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楊成武:張愛萍文革倒台幕後幫凶

「設立專案組審查幹部,姑且不論這種方式在法制社會中是否合理,令人不能理解的是,『文革』中相當的一批專案組,他們不僅不尊重事實,而且還要捏造事實;千方百計的逼迫、誘導證人做出偽證;甚至毫無顧忌地要求像公安局這樣的司法專政機關篡改檔案,編造歷史;即使事實已經證明了被審查的幹部沒有問題,純屬是冤假錯案,也要誤導所在單位,繼續折磨他們。這究竟應該如何解釋? 尤其令人痛心的是,他們不是我們看到的地痞流氓、土匪無賴,而是黨的高級幹部!是中央委員!是老紅軍!是三八式!」

1964年,羅瑞卿、張愛萍(右二)陪同林彪、賀龍視察軍校

這部書(張勝:《從戰爭中走來:兩代軍人的對話》,北京:中國青年出版社,2008年1月北京第1版)能夠在中國大陸境內公開出版,純為一個異數。

這並非一部普通常見的那種回憶錄。這是一位有獨特思想的兒子,與父親的對話錄。

父親張愛萍,中共上將。文革前的軍委辦公會議成員,副總參謀長,國防科委副主任。文革後的國務院副總理,軍委副秘書長,國務委員兼國防部長。

兒子張勝,上世紀80年代曾任總參謀部作戰部戰役局局長。在上級決定擢升其為作戰部副部長兼戰役局局長、戰略研究室主任之際,毅然離開軍隊走入民間下海。

張愛萍的獨立人格,貫徹一生。

例一,晚年與張勝談到與鄧小平的關係時,張勝問父親:“鄧小平1975年搞整頓,你和萬里、胡耀邦、周榮鑫被譽為是鄧小平的四大幹將,你知道嗎?”不想張愛萍忿忿然:“什麼鄧小平的四大幹將?他們是不是我不知道。我不是!我誰的人也不是!”“說我是鄧小平派,是他手下的四大金剛,這是對我的侮辱!一個人怎麼能成為某一個人的工具、信徒呢?這是把自己的人格都貶低了。對的、正確的,我能跟着你,不對的、錯誤的,我怎麼能跟着你呢?”(《從戰爭中走來:兩代軍人的對話》頁396―397。以下引文同出自該書,僅注頁碼不再注出處)1989年,張愛萍就沒有跟。(頁420)

例二,在上世紀80―90年代,當整個解放軍都浸泡在商海之中時,張愛萍在軍委常務會議上說:“軍隊和政府經商,勢必導致官倒,官倒必然導致腐敗。穿着軍裝倒買倒賣,是軍隊的恥辱,國家的悲哀。提倡部隊做買賣賺錢,無異於自毀長城。”“我們在軍委工作的人,如果連這些都制止不了,這樣搞下去,將來發生了戰爭,該殺誰的頭?首先該殺我們的。殺了我們的頭,還要落下罵名、醜名、惡名!連屍首都要遺臭萬年!”“到時候,怪不得別人要打倒你!”(頁466)

張勝的獨特思想,表現在他對當代中國一些政治、社會問題的認識、當代中國一些風雲人物的評價上。如對華國鋒,張勝評日:“華國鋒是個質樸實在的人,在粉碎‘四人幫’的鬥爭中,起了決定性的作用,當代中國史因此改寫。但當他被推到領袖的位置,當他面臨著翻天覆地的歷史巨變時,人民要求他,必須具備時代感悟力和前瞻力,正確的,而且是果敢的,面對重大的變故,引領時代的潮流。遺憾的是,這一切,他都不具備。他被塑造教化得過於牽拘、陳腐而至麻木。他被淘汰出黨的領導核心是個必然。”(頁407)

此一評價,頗為到位。

對於文革史研究者來說,這部書最有價值之處,是引用了塵封已久的檔案資料,揭露了鮮為人知的文革時期總參內部鬥爭的實情。

張勝稱:“為了搞清這場劫難的緣由,探討造成這種醜惡現象的黨內生活的機制,我曾千方百計尋找有關迫害我父親的原始資料。不是因為仇恨,而是為了負責,對自己的良心,對歷史、也對未來負責。”(頁308)可惜的是,境內出版條件所限,張勝不能將迫害者直接點名,我們也就只能從蛛絲馬跡中猜謎。

