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匪夷所思 政法系高官趙黎平越過的嗰啲高「坎」 咁多命案

——匪夷所思 趙黎平在公安廳長任上越過的嗰啲高「坎」

​2017年5月26日上午,山西省太原市中級人民法院遵照最高人民法院院長簽發的執行死刑命令,對內蒙古自治區政協原副主席、原自治區公安廳廳長趙黎平執行了死刑。

趙黎平於2015年3月20日在赤峰市境內涉嫌故意殺人被公安機關羈押。

趙的生命終結在了66歲這年。

從警40年,趙於2005年至2012年擔任公安廳長,做了7年的內蒙警隊‌‌“一哥‌‌”。這期間,內蒙發生過幾起牽涉警界的大事,包括公安局長殺高官、被江湖騙子蒙蔽,呼市公安大樓被炸掉為‌‌“西北第一高樓‌‌”的獻禮工程騰地、涉‌‌“萬里大造林‌‌”,趙黎平被受害群眾長期舉報等,均安然度過。

而呼格吉勒圖案‌‌“真兇‌‌”現身時,他正在廳長任上,呼格錯案當年辦案人員未受調查處罰甚至升遷,鬧得全國沸沸揚揚的杜文公款行賄案,趙本人被杜文當庭指控曾‌‌“收130萬公款向公安部行賄‌‌”。

趙黎平的仕途似乎沒有受到任何影響。2010年,他擔任了內蒙古自治區政府副主席,躋身‌‌“副省級‌‌”高官行列,2012年調任自治區政協副主席閑職,隨後平安退休。

2014年到2015年,本人因呼格吉勒圖案、趙黎平案等,近10次赴內蒙採訪,曾在自治區公安廳附近某賓館入住並暗訪(該賓館緊鄰公安廳,有信源稱趙命案受害者曾在該賓館擔任過服務員)。

這期間,本人與內蒙退休高級檢察官滑力加有過多次交流,趙在赤峰殺人,完全在他意料之外。

‌‌我形容這叫‌‌自爆‌‌,滑力加講。要唔係這個比電影情節還匪夷所思的事情發生,趙似乎能夠繼續頂着打造內蒙警隊快速反應能力,命案破案率遠超西方國家的光環,安度晚年。

滑力加先生就係網民一度非常熟悉的‌‌“滑檢‌‌”,因高調與當地司法機關‌‌“死磕‌‌”而聞名。

滑檢2016年9月5日不幸因病去世,享年63歲。

我根據實地採訪以及公開資料梳理,總結了趙黎平在7年廳長任上,跨越的幾個‌‌“大坎‌‌”。

公安局長殺市委副書記後自殺

2008年2月5日下午,呼和浩特市市委副書記王志平在辦公室被害,兇手係呼市公安局經濟技術開發區分局局長關六如。同時遇害的還有自治區地稅局呼市稽查分局35歲的女幹部王英。關六如殺死兩人後,飲彈自盡。

案發現場共有三具屍體,靠近走廊門口的係王英,身中兩彈;辦公桌後面的係王志平,身中三彈;關六如坐在向南的沙發上,頭中一彈。關六如右手持七七式手槍,槍內尚有一顆子彈,左手持有一個壓滿子彈的彈夾。

內蒙古自治區公安廳的情況通報稱,16時20分,自治區110接到報警,稱市委大樓發生一起槍殺案。幹警迅速趕往現場,‌‌“公安廳長趙黎平親自上陣‌‌”。

2007年9月21日,在內蒙古自治區公安系統先進集體、先進個人表彰大會上,關六如還因在‌‌“內蒙古自治區成立60周年慶典活動‌‌”的安全保障工作中有突出貢獻,榮立個人二等功。

1998年9月,王志平出任呼和浩特市檢察院檢察長。2000年曾在最高檢察院掛職鍛煉七個月,任偵查監督廳副廳長。2001年9月起,王志平歷任呼市市委常委、秘書長,市政府常務副市長,市委副書記,市紀委書記。

通報稱,關六如行兇殺人的原因被歸咎於因受過處分、對被免職不滿以及個人生活不幸福。

據該通報,2004年,關六如在辦理一起傷害案件時違紀,被呼和浩特市紀委、監察局給予黨內嚴重警告處分、行政記大過處分。時任中共呼和浩特市委副書記兼紀檢委書記的王志平,主持召開了給予關六如處分的會議,簽發過對關六如的處分決定。

2007年10月,關六如被免去局長一職。對此,關六如不服氣,多次找領導上訪。當年11月,關六如給市黨政領導寫信,表達不滿,聲稱若得不到正確對待,將辭去公職、退黨。

