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萬達王健林的輿論危機 這次王思聰也沒法幫爹了!

多年前,一支錄音筆能讓一名中部大省的省長怒髮衝冠;現如今,一篇自媒體文章同樣可以讓首富發飆。

事件緣起於12月11日。這一天,獸爺發表《王健林的滑鐵盧》。這篇文章從馬來西亞首都吉隆坡的“大馬城”項目切入,徐徐展開,曆數了王首富和萬達近年間資產轉讓等大動作的動因。文章隨即在朋友圈迅速引起瘋狂轉發。

12月14日,萬達集團正式發表官方聲明,稱該文對萬達集團和王健林本人進行惡意誹謗和中傷,多處嚴重違背事實,並詳細列出8條內容,逐一反駁。在最後,萬達集團祭出殺手鐧“已決定向公司屬地公安部門報案追究作者刑事責任,相信法律會還萬達一個清白”。

《教父》中有一句經典對白,“這個世界本身就沒有所謂的清白而言,你能坦言,你從來就沒說過慌,這是自欺欺人。”只有高考,才講究絕對的對錯。世界的豐富性卻遠不至於二元性。就像王首富,除了是一名企業家,也曾是一名軍人,是慈善家,同時也是流行語“小目標”的發明人和“娛樂圈紀委書記”王思聰的父親。

這次王思聰也沒法幫爹了

“那些趁一千億的主兒,有幾個不是背了一身債。每天醒來的第一件事就是琢磨還貸款,都是刀刃上過日子。”《私人訂製》里宋丹丹飾演的清潔工從“每天花不完1400萬不讓回家”,到最後感悟“其實這是他們每天要還的利息”。所以,我們就得出有錢還不如做個清潔工?

中國人好像是活得最累的民族。還沒實現共同富裕,沒先富起來的反而替先富起來的叫累,也是匪夷所思。辛辛苦苦當然是為了過舒服日子,舒舒服服也就只能捉襟見肘。吃了那份飯,某種程度就默認要承受背後的那份罪。

有錢人未必一定有輿論困擾,但如果你不僅有錢,而且是名人,喜歡到處演講,上電視,那肯定少不了輿論的關注。

王首富在一次講演中,曾經曆數自己所遭遇的輿論困擾。去年底的差不多這個時候,王健林在“2016(第十五屆)中國企業領袖年會”的演講結束後,提問環節有記者提問:最近有自媒體說到萬達的負債達到4200億,其實是首負,想請問您怎麼看待這種評價?

王健林當時直接面對質疑,並聲言“我們先做一個經普,什麼叫經普,科學知識的普及叫科普,經濟知識的普及就叫經普。”

王首富那一次還沒發怒,還很有耐心的針對“負債”,一條一條的進行駁斥,表示根據最新的財報,萬達商業資產是6000多億,負債4000多億。文章只說負債,不提資產,有故意顛倒是非的嫌疑。

另外針對房地產行業的負債進行詳細解釋——“房地產的負債跟別的公司的負債有所不同,房地產的預售,就是房子的銷售收入算負債,這一點很多不是財經界的就搞不懂。只有等到房子竣工了,拿到竣工證才能轉化為收入。

所以幾家大型的房地產企業每年都會有一千多億算到負債里去。文章說欠了銀行四千多億貸款,其實連負債和貸款的概念都沒搞清楚,四千多億的負債是指預收房地產、預備的儲備金等等,加上銀行貸款,合計下來的財務整體狀況。”

萬達的現金流吃緊,一直都是大家所熱議的話題。獸爺在文章中也寫道,“二十八年專註空手道的首富,現金流顯然斷了。空手道賺錢,一直都是來得快,去的更快。看天吃飯的中國房地產業,太容易遇到黑天鵝事件或者灰犀牛什麼的。”

這次萬達集團官方發佈的“嚴正聲明”,則稱萬達目前賬面現金超過2000億元,2017年收入超過2000億元,企業經營一切正常,全球沒有任何債務違約。

面對外界的輿論質疑,王首富總體來說還是應付的不錯,這次的確是讓他生氣了。

去年11月,導演馮小剛在微博上發出給王健林的公開信,以潘金蓮的口吻直指王健林壟斷,格局小,稱自己是華誼和萬達人才爭奪之間的受害者。原因是萬達院線的葉寧從萬達離任之後旋即加盟了華誼,引發了華誼和萬達之間的正面PK,由此拖累了馮小剛電影《我不是潘金蓮》在萬達院線的排片。

還沒等萬達公關部出手,王思聰就第一時間在微博對馮小剛做了回應,還透露了葉寧被挖角的內幕,並指責馮小剛“陰陽怪氣,聽着噁心。”同時,還質問“本來兩家私企的恩怨應該是兩家公司的事情,怎就因為你是大導演就能煽動網絡群眾和輿論來噴我們了?”

王思聰的神助攻,讓王首富迅速解除了輿論上的尷尬。兒子替老子回應,馮小剛和王思聰之間又差着輩分,在對話關係上十分微妙。素以小鋼炮著稱的馮小剛接下來的回復氣勢小了不少。在回應中,馮小剛難得的補上一句“我一直關注你,最喜歡的就是你的襟懷坦白,耿直!”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天台財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