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羅瑞卿倒台事件:與劉鄧走的太近犯了毛的大忌

1963年始林彪就是養病,副主席賀龍主持軍委,羅瑞卿與賀龍靠得近,就算有點怠慢林彪也並非不正常,要害是羅賀又與劉鄧關係密切。毛澤東要實現其大目標,必然先尋找突破點、掃清外圍,其中當然要有軍隊代表,如果不動羅瑞卿也是動別的人。林彪就算有整倒羅瑞卿的願望也僅限於個人恩怨,且成功把握並不大。兩相比較,應當是毛澤東主動出擊羅瑞卿的可能性大得多。

1966年3月18日羅瑞卿跳樓自殺未果

對羅瑞卿的批判始於1965年12月8-15日上海政治局常委擴大會議,次年5月北京政治局擴大會議羅瑞卿被定性為反黨集團成員,會議同時發佈著名的《五一六通知》,文革就此揭幕。研究者多認為倒羅瑞卿事件是文革的前奏,但倒羅事件的真實原由與過程至今仍難以完全揭開,本文從一個方面對此解讀。

五十年前,1966年3月4日揭批羅瑞卿會議在北京舉行,會議持續到4月8日(中間3月18日發生羅瑞卿跳樓),正式發言材料達80多份。4月30日主持會議的中央工作小組遞交《關於羅瑞卿同志錯誤的報告》,5月16日政治局擴大會議期間批准轉發:

“為了教育幹部,吸取教訓,並肅清羅瑞卿同志的錯誤影響,中央決定將中央工作小組的報告和中央的批語,發到縣委和團級黨委,這個報告所附的葉劍英、謝富治、蕭華、楊成武等同志的四個主要發言,羅瑞卿同志3月12日的檢查以及葉劍英、蕭華、楊成武、劉志堅同志4月24日向主席、中央的報告,發給地委和師級黨委,口頭傳達到縣、團級黨員幹部。”

中央工作小組即毛澤東指定的鄧小平、彭真、葉劍英三人,鄧小平在會議開幕式後離京去外地,彭真的作用很可笑——中央批語提到的六個附件之一葉蕭楊劉致中央信就是關於“彭真在批判羅瑞卿會議過程中的惡劣表現”,因此批羅會議實際由葉劍英主持,連同中央批語提到的謝富治、蕭華、楊成武、劉志堅,這是北京批羅會議的中堅。

此前上海的批羅會議由毛澤東主持,葉劍英、謝富治、蕭華、楊成武也是主要發言者。

林彪、葉群都沒有出席北京批羅會議。上海批羅會議時林彪沒有出席小組會議,葉群在會上有長篇發言,會議前葉群曾攜林彪信件從蘇州赴杭州面見毛澤東。林彪11月30日信寫道:

“有重要情況需要向你報告,好幾個重要的負責同志早就提議我向你報告。我因為怕有礙主席健康而未報告。現聯繫才知道楊尚昆的情況,覺得必須向你報告。為了使主席有時間先看材料起見,現先派葉群送呈材料,並向主席作初步口頭彙報。如主席找我面談,我可隨時到來。”

林彪稱“好幾個重要的負責同志早就提議我向你報告”、“現聯繫才知道楊尚昆的情況”,十分用心地表明自己的被動捲入批羅。“重要的負責同志”都有誰?說了什麼?可能永遠都難以準確知曉,但葉劍英、謝富治、蕭華、楊成武、劉志堅等人的可能性很大,他們能有此舉動,或者出自他人的授意,或者聽到某種風聲。可見葉群赴杭州面見毛澤東、在上海會議發言不過是毛澤東倒羅的眾多棋子之一,並無充足理由可以將其視為倒羅瑞卿的主要因素。

據張耀祠回憶,11月30日葉群到杭州面見毛澤東時楊成武、張耀祠都知曉其來意並有相互交流。

從上海批羅會議到文革初期,葉劍英、謝富治、蕭華、楊成武、劉志堅的情況是:

蕭華1959年軍委成立不久就任副秘書長,1964年任總政治部主任,1967年曾主持全軍文革小組工作。

楊成武1965年6月任軍委副秘書長,上海會議後羅瑞卿的軍隊職務停止,楊成武任代總參謀長,1967年始是中央文革碰頭會議成員,9月任軍委辦事組組長。

劉志堅1957年任總政治部副主任(繼傅鍾、蕭華、甘泗淇之後的老資格副主任),1966年5月任中央文革副組長、全軍文革組長。

葉劍英1966年1月與劉伯承、陳毅、徐向前同時增補為軍委副主席,5月23日任書記處書記、軍委秘書長(羅瑞卿曾有的兩個職務),8月任政治局委員。

謝富治是副總理兼公安部長,1966年8月任政治局候補委員、書記處書記,中央文革碰頭會議成員。

上海批羅會議後不再讓賀龍主持軍委日常工作,5月政治局擴大會議明確,葉劍英、楊成武、蕭華負責處理軍委日常事務。

5月政治局擴大會議標示文革揭幕,但林彪仍然是養病,兩個多月後毛澤東的另一着棋才將他推上文革前台。

1967年初劉志堅倒台,1968年初蕭華、楊成武先後倒台。

1973年底羅瑞卿解除監禁,1974年9月始劉志堅、楊成武、蕭華先後解除關押審查。

1974年11月楊成武出任排名第一的副總參謀長,此時總參謀長職位已空缺3年多,1975年1月鄧小平任總參謀長。

九一三事件後成立葉劍英為首的軍委辦公會議取代軍委辦事組,1975年2月5日成立軍委常務委員會取代軍委辦公會議,軍委常務委員會成員是處理南沙作戰日常工作的6人小組葉劍英、王洪文、張春橋、鄧小平、陳錫聯、蘇振華,加劉伯承、徐向前、聶榮臻、粟裕、汪東興共11人。