通報還稱,關六如謀殺的目標就係王志平,目的就係報復。

不過,《財經》雜誌報道,關六如此次行兇,或源於買官不成,遂起殺心。更有傳言稱,關六如欲行兇的對象並不限於王志平一人,其自殺前曾留下遺書及買官的送禮列表,涉及當地多名高層官員。

2004年,內蒙還發生過一起公安局長殺人案。時任呼和浩特市公安局南地分局局長梁冠中,因‌‌“二奶‌‌”(和林格爾縣公安局一位幹警的妻子)逼婚殺人碎屍。

還有一起涉及內蒙官場的命案發生在2001年。這年的12月19日晚23時30分左右,自治區政府呼和浩特賓館發生一起重大火災。呼和浩特市委常委、副市長林選才在火災中遇難,林係中組部剛到內蒙不久的掛職幹部。

呼市坊間似乎並不太信服官方通報的公安局長殺市委副書記、掛職副市長在賓館失火中死亡這兩起案件中的細節,認為還有很多謎團沒有解開。

‌‌趙黎平作為時任公安廳領導,一定掌握這兩起疑案背後沒有披露的信息(註:2001年趙任公安廳副廳長),希望今後對他的調查,能揭開這兩起案件不為人知的秘密,‌‌內蒙司法機關一位資深人士告訴我。

炸掉首府公安指揮大樓為騙子鋪路

2005年3月,趙黎平就任內蒙公安廳長。

就在這一個月,呼和浩特市來了一位名叫‌‌“鄭澤‌‌”的港商,自稱香港金鷹國際集團投資有限責任公司董事局主席,他帶來一個宏大的項目規劃,在呼市商業繁華區蓋‌‌“西北第一高樓‌‌”———金鷹國際CBD(中央商務區)。樓高169米,建築面積65萬平方米,投資53億元,兩年建成。

這一‌‌“大手筆‌‌”立即引起呼市政府重視,當年就被列為向2007年內蒙古自治區成立60周年獻禮項目。

2005年5月17日凌晨,剛建成四年的呼市公安局11層指揮大樓被爆破,目的係給‌‌“西北第一高樓‌‌”騰地方。此後,原市政府大樓、龍海商廈、第一人民醫院保健樓、市公安局的三棟宿舍樓相繼拆除,‌‌“鄭澤‌‌”在首府的中山西路黃金地段得到了50多畝土地。

‌‌“金鷹公司‌‌”在呼市獲得了一路綠燈的待遇,很快就違規辦理齊全了各種證照。

儘管獲得了種種不可思議的優惠政策,‌‌“實力雄厚‌‌”的金鷹公司卻無資注入,‌‌“西北第一高樓‌‌”很快成了爛攤子。

炸掉公安局指揮大樓後,新樓動了幾鍬土就沒了影子。在兩年時間裏,呼市公安局的辦公場所分散租賃了十幾處。

據媒體報道,‌‌“木匠不急政府急‌‌”的局面出現了:市裡墊錢墊料幫着建,到最後乾脆全盤接過來替他建。眼看‌‌“王木匠‌‌”無錢建設‌‌“西北第一高樓‌‌”已成事實,政府也只能想方設法幫他。

後知後覺的警方後來調查發現,‌‌“鄭澤‌‌”原名王細牛,1958年生於湖北省黃梅縣龍感湖農場,讀了五年小學,13歲學木匠,1974年成為農場木工,當地人都叫他‌‌“王木匠‌‌”。

2000年,‌‌“王木匠‌‌”往河北省石家莊市遷了假戶口,改名‌‌“鄭澤‌‌”,年齡縮小11歲。警方發現,‌‌“王木匠‌‌”有6個名字:王細牛、王亞偉、王世偉、舒兵、王偉、鄭澤。每個名字都註冊了一家公司,娶了一個‌‌“老婆‌‌”,其中有4個‌‌“老婆‌‌”給他生了孩子。

‌‌“王木匠‌‌”的香港金鷹公司,係一家1萬元港幣註冊的‌‌“三無‌‌”公司,無辦公場所,無資金,無工作人員。

當年《新京報》的評論里有咁一段:要弄清楚香港係否有個‌‌“金鷹集團‌‌”、董事局主席係邊個,應該唔係一件難事,一個電話、一份傳真就可以搞定。為咩兩地政府都不願意去查證一下,任這個木匠在自己眼皮底下呼風喚雨,危害一方,甚至連社會開始懷疑其真實身份及意圖時,還力撐這個騙子?

