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中紀委的誕生:誰都可以揭發 但是不許碰周恩來!

中央里只有一個人是不許碰的,那就是周恩來!邱會作說:「對於周恩來,定下調子是『好人違心地』做事,原則上不許提及。」周恩來文革當中實在有太多的「可議之處」,如果細細翻老底,周恩來的陋行豈不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鄧小平、彭真等人要全力維護周恩來的「聖人」形象,自然不喜歡人們揭發周恩來的黑暗面;其次,文革中被打倒之人多被認為犯了滔天大罪,是戴罪之人。以林彪事件而論,林彪與軍委辦事組諸人早被徹底污名化,尤其是那些「陰謀政變」、「另立中央」、「篡黨奪權」等罪名已被廣大民眾耳熟能詳。

周恩來、毛澤東、林彪在文革中

1979年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後,中共中央成立了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對以往多年積壓的案子進行甄別審查,自然也包括因“九一三事件”倒台的軍委辦事組黃吳李邱等人。顯然,這是自毛澤東死後,中共中央試圖以新的眼光、角度重新審理過去發生的各種各樣的冤假錯案,為平反、昭雪或妥善處理這些案件做好組織準備。對當年遭受迫害和冤屈的人來說,這當然是件好事。邱會作的回憶里涉及到中紀委是如何進行審查的。其中,中紀委既有較為求實的一面,也頗有一些難言之苦衷,有以下幾點尤其值得我們注意和認真思考。

(1)誰都可以揭發,但是不許碰周恩來

中紀委的審查小組要求邱會作揭發那些被打倒的人,包括林彪、葉群、陳伯達、黃永勝、吳法憲、李作鵬等人,同時也要揭發“四人幫”,另外,還要交代自己的問題。然而,中央里只有一個人是不許碰的,那就是周恩來!邱會作說:“對於周恩來,定下調子是‘好人違心地’做事,原則上不許提及。我和周恩來關係親密,他交我辦的事實在太多了。我在回答訊問時,只要一提到周恩來,辦案人總是顯得很緊張,有很多事不敢記錄。而對於林彪、陳伯達、黃永勝等人,他們則認為是‘壞人幹壞事’,揭發要多多益善,錯了不要緊,還表揚你態度好呢!”“我在寫材料的時候,對其中涉及周恩來的一些事進行了‘善意’的保留。我想,當時的證人證據那麼多,現在黨中央里知道周恩來在文化革命中真實地位和作用的大有人在,我只不過不想讓有些事從我嘴巴里說出來罷了。”(頁772)

筆者認為,從中紀委的態度來看,他們雖然開始時也許確實抱有良好的願望,希望將問題搞清楚,但是他們卻“先天不足”,在審查剛剛起步時就自我設限,這樣也就不能指望他們在很多關鍵問題上能有什麼真正的突破。這裡至少有兩方面的因素:首先這個限制來自中央最高層,並非這些基層工作人員所能掌握,周恩來文革當中實在有太多的“可議之處”,如果細細翻老底,周恩來的陋行豈不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鄧小平、彭真等人要全力維護周恩來的“聖人”形象,自然不喜歡人們揭發周恩來的黑暗面;其次,文革中被打倒之人多被認為犯了滔天大罪,是戴罪之人。以林彪事件而論,林彪與軍委辦事組諸人早被徹底污名化,尤其是那些“陰謀政變”、“另立中央”、“篡黨奪權”等罪名已被廣大民眾耳熟能詳。以中央的觀點而論,這些人只能老老實實接受中央的審查,豈能另搞一套,以周恩來為擋箭牌為自己作辯護?所以,當邱會作敘述軍委辦事組是如何抵制江青對周恩來的攻擊時,中紀委高官竟然不想聽,甚至深感不耐地說:“你們有這種覺悟嗎?”如此這般搞審查,其結果也就不難想像了。

(2)關於醫療整人的問題

文革中不少軍隊高層人物受到殘酷迫害,由於醫療為政治服務,不少人未能得到及時的治療,或身殘或病故,其中幾個重要人物就包括:羅瑞卿、賀龍、陳毅等。以往官方出版的人物傳記、黨史教材和一些稗官野史都異口同聲說,那是林彪和“四人幫”的迫害。因此這也是中紀委審查的一個重點。邱會作的回憶對這些問題的澄清至關重要。

邱會作回憶說:“1967年上海“一月風暴”奪權後,全國進一步混亂,北京醫院、協和醫院近乎癱瘓,周恩來不得不對中央的醫療做新的布置。1967年5月間,周恩來召集一些人開會討論醫療保健工作,決定了幾條,主要是:1、成立中央醫療小組。成員有周恩來、我、汪東興和醫療專家吳皆平等人,周總負責,領導中央保健工作。2、高級幹部的醫療保健改為以解放軍總醫院為主、北京醫院、協和醫院共同承擔。3、對原中央政治局委員、書記處書記、副總理、副委員長以上受審查的人的醫療,周恩來親自管理。”(頁796)有關羅瑞卿和賀龍的問題,筆者在另一篇《邱會作回憶錄》述評一文中作了論述,此處不贅。下面專門談一下陳毅的醫療問題:

陳毅問題。邱會作回憶說“接到陳毅要回來檢查的要求後,即按規定向周恩來報告了,履行手續要個過程,但還是較快獲得批准。陳毅手術時,總醫院很重視,院領導守候在手術室外。手術中切除盲腸時,意外發現有癌變,醫院很急,立刻從手術室打電話到人大會堂請示周恩來,周恩來命我從那即刻趕赴現場。我還在路上,醫院已經拿出了‘切除一段腸子,今後保守治療’的方案,並用電話請示周總理得到批准。我到時,手術已經繼續進行了,我陪着陳毅夫人等候到手術順利完成才離去。”“陳毅手術以後,葉群那有問候,周恩來處處關心,我又親自去慰問,總醫院敢對他不好嗎?陳毅住在高幹病區里最好最大的一種病房。……陳毅手術後不注意‘忌口’,引起傷口感染,又進行了修補手術。為此周恩來愛惜地說他‘貪吃的毛病不改’。陳毅手術後,我特別交待醫院要精心護理。陳毅感慨地對我說:‘總醫院對我是照顧到家了,吃得比我家中還好!’陳毅病情穩定後到北戴河療養,只有林彪、陳毅、聶榮臻三個元帥在那裡休息,總醫院有專門醫療人員為他們服務,怎麼能說照顧不周呢?”“我可以負責任地說,在總医院裏對任何人想搞‘醫療整人’都不可能。因為:1、總醫院醫療制度很嚴格,文化革命中也沒有亂,高幹病房裡每個手術、用藥處方都要多人討論並由主管醫生簽字。若有新醫療方案,要報上級審批。2、有優秀健全的醫護隊伍。只有上下幾代無‘敵屬’關係、技術精湛、品德好的醫生才能入選高幹病房。陳毅的醫療除常規手續外,還要經他從北京醫院帶來的‘自家醫生’認可,絕無疏忽的可能。3、陳毅治病,始終由周恩來直接過問,醫療方案須經他親自批示同意,方可施行。周恩來還多次詢問過醫生治療情況,他對陳毅感情很深,非常愛護。”(頁798-800)

此外,還有其他一些人的醫療問題,如徐海東、傅連璋等人。中紀委審查組最後對邱會作說:“徐海東醫療的事不再問你了,另外,傅連璋的死與你也無關,撤案!”(頁801)

可以說,從醫院、護士這一方面來說,絕對不存在“醫療整人”的問題。羅瑞卿、賀龍、陳毅等人的治療都是在周恩來一手掌控之下。如果說他們這幾個人的治療有了問題,也只能歸結到周恩來身上。與醫院的醫護人員無關。

從邱會作的回憶當中,我們可以清楚地看到重要的中央專案都是掌握在周恩來一個人手上,其他人回憶,如吳法憲、王力等,也都證實了這一點。換句話說,文革中很多老幹部慘遭迫害,周恩來作為中央專案組的總負責有着不可推卸的責任。如果說決策人是毛澤東的話,那麼周恩來就是最主要的執行者。如果說,毛澤東對此要負最主要的領導責任的話,那麼周恩來就要負最主要的執行責任。邱會作說:“如果軍隊抓人,只能關進北京衛戍區。能夠把人關進秦城監獄裏的只有周恩來、謝富治、汪東興,一定要有他們的批示才行。”(頁801)不少老幹部文革後都曾回憶起周恩來對他們是如何關照的,似乎在他們落難時,周恩來都曾伸過援手,但恰恰也是周恩來這位中央文革碰頭會的負責人將他們送進大獄、或衛戍區。或許周恩來曾在事前或事後對這些老幹部表示過某種程度的關心,但是依然不能解脫周恩來本人應負的責任!即使國內黨史學界那些大力為周恩來辯護的人,也不得不承認,周恩來的確做了許多“違心的事”,說了許多“違心的話”。那麼人們是否可以用“違心”這兩個字來掩蓋、抹煞了周恩來所起的真實作用嗎?難道可以將這些罪責轉嫁到他人身上嗎?此外,醫療為政治服務原本就是中共的政策,中共高層概莫能外,周恩來後來被診斷罹癌,毛澤東不也是大搞“醫療為政治服務”,阻撓周恩來的及時治療嗎?因此,中共體制決定了政治永遠是第一位的,其他都要讓位,醫療也不例外。這也就是為什麼那些被打倒被專政的人有病也得不到及時的治療,只能被迫等死,劉少奇、賀龍就是兩個最明顯的例子。

至於羅瑞卿、賀龍等人的專案以及關押期間的審訊、醫療更與林彪無關,如今的那些黨史教材和官方出版的人物傳記將專案、醫療等迫害人一事簡單地歸結到林彪和“四人幫”,實乃有意放過真正的責任人,歪曲歷史,掩蓋真相而已。

(3)中紀委的審查為何最後不算數?