查到的文件登記表明,早在1966年9月就在暗中布置收集張愛萍的所謂反黨言行,打印了“關於張愛萍問題”的報告初稿。張勝追問:“這是誰策劃誰布置的?”(頁308)

經查,時張愛萍仍為副總長、總參黨委副書記。同為副書記的是楊成武、李天佑、王新亭,楊是代總長,李、王同為副總長。

1967年1月,解放軍測繪學院(屬總參領導)造反組織抄了張愛萍家,並將張扣押。1月25日,總參文革辦公室傳達上面精神的電話記錄稱:“把張愛萍問題寫個報告,把他的錯誤講一講,他屬於反黨反社會主義反毛澤東思想的錯誤。我們本來要搞他,因為王(尚榮)雷(英夫)問題就擱下了。請×、×好好研究一下,可叫校、院去搞,先把他放回來。”(頁308)

這“上面”,指的是什麼人?

張勝查到的卷宗標明:

1967年2月15日《關於批判張愛萍的請求》報告:“張愛萍反對文化大革命,反對毛主席,反對林副主席,問題性質十分嚴重,要求召開黨委擴大會議,對他進行追斗和揭發批判”。

“簽名。上面有林彪圈閱”。(頁309)

誰的簽名?張勝沒有說。當時誰能代表黨委簽名?根據歷史資料,我們只能推測是已於1966年12月被任命為總參黨委書記的代總長楊成武。

3月8日,揭批“反黨分子張愛萍”的“追斗會”拉開帷幕。張在會上檢查稱“我擁護總參黨委把我作為批判對象的決定。同志們給我寫了許多大字報,促使我重新認識自己,在文化大革命中徹底改造世界觀,保持革命晚節。”(頁309)

同日,葉群收到一封信:“葉群同志請轉林副主席:現將張愛萍的反黨言行、信件、在文件上的批語等反黨材料選印了若干份呈上,請閱示。現送上兩份,請林副主席批呈主席一份。此致敬禮!”(頁310)

3月9日,林辦又接到電話,一是問對送上的信有什麼精神?再是請轉告葉群同志,要求儘快解除張愛萍的職務,停職反省。(頁310)

“又是他,迫不及待了”。張勝說。(頁310)這個“他”,如無意外,指的還是楊成武。

同日,總參電話記錄:“傳達首長指示,以黨委名義寫一個報告。根據張愛萍錯誤嚴重程度和態度惡劣的情況,會議一致要求,建議將張愛萍停職反省。這事,首長同葉群同志講過。葉群同志說,儘快寫個報告,報林副主席批一下,再送主席批。“(頁310)

在總參,楊成武是一號首長。可簡稱之“首長”的,非他莫屬。

3月10日,以總參黨委名義給“林副主席”,並報“毛主席、中央軍委”《關於張愛萍停職反省的請示》送到葉群處。其中寫道“張愛萍明目張胆地把攻擊的矛頭直接指向我們偉大領袖毛主席,公開的為劉、鄧和彭羅陸楊鳴冤叫屈”,“問題是十分嚴重的,是一系列的”,“至今還對黨採取對抗態度”。

林彪3月16日批示:呈主席閱。毛澤東在兩個半月後批示:此件壓了很久,今天才看了一遍,現退還。5月30日。周恩來批示:周恩來已閱。(原件未註明日期)(頁310)

張勝說:“什麼意思?他們同意了嗎?不好說;那他們不同意?也不好說。按慣例理解是三個字:‘知道了’。如果你非要說,是經過某某批准的,也無大礙。這也是一種藝術”。(頁310)

3月29日,《建議成立張愛萍問題專案組》的報告上送。林彪批:呈主席批示。毛澤東批:照辦。(兩人都沒有註明時間)(頁311)專案組的組長由總部一級領導人擔任。(頁319)這位“總部一級領導人”是誰?張勝仍然沒有點名。“總部一級領導人“是否就是總參領導人?我們不能肯定。

9月19日,專案辦整理出“張愛萍歷史問題材料”,對其黨籍問題、被捕問題、國民黨少將問題等提出懷疑。黨委領導人指示:“擬派人去上海調查張愛萍的歷史問題,查閱敵偽報刊、檔案和黨史絕密資料,提審在押人員等,請張春橋幫助。”並在公函上親筆批示:“同意寫信請春橋同志幫助。”時間是10月18日。(頁312)