在鄧小平力促下,毛澤東1975年8月批准羅瑞卿任軍委顧問。鄧小平本希望有羅瑞卿輔佐其軍隊工作,但到次年4月自己又被撤職,總參謀長職位再度空缺。

1977年6月鄧小平復職,8月十一大召開,羅瑞卿隨即成為新軍委秘書長(1969年4月九大以來的軍委未設秘書長職位),楊成武仍是排名第一的副總參謀長。

此時鄧小平還任中央副主席、副總理、軍委副主席,關注更加重要的事務。據羅瑞卿後人回憶鄧小平原本提議恢復羅瑞卿原有職務(主要是軍委秘書長兼總參謀長),但在高層不能通過,最終達成妥協羅瑞卿任秘書長,鄧小平掛着總參謀長。鄧小平交代軍委三總部負責人,日常工作由羅瑞卿負責協調。

羅瑞卿即上任,9月楊成武離京任福州軍區司令(掛副總參謀長直到1980年1月),同時調新疆軍區司令楊勇任排名第一的副總參謀長、列席軍委常委(楊勇於1980年1月任軍委常委、副秘書長)。1978年羅瑞卿去世,耿飈繼任軍委秘書長,鄧小平還是總參謀長,1980年才由楊得志接任。毛澤東、鄧小平驚人一致地排斥楊成武、啟用羅瑞卿,必有當年倒羅事件的影響。

劉志堅復出後任軍事科學院第二政委,在葉劍英鄧小平主持的1975年8月30日全軍大單位主官調整配備時調任昆明軍區政委。

蕭華復出後接任軍事科學院第二政委,1977年2月調任蘭州軍區第二政委。

鄧小平以鮮明態度啟用殘疾的羅瑞卿,蕭華、楊成武、劉志堅都被放在京外,直到1983年退出現役三人才回到北京,再沒有恢復到先前的顯赫。

歷史上高崗、饒漱石反黨集團與彭德懷、黃克誠、張聞天、周小舟反黨集團都是一次性端出,彭真、羅瑞卿、陸定一、楊尚昆反黨集團卻是一個一個捉出來的:

1965年11月10日,楊尚昆被免去中央辦公廳主任職務,專車送至廣州任省委書記處書記(後再降為地委書記處書記)。幾乎同時,軍委副秘書長兼辦公廳主任蕭向榮免職,由楊成武兼任。

上海批羅會議時彭真即被排除在之外(吳法憲回憶,周恩來要他不要接彭真從北京來的電話)。北京批羅會議彭真是主持人之一,毛澤東此時卻在杭州批彭真的《二月提綱》,放風彭真有問題(吳法憲回憶,會議中途毛澤東召謝富治到杭州,叫他不要與彭真聯名發言)。北京批羅會議結束後,葉劍英蕭華楊成武劉志堅聯名致信毛澤東,揭發彭真“在批判羅瑞卿會議過程中的惡劣表現”。

1966年3月毛澤東在杭州還指斥陸定一的中宣部是“閻王殿”,4月當時在外地的陸定一被要求不要回北京。

4月24日葉蕭楊劉上報中央關於“彭真在批判羅瑞卿會議過程中的惡劣表現”,5月4日劉少奇主持的政治局擴大會議在北京舉行(毛澤東仍在外地),彭真、陸定一仍出席了會議,但中途先後被中止參會資格,到26日會議結束時彭羅陸楊反黨集團已然形成。

逐個地捉拿彭羅陸楊,正顯示倒羅瑞卿是毛澤東縝密部署、從容操作的一步,而林彪還不可能想到倒羅瑞卿會發展成揪斗彭羅陸楊一個集團、進而揪斗一大批“赫魯曉夫那樣的個人野心家與陰謀家”,而且與自己日後躥升到副統帥竟是息息相關。

倒羅瑞卿事件為何成為熱議而難以釐清,實因為林彪之謎的存在。彭真延安整風時崛起而進入七屆政治局,在八屆書記處號稱副總書記。楊尚昆資格很老,遵義會議時是三軍團政委,抗戰時華北局書記。他們的倒台怎麼沒有這麼多關注?

1963年始林彪就是養病,副主席賀龍主持軍委,羅瑞卿與賀龍靠得近,就算有點怠慢林彪也並非不正常,要害是羅賀又與劉鄧關係密切。毛澤東要實現其大目標,必然先尋找突破點、掃清外圍,其中當然要有軍隊代表,如果不動羅瑞卿也是動別的人。林彪就算有整倒羅瑞卿的願望也僅限於個人恩怨,且成功把握並不大。兩相比較,應當是毛澤東主動出擊羅瑞卿的可能性大得多。

羅瑞卿復出後,上海會議、北京會議倒羅瑞卿的關鍵人物葉劍英、蕭華、楊成武、劉志堅(謝富治亡於九一三事件前)都會迴避倒羅的背景與真相。1973年12月21日毛澤東接見軍委會議人員時說“他是聽了林彪的一面之詞,錯整了賀龍、羅瑞卿和楊、余、傅”,表明毛澤東承認是他整了羅瑞卿,至於是否“聽了林彪的一面之詞”可謂死無對證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共識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