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人物 > 正文

張作霖命案新證 兇手不是日本政府 也不是日本軍部

馮學榮:東宮鐵男開始擔心自己被政府或軍部追究。講到這裡,筆者必須實事求是地指出:暗殺張作霖,既不是日本政府的計劃,也不是日本軍部的計劃,而是關東軍參謀自己搞出來的。

京奉線交叉口,當年張作霖被炸死的地方。在地面跑的那條是“京奉鐵路”,高架橋上的那條則是“南滿鐵路”。

張作霖被炸死一案,原本在東京審判和太原戰犯管理所的審訊中,都已經得出過歷史結論:是河本大作策劃、由東宮鐵男實際執行爆炸計劃、暗殺了張作霖。

但是,近幾年出現了一本叫《張氏父子與蘇俄之謎》的書,聲稱作者去莫斯科翻閱過蘇聯情報機關的檔案、發現安放炸藥、炸死張作霖的,是蘇聯人。由於中國的網民一般不具備歷史研究的能力,因此這種說法在中國的網絡近幾年流傳得很廣。

此外,中國的近代史研究者極少有能通俄語的、也極少有機會到莫斯科去翻閱蘇聯情報機關檔案,因此,張作霖到底是被日本人炸死的、還是被蘇聯人炸死的?這個爭議至今未能得到徹底的解決。

近期,我無意中看了日本放送協會(NHK)所製作的一部紀錄片,名為《滿洲開拓團的真相:關東軍將校的隱秘資料》,製片人發掘了深藏在日本鄉間八十多年的第一手資料:炸死張作霖的直接兇手——關東軍獨立守備隊中隊長東宮鐵男的日記。

按理說:研究歷史不能從電視紀錄片入手,但是這部紀錄片不一樣。在這部紀錄片中,日本製片人利用鏡頭,近距離地拍攝了東宮鐵男的這部日記,觀眾可以通過熒屏、直接用肉眼看到日記中的相關文字,因此,它是可以作為參考的。

NHK的拍攝隊伍來到了日本群馬縣前橋市東宮鐵男的故居。東宮鐵男的後人,向拍攝隊出示了塵封已久的東宮鐵男日記。

這本保存了八十多年的日記,東宮鐵男將其命名為《滿洲日誌》,裏面記錄了東宮鐵男在炸死張作霖事件前後的活動。

讓我們一起來看看東宮鐵男的這本日記,都寫了些什麼:

東宮鐵男日記第一則:1928年4月17日:“提交京奉線交叉口截斷計劃”

筆者解讀:所謂“京奉線交叉口”,正是當年張作霖被炸死的地方,這是“南滿鐵路”和“京奉鐵路”兩條鐵路的交叉口,其中在地面跑的那條是“京奉鐵路”,而高架橋上的那條則是“南滿鐵路”。(見本文插圖)

東宮鐵男日記第二則:1928年5月17日:“不知道張作霖何時返回奉天,非常緊張不安”

筆者解讀:東宮鐵男早就已經接到暗殺張作霖的命令,現在在焦急地等待張作霖坐火車從北京回奉天(瀋陽)的日子,自己好安放炸藥、實施暗殺。

東宮鐵男日記第三則:1928年5月23日:“至京奉線道口附近,偵查皇姑屯附近地形,後由我一人去車站,偵查周圍地形後返回”

筆者解讀:這一天離張作霖被炸僅有11天了。東宮鐵男到自己準備安放炸藥的地點去偵察。

1928年6月4日:張作霖被炸死。這個不是東宮鐵男的日記。這個是筆者的旁白。並不出人意料的是:東宮鐵男將自己從1928年5月28日至6月9日的日記,全部撕毀了。

東宮鐵男為什麼要撕毀5月28日至6月9日的日記?因為他害怕被政府和軍部追究。

我們繼續往下看。

東宮鐵男日記第四則:“1928年8月1日:有跡象顯示,鐵橋爆炸事件已被軍部泄露”

筆者解讀:東宮鐵男開始擔心自己被政府或軍部追究。講到這裡,筆者必須實事求是地指出:暗殺張作霖,既不是日本政府的計劃,也不是日本軍部的計劃,而是關東軍參謀自己搞出來的。

東宮鐵男日記第五則:1929年7月2日:“向內閣總辭職,事件最大的責任本來在我一人,我最有發言權,唯此事關係重大,切不可輕舉妄動”

