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中共暴政錄:「破四舊」

——《共產黨毀滅人類暴政錄》之毀壞道德篇(9)

中共把中華傳統道德文化說成是“四舊”、是殺人不見血的軟刀子、禍害了中國幾千年。(網絡資料圖片)

目錄

“破四舊”緣起

個人文物遭毀壞

國家級文物被破壞

康生,江青等收藏“四舊”

掘墓狂潮

改名風潮席捲全國

中共為何要“破四舊”

“破四舊”緣起

中共竊取政權之後,就開始竭力破壞中華民族5000年的傳統道德和歷史文化,從思想改造,再到反右,到了“文化大革命”初期,這種破壞進入了高潮。

文化大革命名副其實,它就是要革掉傳統道德、傳統文化、“仁義禮智信”的命,外在的表現為“破四舊”。中共高層權斗僅僅是導火索,被灌輸中共邪說的一代已進初高中,或大學,又無妻小的拖累,即使沒有毛劉權斗,中共也會發動其它大運動革傳統道德的命,後來的文鬥武斗,奪權不過是其副產品罷了。

1966年6月1日,人民日報社論《橫掃一切牛鬼蛇神》,提出“破除幾千年來一切剝削階級所造成的毒害人民的舊思想、舊文化、舊風俗、舊習慣”(即“破四舊”)的口號;1966年8月召開的中共八屆十一中全會,通過了《關於文化大革命的決定》(簡稱《十六條》),又明確規定“破四舊”、“立四新”是文革的重要目標,但如何破“四舊”,中共沒有說明。

中共把中華傳統道德文化說成是“四舊”、是殺人不見血的軟刀子、禍害了中國幾千年。把祖宗留下的好東西、國外引進的好東西統統作為封、資、修予以剷除。與此相應,立四新,就是立新思想、新文化、新風俗、新習慣。實質是以黨文化代替中國傳統文化。

8月18日,毛澤東在天安門接見紅衛兵之後,第二天北京的紅衛兵開始走上街頭“破四舊”,在中共的宣導和引導下,紅衛兵衝擊寺院、古迹,搗毀神佛塑像、石碑、牌坊,破壞文物,並開始大規模的抄家行動,查抄、焚燒藏書、名家字畫,紅衛兵強迫市民交出他們存有的所有黃金和白銀,在抄家過程中還打死了很多所謂階級敵人。

當時的新華社對此進行了連續、正面的歌頌性報導,8月22日《人民日報》頭版報導紅衛兵的“破四舊”,特別介紹了北京第二中學紅衛兵的“宣戰書”。

1966年8月23日人民日報的社論《好得很》高度評價“破四舊”。各地紅衛兵競相效仿,“破四舊”狂潮迅速蔓延到上海、天津和全國各大城市乃至廣大農村。

個人文物被毀壞

文物古迹,圖書字畫等文化遺產,當然是“革命”物件的重中之重。散存在各地民間的奇珍異寶、字畫、書刊、器皿、飾物、古籍不知多少在火堆中消失。

雲南江城哈尼族彝族自治縣,除馬克思、恩格斯、列寧、斯大林、毛澤東的著作外,其他書籍都被列為‘四舊’,大量焚燒。黑龍江省中蘇邊境上的嘉蔭縣,中學生衝進縣文化館,將戲裝、圖書搬到街上,全部燒成了灰。江浙一帶人文薈萃,明清兩代五百年,著名書畫家大部分出在那裡,留存至今的古籍特別多,“破四舊”的“成果”也就特別大。僅寧波地區被打成紙漿的明清版的線裝古書就有八十噸!

被譽為“中國最後一個‘大儒’”的國學大師梁漱溟家被抄光燒光。文革後,梁漱溟回憶抄家時紅衛兵的舉動時說:“他們撕字畫、砸石玩,還一面撕一面唾罵是‘封建主義的玩藝兒。’最後是一聲號令,把我曾祖、祖父和我父親在清朝為官三代購買珍藏的的書籍和字畫,還有我自己保存的,統統堆到院里付諸一炬……紅衛兵自搬自燒,還圍着火堆呼口號……”

歷史學家章伯鈞家藏書超過一萬冊,被紅衛兵頭頭用來烤火取暖,剩下的則送往造紙廠打成紙漿。

字畫裱褙專家洪秋聲老人,人稱古字畫的“神醫”,裝裱過無數絕世佳作,如宋徽宗的山水、蘇軾的竹子、文徵明和唐伯虎的畫。幾十年間,經他搶救的數百件古代字畫,大多屬國家一級收藏品。他費盡心血收藏的名字畫,如今只落得“四舊”二字,付之一炬。事後洪老先生含着眼淚對人說:“一百多斤字畫,燒了好長時間啊!”