我們已經指出,其實總參黨委“領導人”即黨委書記,就是楊成武。

12月14日,在偽蘇州反省院檔案中,發現了一個叫張瑞的人寫過一份自首書。南京軍事學院造反派送上報告:“張愛萍原名張瑞,曾在偽蘇州反省院自首。”又是這個領導人批示:“這是提供了一個很重要的線索,應立即派得力的同志去追查清楚。並將此件送軍委辦事組全體成員。”(頁312)

經查核,當時的軍委辦事組組長,就是“這個領導人”楊成武!副組長吳法憲,成員葉群、邱會作、張秀川、李天煥、劉錦平。

12月18日,這個以楊成武為組長的軍委辦事組向中央報告:“將張愛萍隔離審查”,因為“張愛萍問題專案小組審查張反黨罪行和歷史問題時,發現張愛萍有特務嫌疑和假黨員問題,他還和潘楊案件有直接牽連……軍委辦事組討論,同意總參黨委的建議,將張愛萍交由北京衛成區看管,隔離審查。”林彪批示:呈主席批示。林彪28日。毛澤東圈閱。(頁312)

12月26日,張愛萍被宣布正式逮捕。

1968年1月6日,專案組正式上報了《關於張愛萍假黨員問題的定案報告》。稱“張愛萍從來沒有參加過中國共產黨,是一個混入黨內的假黨員。”次日,“就是前面提到過的這位總部領導人”(張勝語),會同吳法憲把這份報告批呈上送。他親筆寫道:“林副主席,並中央:在鐵的事實面前,張愛萍自己供認他1926年入團和1928年入黨是編造的。他不是團員,也不是黨員,是在1930年來到閩西時混入黨內的。即呈主席、總理、伯達、康生、江青、富治、葉群、東興同志閱示。(他和吳兩個人簽名)一月七日”(頁321―322)

“這位總部領導人”,毫無疑問,指的仍然還是楊成武。

1968年3月24日,發生了“楊余傅事件”,楊成武自己倒台了。張勝說:“‘文化大革命’又一次戲弄了左派自己。”

楊成武倒了,張愛萍的事還沒有完。直至四年之後,1972年11月22日,方被周恩來批准解除監護。1972年12月9日,正式通知恢復使用“張愛萍”這個名字(前此,在監護期間,使用的是“張緒”的化名)。

1975年3月8日,張愛萍重新恢復工作,被任命國防科委主任。這一天,距他被打倒解除職務差10天整整9年。7個月零25天後,毛澤東在狀告他的信上連續四次批示,他又被第二次打倒,這是後話。

關於文革中的“專案審查”,張勝在書中慨嘆道:“設立專案組審查幹部,姑且不論這種方式在法制社會中是否合理,令人不能理解的是,‘文革’中相當的一批專案組,他們不僅不尊重事實,而且還要捏造事實;千方百計的逼迫、誘導證人做出偽證;甚至毫無顧忌地要求像公安局這樣的司法專政機關篡改檔案,編造歷史;即使事實已經證明了被審查的幹部沒有問題,純屬是冤假錯案,也要誤導所在單位,繼續折磨他們。這究竟應該如何解釋?尤其令人痛心的是,他們不是我們看到的地痞流氓、土匪無賴,而是黨的高級幹部!是中央委員!是老紅軍!是三八式!是貧苦的無產階級!他們曾受黨的多年教育,經受了土地革命戰爭、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的洗禮;他們都曾在中央軍委、總參謀部、總參謀部二級部這樣地位顯赫的部門工作過;他們中有的人甚至佩戴過黨和人民授予他們的上將軍銜!他們真的是以為黨內混入了許多敵人,還是為了迎合某種政治勢力的需要,或是為了個人向上爬的野心,才密謀策劃、相互配合,做出如此殘忍和下作之事。他們究竟是怎樣的人,懷有怎樣的企圖,我想知道。”(頁328)

張勝想要知道的,我們同樣想要知道。

惟張勝沒有說出來且更重要的是,“上將”充其量只是一名打手,有關張愛萍問題的重要報告,均經毛澤東本人圈閱同意。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是誰要打倒張愛萍?——<從戰爭中走來兩代軍人的對話>試解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