筆者解讀:這一天,日本首相田中義一因張作霖命案向日本天皇報告的內容前後矛盾、失去了天皇的信任,因而只好辭職。我們可以清晰地看到:在這一天的日記里,東宮鐵男對自己坦然承認:暗殺張作霖事件的“最大責任人”,就是東宮鐵男本人。

東宮鐵男儘管撕毀了炸死張作霖前後關鍵幾天的日記,但是天網恢恢,疏而不漏,東宮鐵男這個大嘴巴,還是忍不住誇耀自己、對外人透露了這個秘密。對此,我引出一個證人。

這個證人,就是當年擔任日本駐奉天總領事館代理總領事的森島守人。黑龍江人民出版社於1980年10月出版了一本《陰謀,暗殺,軍刀:一個外交回憶》,這本書就是森島守人的遺著,是一冊回憶錄性質的史料。在這本史料的第22-23頁,森島守人如實記錄了:大嘴巴東宮鐵男曾經親口向森島守人透露:張作霖是東宮鐵男炸死的。

讓我們一起來讀一讀森島守人這本回憶錄的相關文字:

“……往滿鐵橋樑下安放炸藥的,是當時派往奉天地區的朝鮮軍工兵隊的一部分人乾的,而按電鈕的人,就是後來為在華日人所熟知的並被稱之為‘北滿移民之父’的已故東宮大佐(當時是奉天獨立守備隊副官東宮大尉),至於陰謀的策劃者,則是關東軍的高級參謀河本大作大佐。這些內幕都是東宮本人在背地裡透露給我的……”

森島守人這種不能為朋友保守秘密的人,就是我們平時所說的“損友”。順便說一句:交友有風險,談心須謹慎。

實際上,在皇姑屯事件中,東宮鐵男並不是一個人在戰鬥,有人向東宮鐵男下達了炸死張作霖的命令,這個下令者,就是關東軍參謀河本大作。

這也不是別人栽贓,這是河本大作本人自己供述的。吉林文史出版社1986年2月出版了一本名為《我殺死了張作霖》的供詞、回憶錄性質的史料,在這本史料的第21-23頁,河本大作十分清楚而具體地供述了自己策劃、安排、指揮炸死張作霖的整個過程。

我們來讀一讀河本大作的這篇自供狀,看他是怎麼說的:

“……我認為:只要打倒張作霖一個人,所謂奉天派的諸將,便會四散……所以,只要把這個頭子幹掉,他們便會四分五裂,而在還沒出現第二個張作霖以前,他們是不知所措的……幹掉頭子。除此而外,沒有解決滿洲問題的第二條路。只要幹掉張作霖就行。村岡將軍也終於得出了這個結論。但要殺張作霖,並不必動用在滿的日軍兵力。用謀略應該就可以達到這個目的。這時張作霖還在華北,慢吞吞地在準備逃離。於是有人認為,假華北日軍之手,便能夠輕而易舉地幹掉他。因而決定派遣竹下(義晴)參謀為密使,前往護華北。得知內情的我,遂對竹下參謀說:‘不要多此一舉,萬一失敗了怎麼辦?華北方面有沒有敢幹這種事的人,是在不無疑問。萬一的時候,不要給軍方或國家負任何責任,而由一個人去負一切責任,否則虎視眈眈的列國,一定會乘這個求之不得的機會來胡搞。所以由我來干好了。因此你到華北以後,直往北京,仔細偵察張作霖的行動,確知他何月何日坐火車逃到關外,隨時告訴我’……沒多久,竹下參謀便來了密電。他說,張作霖已經決定要逃往關外,回到奉天,並告訴我火車的預定行程。因此,我便派出偵察者到山海關、錦州河新民府等京奉線的要地,令他們確確實實地監視各通過地點,並即時告訴我,火車是否已經通過。至於在奉天,哪個地點最適當,經過一再研究的結果,認為大河上的鐵橋是最好的地點。於是遂令某工兵中隊長,詳詳細細地偵察其附近的情況……經多方研究以後,得出滿鐵線和京奉線的交叉地點皇姑屯最為安全的結論,因為在這裡滿鐵線走其上面,京奉線通過它的下面,日本人在那裡稍微走動也不怎麼奇怪……因而我們選擇了第二個方法。因為預防爆炸失敗,我們準備了第二道計劃,即令火車出軌翻車的計劃……迨至四號,來了張作霖確坐上火車的情報。通過交叉地點將是早晨六點鐘左右,我們遂裝上第一道和第二道爆炸裝置,以便防止爆炸的失敗。但要在當場炸死張作霖,則需要很多的炸藥……毫不知情之張作霖的列車,終於開到交叉地點來了。與轟隆的炸聲之同時,黑煙飛揚兩百公尺上空。我以為張作霖的骨頭也飛上天空了……”

