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晚清大佬們最後的歸宿 令人扼腕

康有為

墓在青島,文革中被拋骨揚場,革命群眾舉着他的頭顱和白髮,遊街示眾。據說還是守墓人將其殘骸收攏,又埋入墓穴。(《往事並不如煙》時報版P292)

李鴻章

墓在安徽合肥東鄉夏小影(現大興集),這一帶安葬着宋代名臣包拯和朱元璋部下大將張得勝,待到李家墓地落成,當地有了一里三公的說法。

1958年,當地人民公社挖墳取寶、興辦工廠,他的遺骸被從墓地掘出,老人記得,當時被稱為“漢奸賣國賊”的李鴻章穿着黃馬褂的遺體保存完好,狂熱的人們用繩子拴着遺體,掛在拖拉機後面遊街,直到屍骨散盡。

陪綁遊街、同時粉身碎骨的另一具遺骸,是他摯愛的趙夫人。同年,全民大鍊鋼鐵,合肥鋼廠興建起來了。鋼廠就把挖掘一空的李鴻章墓地划進廠區。

今天的合肥人,不僅不再簡單地說李鴻章是“賣國賊”,還策劃打李鴻章牌,整合旅遊資源,發展地方旅遊經濟,提高城市的知名度與開放度。他們恍然大悟,“原來李中堂是位給合肥人長臉的鄉前輩啊!”前些年,合肥城區改造,動工的街坊涉及到李鴻章故居。

經過有關人士多方呼籲,早已殘破不已的故居終於保存下來,並修建成陳列館供人參觀。李鴻章墓地也將由故居陳列館主持修復。故居陳列館裏,有一件帶着長長血跡的黃馬褂,這是複製品。上了年紀的人記得,在從前李鴻章的祠堂里,保存着李鴻章馬關談判遇刺時的原件血衣。(《天公不語對枯棋》P43、P44、P48)

馬新貽

葬于山東馬垓,李鴻章親書楹聯……其墳不久即有盜墓者關顧,日本侵略中國時,又遭日軍掘墓尋寶,文革期間,又被紅衛兵拋骨揚屍。墳前牌坊、御制碑盡皆砸碎,石人、石馬蕩然無存。如今,僅剩下一座荒冢和一塊殘碑,在凄涼的荒野中對天哭泣。(《刺馬案探隱》P134)

丁汝昌

1959年冬季的一天,安徽省無為縣鄉間一處山坡地,鍬稿聲在荒野里顯得格外刺耳,一群人費力地挖着什麼。油着黑漆的棺木被從地下毫不留情地掘出,撬開,裏面是一具頭戴瓜皮小帽,身着黑色斂衣的軀體,棺中除了一把拂麈,再也沒有什麼陪葬品。

很快相鄰的棺木也被挖出,人們從這兩具屍體上把值錢的東西掠去後,拖到一旁點火焚燒。棺木劈了,成為公社食堂的桌凳,其他值錢的東西賣了,為公社換來了一輛鳳凰牌單車。這天被毀掉的即是大清北洋海軍提督丁汝昌和夫人魏氏的墓冢。(《沉沒的甲午》P280)

黎元洪

風雨蒼黃黃的1966年,後輩鄉黨一舉搗毀了其在武昌南士宮山上的前大總統黎公墓,所幸還留了個囫圇屍首,浩劫過後還能被本地政府重新築墓安放。

1981年,為紀念辛亥革命七十周年,武漢市人民政府在原黎墓後側重建黎的新墓。不知是選址有誤還是施工有瑕,墓丘不久即塌陷。四年後該市又撥款重修了黎墓,並在墓前立起了“大總統黎元洪之墓”碑。(《文武北洋》P59)

張之洞

墓在河北省南皮縣,黎元洪的恩師、清末最主要的漢族大臣,不光被當地的革命小將搗毀,而且,其尚未全腐的遺骸竟然被拖出陰沉木的棺槨被並其後裔拖在地上“遊街示眾”!

張之洞的重孫張遵埏老人口述:那時他剛自原籍河北南皮被“落實”回青島原單位。1957年他被劃為“老右”是天經地義的,因為他既有嚴重的歷史問題(除了曾祖父為大壞蛋張之洞外,他本人還在49年前擔任過天津廣播電台的公職),還有現行的反黨言行(他曾和妻子把一位哭哭啼啼的鄉下女人領進家中管了頓飯,而那位女人是被鄰居的廠長拒之門外的前妻)。

記得在車間里,這位民國時代畢業於北京朝陽大學的名門之後對我講過,“文革”中他被遣返原籍後,曾眼見曾祖大人的帶着枯黃髮辮的頭顱被當地“紅衛兵”從墓中掘出來並滿大街地當球踢來踢去。

張家祖塋好大一片,其祖輩、父輩的墓里均有不少陪葬品,惟最大的張之洞墓,棺木里卻什麼珍寶也沒有,這當然很令“革命小將”們失望。在場的張之洞後人,只有連當地的“地、富、反、壞、右”也瞧不起的他和他的一個有些瘋癲的老叔——張之洞的一個孫子。

後來,他奉命用一張席子卷埋了這位老叔,再後來,又用同樣的方法埋了自己的妻子——賢妻實在受不了“貧下中農”們對自己和對丈夫的折磨,趁他實在熬不住昏睡片刻時,自懸於樑上。話到“文革”時的經歷,老人每每搖晃着花白的腦袋哽咽起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