中國特有的刻瓷藝術家僅剩北京朱友麟一人,其作品是國寶,不得出口。可是前去抄他家的紅衛兵卻認為刻瓷藝術品也是“四舊”,把他的作品摔了個稀爛。不久,朱凄慘地死去。

國家級文物被破壞

除搜掠毀壞私人文物外,中華傳統文化古迹和國家級文物更被毀壞無數,北京在1958年第一次文物普查中保存下來的6,843處文物古迹,竟有4,922處在1966年的八九月間全部毀掉。從1966年11月9日至12月7日,譚厚蘭率領紅衛兵在山東曲阜共毀壞文物6,000餘件,燒毀古書2,700餘冊,各種字畫900多軸,歷代石碑1,000餘座,其中包括國家一級保護文物的國寶70餘件,珍版書籍1,000多冊。

就連偏遠的新疆,文物古迹也受到衝擊,新疆吐魯番附近火焰山上的千佛洞的壁畫,是珍貴的藝術品,曾被盜割賣予西方俄、英、德等商人,但運到國外的壁畫被博物館珍藏,保存完好。在‘破四舊’中卻將剩下的壁畫中的人物的眼睛挖空,或乾脆將壁畫用黃泥水塗抹得一塌糊塗,這些珍貴的壁畫成為廢物。

太原市委書記下令砸毀廟宇。隨即全市190處廟宇古迹除十幾處被保留外悉數被毀。

河南南陽諸葛亮的“諸葛草廬”(又名武侯祠)的‘千古人龍’、‘漢昭烈皇帝三顧處’、‘文韜武略’三道石坊及人物塑像、祠存明成化年間塑造的十八尊琉璃羅漢全部搗毀,殿宇飾物砸掉,珍藏的清康熙《龍崗志》、《忠武志》木刻文版遭焚。

廣西桂林西山唐代石刻、疊彩山等處摩崖石刻佛像頭部均被砸毀。

貴州省鎮遠縣國家重點文物保護單位青龍洞內所有佛、道、儒三家供奉之像被砸壞,現僅余空房。

老子講經台及周圍近百座道館被毀。

周恩來對北京“革命師生”說:“獅子非搬掉不可……,因為那獅子是封建產物”,結果全國的石獅子都遭殃。

康生,江青等收藏“四舊”

在紅衛兵破“四舊”過程中,中共高官如康生,江青,陳伯達等卻對於被列入“四舊”的文物字畫和抄家掠奪來名貴字畫的大肆掠奪並收藏。

掘墓狂潮

為從根子上剷除傳統文化,並用馬列代替之,挖祖墳是快捷方式,“破四舊”中,中華民族的始祖黃帝陵遭到永久性的毀滅。

炎帝陵主殿及其附屬建築遭嚴重破壞,並刨挖陵墓,記憶體物品搶奪一空,最後全部夷為平地。

浙江紹興會稽山的大禹廟被拆毀,高大的大禹塑像被砸爛,頭顱齊頸部截斷,放在平板車上遊街示眾。

儒家文化是中國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孔子被後世尊為孔聖人,上至帝王宰相,下至平民百姓,無不對孔聖人尊崇有加。侵華日軍在曲阜孔廟處都肅靜而過不敢動一毫毛。“破四舊”時,曲阜孔廟遭受毀滅性的打擊,孔府被封,廟碑被毀,孔廟塑像被毀,孔林蒼松古柏被伐,孔子墓被剷平挖掘,書籍化為灰燼,“大成至聖先師文宣王”大碑被毀。無數石碑被砸被拔,孔子的七十六代孫孔令貽的墳墓被掘開。

合肥人代代保護、年年祭掃的“包青天”墓,也毀於一旦。

河南湯陰縣中學生將岳飛等人的塑像、銅像,秦檜等“五奸黨”的鐵跪像,連同歷代傳下的碑刻“橫掃”殆盡。

杭州“革命”青年砸了岳廟,連岳飛的墳也刨了個底朝天。岳武穆被焚骨揚灰。

山東冠縣,千古義丐武訓的墓被砸開,掘出其遺骨,抬去遊街,當眾批判後焚燒成灰。

南漳縣,抗日名將張自忠建造的張公祠、張氏衣冠塚和三個紀念亭均被破壞。

海南島的天涯海角,明代名臣海瑞的墳被砸掉,一代清官的遺骨被挖出遊街示眾。

浙江奉化縣溪口鎮蔣氏舊居,中華民國前總統蔣中正生母的墓被掘幵,其遺骸和墓碑都被丟進了樹林。

阿拉騰甘得利草原上的成吉思汗陵園被砸。

書聖王羲之的陵墓及佔地二十畝的金庭觀幾乎全部平毀,只剩下右軍祠前幾株千年古柏。

北京的紅衛兵砸了名畫家齊白石的墓和“白石畫屋”,又逼着齊的兒子齊良遲刨平齊白石自書的匾上的字跡。

徐文長、吳承恩、吳敬梓等人的故居都被毀壞,蒲松齡甚至被掘墓鞭屍。

改名風潮席捲全國

從老毛暗示宋任窮之女宋彬彬改名宋要武起,改名風潮席捲全國。

把所謂帶有“封、資、修”色彩,帶有小資產階級情調的名字,例如什麼“梅、蘭、竹、菊”,或者帶有孔孟之道特徵的“仁、義、理、智、信”等等,都改為“革命化”的名字,公安局戶籍管理部門則以“報則速批”為原則,表示了對這種“革命行動”的支援。

