。陳不但出面作陪,還到賓館門口親自迎接胡啟立。

無巧不能成書,陳希同自以為安排得天衣無縫時,沒想到被日本人捅了漏子。那天傍晚,正好有幾家日本電視台和報社的駐京記者也去賓館的日本餐廳聚會,其中一位走錯了路,進了陳希同的包間,親眼見到胡啟立、萬里與陳希同觥籌交錯。陳希同當時以為闖進來的是日本商人,就沒有理會,結果第二天那個日本記者就寫了篇報導發表在日本報紙上。第三天,新華社內參又以《國內動態清樣》形式,將消息遞送到江澤民那裡。這讓江又驚又怒。江澤民驚的是,陳希同本來就資歷甚深,能力頗強,現在居然和胡啟立走在一起。江一時拿不準鄧小平是否屬意胡啟立復出,並為重新起用趙紫陽打鋪墊。江澤民怒的是,陳希同竟然背着江和江最忌諱的趙氏人馬搞在一起,顯然是故意跟江為敵。江澤民立即下令由中紀委出面調查。首都賓館負責人證實此事後,江親自給陳希同打電話,指責陳“喪失立場”,陳推說是應萬里的要求,自己不能不辦。

江不敢得罪萬里,只能自己生悶氣。後來,鄧小平親自下令讓胡啟立復出,印證了萬里與趙系人馬關係密切。江澤民最怕趙系東山再起,因此對陳希同憤恨不已。

舊恨未去,又添新仇。鄧小平1992年春天南巡,陳希同早已知道鄧小平力主繼續並深化改革。陳在當時北京電視台的節目間隙不斷打出深化改革的標語口號,利用各種場合發表改革言論,這都讓投靠陳雲和李先念等左派元老的江澤民十分不快。為了避免鄧小平對江澤民不滿的消息透過媒體泄露給民眾,江澤民指令中央級報刊對鄧南巡的報導,要遵循中宣部“統一報導口徑”,不準擅自行動。

不料陳希同又先行了一步,他要求北京市委機關報《北京日報》“儘快對小平同志南方講話精神作出反應”。在陳的授意下,《北京日報》全文轉載了深圳報紙上關於鄧小平南方講話的內容,比《人民日報》還早了一天,令江澤民十分被動。在江澤民看來,陳的改革言論和表現,更凸顯江的僵化和保守。江澤民對陳希同的痛恨又加深了一層。

不久以後,時任首鋼董事長的周冠五又與陳希同等人安排鄧小平視查首鋼,當時的中央政治局常委居然沒有一人到場。鄧小平當著首鋼眾多幹部、工人的面說,我最近說的話有人聽有人不聽,北京市已經行動起來了,但中央一級還有人頂着不辦。鄧隨後要求陳希同“給中央帶話”,“誰反對十三大路線誰就下台。”這些話當時在江澤民聽來簡直如五雷轟頂。

江澤民聽得背後直冒冷汗,通過中央辦公廳責問陳希同為什麼事先不向江澤民通報鄧的巡視時間。陳反駁說中辦應該向鄧辦了解鄧的活動安排,而不應向北京市發難。江澤民受到頂撞後更是怒氣衝天,氣恨不已,從此更下定了倒陳的決心。

當年陳希同任北京市長的時候,江澤民是上海市委書記。但是做為京官,陳希同的消息要比江澤民靈通得多,江澤民也知道陳與鄧小平、李鵬關係非常好,所以那時每次見到陳希同,都笑得很諂媚。在當總書記的最初兩年,江澤民還算是夾着尾巴做人,至少對李鵬還很尊重,但在十四大倒楊成功後,江澤民的尾巴是一天比一天翹得高了。

陳希同是眼看着江澤民的這種變化的,也知道因為胡啟立事件以及南巡事件,江澤民和他結下了梁子。根據陳希同的觀察,江澤民絕對是一個睚眥必報的人,江在1986年上海學潮後對那些敢於挑戰他的學生進行秋後算賬之事,陳也頗有所聞。既然得罪了江,出於自己安全的考慮,陳希同希望趁着鄧小平還活着,把江澤民拉下馬。

於是陳希同在1995年初聯合了七個省委,給鄧小平寫聯名信舉報江澤民。這封信的內容外界並不知情,鄧看後沒有發表意見,卻把信交給了薄一波處理。“六四”之前,八大元老在商量趙紫陽的接班人問題時,鄧是想讓李瑞環或者喬石上的,薄一波當時極力推薦江澤民。鄧小平也是年事已高,沒有精力再換一茬總書記,否則在1992年南巡後就會動手,但是他把信交給薄一波,也是想讓薄一波看一看他推薦的江澤民是個什麼貨色。

薄一波是整人能手,慣於投機鑽營,過河拆橋,落井下石,在高層里口碑甚差。其中有一件事最說明問題。1979年給薄一波平反出獄的是胡耀邦,當年中共十一屆四中全會上,使薄一波增選為中央委員、後任國務院副總理、國務委員、中顧委副主任的還是胡耀邦,但1987年1月15日薄一波主持政治局擴大會議,力主讓胡耀邦下台。

薄一波看到陳希同這封檢舉信,不但不想繼續往下追究江澤民的問題,相反還暗自高興抓住了江的把柄,因為這就等於抓住了江的權力,可以好好利用和要挾江,為兒子薄熙來和親信等加官晉爵。

於是薄一波把江澤民叫來,一言不發親自把信遞過去。江看過舉報信內容後,臉色發青、一身冷汗、戰慄不已,當場哀求薄一波在鄧小平面前為他美言,保住自己總書記的職位。薄一波表示儘力而為,並授意江要想以後不節外生枝,就必須把陳希同搞倒,做法上可以先從陳希同的周圍下手。江澤民點頭如搗蒜,連連稱是。薄熙來日後飛黃騰達,全靠其父薄一波與江澤民的這層特別關係。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陳柏聖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