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央視節目傳造假 「獻國寶」變「現眼」?

香港世茂集團董事局主席許榮茂攜“國寶”《絲路山水地圖》登上央視春晚,但很快這幅畫的真實性和準確性引來不少專家的質疑。分析認為此圖刻意迎合當局的“一帶一路”政策,批評啲所謂的專家“成日揣測上意,上面喜歡咩就極力證明咩,屈膝逢迎,致使“獻寶”已經變成了“現眼”。

資料顯示,《絲路山水地圖》又名《蒙古山水地圖》,原藏於明朝內府,20世紀30年代流出國外,被日本著名收藏機構藤井有鄰館收藏。2002年這幅明代作品“迴流”北京。2013年持有人曾打算進行拍賣,當時的保利拍賣行估價約值8000萬人民幣,但沒有看到後續跟進。

2017年11月,此圖突然更名為《絲路山水地圖》,並於11月30日由世茂集團董事局主席許榮茂花費2000萬美元購得此圖,並捐贈給故宮博物院,此時正係當局大肆宣傳“一帶一路”高峰期,本次改名頗為“應景”。

許榮茂在春晚上稱,處於保護和弘揚中華文化的願望,把流落在海外多年的國寶《絲路山水地圖》帶回家。

故宮博物院院長單霽翔在央視節目上對外介紹,該圖盡頭的“天方國”係沙特麥加,此圖的發現對絲綢之路考古具有“劃時代意義”。

但很快就有人指出,“絲綢之路”這個名稱係一百多年前德國人費迪南.馮.李希霍芬的“發明”,明代絕對沒有絲綢之路這種講法。當然,講這話的人的微博很快就被刪。

也有網民引述絲綢之路的官方講法指出,絲綢之路東起的地點唔係嘉峪關,而係長安,係從張騫時開始的。至於嘉峪關,那係絲綢之路斷了幾百年後的明代洪武年間才建的,跟所謂的絲綢之路根本不搭界。

經微信公號“弗慮弗為”考證,此圖特徵與清宮舊藏的《嘉峪關至回部巴達山城天方西海戎地面圖》極為相似,或者為同一母本的不同繪製品,或者係互相仿製品。

(網絡截圖)

微信公號吳斌則考證認為此圖盡頭的“天方國”距離哈密國太近,應該並唔係沙特麥加,而係位於現在的新疆昌吉回族自治州;“天方國”附近的“戎地面”則係焉耆地區。也就係講,此圖所繪的地點,可能都在現在的中國境內。

天佑私人微信公號在分析文章中表示:“某些學者講這係絲綢之路的地圖完全沒有可靠的資料支持。”

故宮接受《絲路山水地圖》捐贈的鑒定依據分別係:一、明初以後關西七衛管轄遼闊的地域,最遠已達阿富汗、哈薩克、烏茲別克等地區,兔力帖木兒、沙哈魯等人也都歸順明王朝接受冊封;二、永樂至萬曆年間,西域貿易頻繁係有史證的,葡萄牙人鄂本篤的到來講明絲綢之路的繁榮暢通。因此,可以明確定名此圖為《絲路山水地圖》比起《蒙古山水地圖》更為準確。

天佑私人的文章指出:“明朝的關西七衛竟然管到了阿富汗、中亞?這唔係歷史,而係公然講大话……至於講到葡萄牙人鄂本篤,故宮的人更係滿嘴跑火車。鄂本篤當時被滯留在甘肅至死,也沒讓他到 大陸……故宮的人難道不知道明朝時吐魯番已經被別人吞併?不知道明代為啥修長城?明朝中期,嘉峪關外即異域敵國,此時,絲路早已經中斷數百年,將這張地圖以絲路命名,明顯唔妥。”

文章還質疑,“原題籤《蒙古山水地圖》也令人起疑,因為,按照明朝人的慣例,應以‘西域’命名,且很少用‘蒙古’稱呼當時眾多的蒙古部族。那麼,這個題籤哪兒來的?”因此推測“許榮茂拿了一幅不知道係咪清宮舊藏《嘉峪關至回部巴達山城天方西海戎地面等處圖》的仿製品來央視獻寶,看樣子最多係同一母本的不同仿本”。

文章批評講:“中國的某些學者,根本談不上係學者,他們就係政治的附庸,他們成日揣測上意,上面喜歡咩就極力證明咩,屈膝逢迎。”“不知道係咩人想出讓許大老闆上春晚獻寶的這個主意,現在看來獻寶已經變成了現眼。問題來了,丟人的僅僅係許大老闆嗎?這幅畫如果係假的,領導該如何應對?拒絕祥瑞不祥,接受假祥瑞被人笑沒文化;如果這事兒再跟咩教派扯上關係,那可就更麻煩了。邊個出的餿主意?這唔係坑領導嗎?”

“公開的學術造假已經擺在了公眾面前,有些學者恐怕吃不了兜著走!最重要的係人們會對故宮博物院產生懷疑,你們嗰度收藏的真嘅係‘國寶’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凌雲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