除了改人名外,地名、店鋪、公車站、單位名稱,都掀起了改名風潮。

街道名字中的四舊更是多得數不清。“仁、義、禮、智、信”是傳統文化和國民黨的信條,所以哈爾濱市的五條街光仁、光義、光禮、光智、光信改成了光明、光輝、光芒、光耀、光華。

中性的、不屬封資修卻不夠革命的,也在剷除之列。一時間,給街道、工廠、公社、老字型大小商店、學校改成“反修路”、“東風商店”、“紅衛戰校”等革命名稱。同仁醫院被改成工農兵醫院,協和醫院被改成了反帝醫院,東安市場改成東風市場,長安街被改為“東方紅大路”,東交民巷改為“反帝路”。

連萬年曆、家族宗譜也被視為“四舊”。僅湖北通城縣焚毀的十萬餘冊古書中,就有一萬四千五百八十本是民間家族宗譜。據不完全統計,文革期間,僅北京全市就有各類文物53萬8千件被毀掉。

香水、化妝品、修指甲、美容、摩面、潔齒、花發卡、色澤鮮艷的花衣、尖頭皮鞋、窄腿褲,養花種草均屬於“資產階級”生活方式,一經查出,立即實施革命制裁。《人民日報》對此舉予以聲援,引用紅衛兵的話說:“難道工農兵還抹香水、穿尖頭皮鞋嗎?”。在上海,革命小將限令西餐店停業,服裝、皮鞋店停止出售“奇裝異服”,凡發現行人中穿尖頭皮鞋者責令脫下,赤腳走路,穿着、髮型顯得“時髦”的就被剪去一塊,上海街頭的許多西洋雕塑被砸毀。

禁止宗教信徒宗教生活,教堂被衝擊。強迫僧尼還俗,不許唱傳統戲曲,焚燒戲裝、道具仿古工藝品。全國僅剩中共搞得八個樣版戲。

“破四舊”不僅造成了社會生活的混亂,財產、文物的損失,在中共的迷惑和鼓動下,更讓紅衛兵不受傳統的循規蹈矩的行為規範約束,人的魔性被釋放出來,打破了種種文明和傳統文化的禁忌,把階級鬥爭從理念轉化為實踐,使他們崇尚暴力,把打死人(階級敵人)當成革命行動。這樣中共就可以隨意驅使他們去殺害中國人。

隨中共權斗的發展,紅衛兵被拋棄,上山下鄉開始,紅衛兵運動逐漸停止,文革中後期仍有“破四舊”的提法,但沒有像1966年那樣簡單、激烈的“破四舊”行動了,在意識形態上批判卻還延續著,後來,雖然不再提“破四舊”,但中共一直在實施著,1990年代以來各地政府的大拆大建、盜墓及文物走私,破壞文物的程度也極為嚴重。

中共見直接毀壞“四舊”並用黨文化代替,雖然使道德下滑,但還是無法徹底毀掉傳統文化和“四舊”,因無法割裂的人性中的善良,“黨文化”走向破產,出於統戰等等的需要,於是就改換方式,撿起“四舊”。

中共近年來重修了很多寺院、道觀和教堂,搞些假和尚,假道士,搞成旅遊景點撈錢。也在國內搞廟會,在海外搞文化節。“四舊”也成為中共極力推崇的“申遺”對象。

中共又宣傳曾被中共批判並掘墓的孔子,在海外出錢搞孔子學院,在孔子學院說中塞入黨文化的東西再向世人推銷。這是中共對殘存的傳統文化的最後一次破壞性利用,是中共利用傳統文化裝潢門面,掩蓋中共“假惡鬥”的邪惡本性。

中共為何要“破四舊”

紅衛兵作為都是按中共的指引的方向走,北京故宮,由於中共的保護,並未遭到直接破壞。說明中共完全有能力保護這些文物,凡是被毀的,都是中共有意引導紅衛兵破壞之,沒了文物這個傳統文化的載體,中共就可以任意篡改歷史、灌輸謊言。

參考資料:

丁抒:幾多文物付之一炬?一九六六年“破四舊”簡記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Epochtimes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