應該說,中紀委的審查在開始時還是較為客觀的和講究實事求是的。邱會作回憶說:“他們一改1971年中央專案組的方法,不是把“九一三”硬裁到我的頭上,當作審查的起點和要害,而是從一些重大政治問題開始的。他們把要審查的內容分成了三個大單元:文化大革命問題;廬山會議問題;“同案人”之間的問題。審查方法是:他們先提出問題;我寫交待材料;核實審定材料。如果雙方有不同意見,可以討論、補充和修改,談過的東西可以回過頭來再談,寫過的材料可以反覆修改。他們不強迫我作“完全徹底”交待,只要基本事實搞清楚就可以。我可以提出人證、證物、旁證,他們有時也給我看原始件。雙方同意的就定下來,有爭議的就暫時在一邊放放。”審查組甚至表示:“從材料上來看,你很早就與‘四人幫’斗,特別是和江青斗,為此你受到過打擊。現在不同了,你不要怕當反‘四人幫’的英雄喲!”“中央對你抱有希望,審查不是為了打倒你,而是爭取你。中央對你沒有預定框框。你是最有條件從寬處理的人,黨不會輕易拋棄任何一個可以挽救的幹部。”等等。(頁768、772)1980年4月中紀委常委萬毅專程到秦城監獄與邱會作談話,表示說:“你被關押的那天說過“三個相信”,相信毛主席,相信黨,也相信你自己。你今天還應該堅持這個信心。你被關了十年了,現在是關鍵時刻。我們的工作,與其說是對你的審查,還不如說是對你的挽救,你的問題會很快得到處理。我看了有關你的大量材料,相當多的事情你已經說清楚了,現在有人看重的是總後死人了。從領導責任上來說,總後系統死的人可以追到你的頭上。可是從法律上來說,推給你不合適,也不符合事實,中央決定對此不追究刑事責任。林彪主管軍隊十幾年,你參與軍委工作,不能說沒有干一點壞事。但是把林彪案全部攤開之後,你的事不僅少,和別人比較起來,有着很大的差別,甚至有本質的差別。”萬毅還說:“請你相信,中央對你的問題一定會處理得很好的。中央對你的寬大,對你今後安排之好,可能連你自己都不會想得到。我們要通過對你的問題的處理,讓大家看到,實事求是是現在黨中央決策的基本方針。我們希望你對自己的前途不要失掉信心。情況會好起來的,以後我們還有見面的機會。”(頁774-775)

但是1980年6月後,中紀委的態度完全變了樣。中紀委正式向邱會作宣布“你從一個窮苦農民出身的士兵鍛煉成高級領導幹部,難能可貴。但很可惜,不能為黨工作了。過去我們說過,能夠為你爭取到寬大處理,會感到高興,對黨也是個貢獻。這話絕不是什麼手段,而是按照事實和黨的政策,說了帶有個人感情色彩的話,但是現在無能為力了。一個幹部可以有自己的思想,但要服從組織,遵守紀律。”“中央對你的政策都向你說了,許多話可不是我們這些人能夠說的,只是向你傳遞。萬毅同志代表中央和你談過話,相信你心中有數。但事情是變化的,與其有一手準備,不如做兩手準備。是否公開採用刑事審判或其他方式,希望你作好思想準備。無論今後發生了什麼事,都不要往絕路上想,要有信心活下去。”正如邱會作所言“因為它已經不是單純的案子,而是變成了一個政治上要用的工具了。”(頁777-778)

顯然,中紀委的審查的過程和結果前後矛盾,開始時表示要實事求是,把歷史的問題搞清楚,要寬大處理,甚至還明確表示“中央決定對此不追究刑事責任”等。但是後來卻完全變了調,強調“要作好兩手準備”,也就是不排除“刑事審判或其他方式”云云。為何會出現前後反差如此強烈的結果?據邱會作事後了解,中共中央恢復中紀委時,是黃克誠出任中紀委常務書記,而黃克誠是一個實事求是、敢于堅持自己主見、敢於說真話的人。但是遺憾的是,他的主張因為種種原因並沒有為黨中央所採納。他剛直不阿的性格曾招來毛主席的忌恨,這次也招來某些“大人物”的不快,讓這位黨內少有的頭腦冷靜、思想深遂、經驗豐富、胸懷開闊的人很快就離開了中央領導工作崗位,在黨的改革開放事業中最需要他這樣的人的時候,讓他退回家裡過早地“休息”了。另據筆者所知,黃克誠曾在中紀委審查後曾提出,黃吳李邱四人應該免予起訴,無罪釋放。但是黃克誠的設想立即被鄧小平所否決,鄧讓彭真出任“兩案”審判指導委員會主任,王鶴壽任中央審查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案件領導小組副組長,實際上架空了黃克誠。鄧小平就是要將黨內矛盾和路線問題變成刑事犯罪問題,以法律手段解決解決黨內爭端。所以,即使中紀委的審查工作將整體事件調查得較為清楚了,但是在政治決定一切的前提下,他們依然還要不顧基本事實硬往刑事犯罪上面套。這也是為什麼有了“兩案”的審判和判刑。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程光 《邱會作與兒子談文化大革命--心靈的對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