可見,河本大作的自供說得十分明白,如果讀者覺得上述原文讀起來太煩躁,那麼請看我以下的幾點要點總結:

1、河本大作認為張作霖壓迫東北的日僑,因此他要炸死張作霖,這樣就可以打亂東北軍的指揮系統;

2、合謀人、關東軍軍官竹下義晴準備去找駐紮在天津、北京一帶的日本“中國駐屯軍”執行暗殺;

3、河本大作認為不必麻煩“中國駐屯軍”,河本他自己就可以實施;

4、河本大作於是具體策劃、安排、指揮,炸死了張作霖。

《張氏父子與蘇俄之謎》一書說:河本大作是在戰後被蘇聯特工收買了、因此河本大作所作的筆供是假的。但是很遺憾,河本大作的筆供,並非是唯一的資料。實際上除了河本大作的筆供之外,早在1928年炸死張作霖之後不久,河本大作回到東京之後、親口對日本軍閥小磯國昭透露:自己就是殺死張作霖的兇手。

小磯國昭聽了河本大作的真心告白之後,將這件事寫進了自己的回憶錄《小磯回憶錄》,讀者們可以參考日本國際政治學會太平洋戰爭原因研究部所編《滿洲事變》,是上海譯文出版社1983版的,在第52頁。

不但如此,河本大作策劃暗殺張作霖,此事的知情人還有一個:當年東北的日僑達人菅原憲亮。

中華書局在1980年出版了一本《土肥原秘錄》,是日本土肥原賢二刊行會所編的史料集子,這本集子的第2頁,收錄了菅原憲亮的回憶文章《奉天特務機關長》。在這篇回憶文章中,菅原憲亮很清楚地記錄了自己向河本大作訴苦、河本大作因此制訂暗殺張作霖計劃的往事。原文如下:

“……當時,日本僑民在滿洲的權利受到日益嚴重的侵害,幾乎已陷絕地。我向關東軍河本參謀訴苦,請其設法解脫困境。河本苦思焦慮研究對策,終於擬定了一個計劃,即炸死張作霖的皇姑屯事件。我從一個買賣人的角度,極力支持這一計劃……”

談到這裡,請容許筆者將這些紮實的史料證據,作一個總結如下:

1、東宮鐵男在自己的日記里記錄了案發前後自己在皇姑屯一帶的偵察活動,並在日記中坦承自己是張作霖爆殺事件的“最大責任人”。依據是東宮鐵男親筆所寫的《滿洲日誌》;

2、東宮鐵男親口對森島守人說過:張作霖是我殺的。依據是森島守人的回憶錄《陰謀,暗殺,軍刀:一個外交回憶》;

3、東宮鐵男的上司河本大作,寫下了自供狀《我殺死了張作霖》、親筆坦承了自己策劃皇姑屯事件的始末;

4、河本大作回東京時,曾經親口告訴過小磯國昭:張作霖是我殺的。依據是《小磯回憶錄》;

5、另一知情者菅原憲亮,在其回憶文章《奉天特務機關長》里也記錄了自己向河本大作訴苦、因而河本大作制訂了暗殺張作霖的計劃。

可見至今,暗殺張作霖的真兇——河本大作和東宮鐵男,不但有日記、自供狀,而且還各自對朋友誇耀、而且還都被朋友寫進回憶錄。這些史料,都是相當紮實而可信的。如果要否定“日本人暗殺說”,那麼就很難解釋東宮鐵男的日記、很難解釋河本大作對小磯國昭的誇耀、很難解釋東宮鐵男對森島守人的真情泄密。

而至於《張氏父子與蘇俄之謎》所引據的蘇聯情報機關檔案,我認為其證明力不如日本方面的上述證據。道理其實並不高深,因為以下的可能性是存在的:蘇聯特工得知張作霖的死訊之後,向蘇聯情報機關謊稱是自己乾的,冒領功勛,並因而在蘇聯情報機關的檔案中留下了“光輝的”記錄。

最後,筆者順便提一下:炸死張作霖的直接兇手——東宮鐵男,於1937年11月14日在“淞滬戰役”中,於中國的華東戰場上,被中國國軍擊斃。

2014-08-29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