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李小琳失意政協大換血 揭秘李鵬家族內幕記者被捕失蹤

1月25日第十三屆全國政協委員名單出爐,包括”電力一姐“李小琳在內的諸多紅二代出局。時評人士劉紹銳分析,中國官場僧多粥少,故此要將一些舊委員淘汰。如毛新宇,要他落台也不會有太多人反對。此外,李小琳的兄長李小鵬則順利進入中委,並實現交通運輸部黨委書記和部長職務一肩挑。還有大陸記者馬海林發表揭秘李鵬家族企業的報道,立刻被捕,至今不知下落。

1月25日官方公布中共第十三屆全國政協委員名單。半數上一屆副主席離任。已擔任兩屆中共全國政協委員的、前中共總理李鵬之女李小琳也沒有出現在名單之中。

有“紅色公主”之稱的李小琳自2008年起成為中共全國政協委員,還因為多次全身名牌出席中共全國政協會議,獲“最時尚的中共政協委員”稱號。

以2012年的中共全國“兩會”為例,在政協會議開幕當天,李小琳身穿粉嫩的意大利名牌Emilio Pucci當季新款套裝亮相,搭配法國Chanel長款珍珠項鏈,全身總價接近3萬元人民幣,成為當然的輿論熱點。

在會議上,李小琳提議“給每個公民建立一份道德檔案,以此來約束大家,每個人都要‘知恥’”。結果被列入最“雷人”提案之一。

李小琳在2013年中共兩會上曾身着一套價值3萬元人民幣的Azzedine Alaia時裝亮相,且三天會議天天名牌,被評論人士指有挑釁習近平倡廉之意。但到2014年中共全國兩會時,她一反常態低調現身,還拎着環保袋。

李小琳在2015年7月7日調入大唐集團任副總經理,被認為是遭遇貶職。國內媒體當時在報道中說她在大唐管理層排名第三,位於集團董事長陳進行、集團董事兼總經理陳飛虎之後。

但中共司法部主管的《法律與生活》雜誌2017年八月盤點李小琳履新大唐兩年內參加活動、調研的情況時,外界注意到,李小琳的排名被挪到第四位,前面多了一個集團副總經理鄒嘉華。

2017年3月中共全國兩會期間,李小琳曾對國內媒體表示:每個人都喜歡風和日麗,但都會遇到狂風暴雨,所以要學會接受現實,並調正自己的心境。

從昨天公布的名單中看,李小琳沒能連任中共全國政協委員。

上一屆中共全國政協共有23個副主席,其中12人都不再擔任中共政協委員,包括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

李小鵬是中共前總理李鵬的長子,曾長期任華能國際董事長和中國華能集團總經理等職務,被稱為“亞洲電王”。2008年李小鵬“棄商從政”任山西省副省長,2013年升為省長,2016年9月轉任實行大部制之後的中共交通運輸部部長。

東方日報2015年9月署名乙志銘的評論文章認為,李小鵬得以離開是非之地、窮困潦倒的山西省,全身而退已是值得他慶賀,調掌交通部更是明顯得到重用。

時評人士劉銳紹對蘋果日報說,今屆委員換人比往屆多,由於政協名單由各方協商而來,每位卸任委員都各自有被踢出局的原因,部份人因過氣而失降低統戰作用、部份人因年紀問題,官方亦需要更多生力軍執行統戰任務。

他表示,新任人大及政協委員不少來自大企業及外企的金融界及科技界,他們能影響或調動10萬億人民幣,相等於去年全國GDP(國內生產總值)80萬億元的八分之一,影響力巨大,而中國官場僧多粥少,故此要將一些舊委員淘汰:"一些舊電池是榮譽性,例如毛新宇,要他落台也不會有太多人反對。"

學者何清漣2012年10月14日在美國之音撰文表示,李小琳涉及蘇黎世保險公司與新華人壽保險內幕交易案。英媒報道傳遍網絡後,李小琳發公開聲明,稱“未與任何保險公司有個人往來,也不認識什麼保險公司的人”,有關報道系“惡意中傷”。但中國網民以在百度公開搜索到的內容回應:李小琳丈夫劉智源,曾任中國新華人壽保險公司總經理助理。

何清漣在文章中還表示,持續多年的“新國大公司集資案”受害者多次到天安門示威,要求李鵬代子李小勇還錢,此案於2001年5月審結,借了曹予飛項上人頭、另兩人分別判處死緩與無期方告平息。同年11月24日,國內《證券市場周刊》又刊發一篇“神秘的華能國際”,直指國有企業華能國際已成為李鵬的家族企業,其夫人朱琳、兒子李小鵬利用特權促使華能在美國、香港、大陸三地上市,總資本擴張至60億元。該文發表後,作者馬海林立刻被捕,至今不知下落。

何清漣:紅二代沒落

學者何清漣2018年1月26日在美國之音撰文表示,2015年的最後一天,中共國防部宣布原總後政委劉源上將退休,為各種有關其前途猜測划上終止符。目前,軍改後一級指揮官陸續到任,在已公布的名單中,軍中27名在役“紅二代”將軍,目前只有秦天(秦基偉兒子)獲武警部隊參謀長一職。

這些消息表明“紅二代”正在淡出中國政壇。這一淡出過程,應該是習近平借自然規律(年齡上限)而促成的政治安排,江胡兩朝“紅二代”縱橫政壇、國企、軍界的鼎盛時期終結。

何清漣表示,紅二代縱橫國企、軍界與商界的全盛時期就在江胡兩朝。進入習近平統治時期,紅二代已進入“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之境。因為他們遭遇到的鐵門檻是自然規律,即年齡,政治局常委以下官員65歲退休,是鄧小平時代定出幹部“年輕化、知識化、專業化”幾大標準後,經過30餘年才逐漸形成的“黨內規矩”。專制者從來就不想與人分享權力,對紅二代,用年齡這條規矩就足以讓他們平安退出政壇、國企與軍界。

紅二代雖然會淡出政壇,但中共體制的三個壟斷(政治壟斷、資源壟斷與輿論壟斷)格局不改,必然由壟斷而產生特權階級。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