時任公安廳廳長趙黎平在這起政府被詐騙的案件中,參與程度如何,尚不得而知,畢竟受騙的主體係呼市的黨政部門。不過,首府公安局指揮大樓以及市局宿舍樓因此被炸掉,呼市的警隊中樞,竟然有兩年時間,不得不分散於十幾處辦公,對於內蒙警界、以及趙黎平這位新上任的‌‌警隊一哥‌‌來講,確為一樁大糗事。

‌‌萬里大造林‌‌被反覆舉報

作為內蒙公安廳長,趙黎平在‌‌“萬里大造林‌‌”騙局中扮演了咩角色?他為咩會成為被受害群眾不斷舉報的對象?許多謎團尚待解開。

截至2007年8月,名噪一時的‌‌“萬里大造林公司‌‌”,通過公開向購買人承諾林地8年後每畝林木蓄積量達到12立方米,10年達到15立方米等‌‌“高回報零風險‌‌”的手段,總計向社會銷售‌‌“林地‌‌”45萬多畝。

有關部門最終以‌‌“團伙傳銷形式實施非法經營活動‌‌”給‌‌“萬里大造林‌‌”做了定性。此案在全國影響重大,案件涉及12個省、自治區、直轄市的3萬多名受害群眾,涉案金額高達12.7億元。

‌‌萬里大造林‌‌的善後,至今還未完結。而在這過程中,時任內蒙公安廳廳長趙黎平被受害群眾多次聯名舉報。

2011年11月24日起,‌‌“萬里購林客戶‌‌”聯名的一份名為《強烈要求儘快對趙黎平的違法亂紀行為進行立案審查》舉報信開始在網路上流傳,該信件主送中紀委、監察部,以及時任內蒙黨委胡春華書記。

內蒙政府與萬里購林代表協商達成過一個‌‌“先進行資產評估,後確定還款金額‌‌”的‌‌“和諧、雙贏‌‌”善後方案。

舉報信稱,趙黎平為了竭力掩蓋自己造假毀林、違法辦案、資產流失和損毀,以及挪用‌‌“涉案資金‌‌”等一系列違法違紀行為,違背集體領導原則,利用個人手中的權力,欺上瞞下,指揮和操縱內蒙公安系統以及所謂的‌‌“資產管理人‌‌”對善後工作施加干擾,置阻力,甚至不惜動用警力拘捕和阻截依法上訪的萬里客戶,慫恿並暗中操縱對林業資產的‌‌“假評估‌‌”,致使萬里善後工作至今仍然舉步維艱。

舉報信將趙黎平的‌‌“違法事實‌‌”歸結為四個方面:一、暗箱操作假拍賣;二、資產嚴重流失;三、‌‌“長時間,大範圍‌‌”的設備損毀觸目驚心;四、涉嫌非法挪用被凍結的管護資金。

趙黎平涉嫌故意殺人案發後,本人曾接觸了數位內蒙政界以及司法界人士。普遍的睇法係,萬里大造林事件‌‌“水很深‌‌”。

內蒙司法系統一位人士透露,他曾和內蒙高院一位領導交流,當提及萬里大造林時,對方勸他唔好聯想,‌‌“唔好再提‌‌”。

呼格案和杜文案

2005年,內蒙古系列強姦殺人案兇手趙志紅落網,其本人交代,自己才係1996年‌‌“4.9‌‌”女屍案的‌‌“真兇‌‌”,而非已被執行死刑的呼格吉勒圖。趙志紅在在看守所羈押期間,曾寫下‌‌“償命申請‌‌”,願意為該案負責。

​趙志紅落網的這一年,趙黎平履新公安廳長。

1996年呼格案專案組組長馮志明,當年被譽為破獲呼格案的第一功臣,2005年時任賽罕區公安分局局長。

據多方信源,證實在趙志紅供出自己係‌‌“真兇‌‌”後,檢方、法院均有重啟呼格案再審的動議,一位法院領導還建議呼格案‌‌“異地再審‌‌”。

‌‌“公安機關成為重啟呼格案的重要阻力,‌‌”多位內蒙司法界人士告訴我。

馮志明不但沒有受到調查,還力圖阻撓對趙志紅的審訊,甚至有警界人士擔心,馮會‌‌“殺人滅口‌‌”。

在趙黎平擔任廳長期間,馮甚至得到了嘉獎和升遷。

2007年9月,由於在自治區成立60周年慶典安全保衛工作中‌‌“表現突出‌‌”,獲內蒙古自治區公安廳一等功。

2012年,馮志明升任呼和浩特市公安局副局長。

直至2014年底,呼格吉勒圖案再審宣告呼格無罪後,馮志明才因涉嫌職務犯罪,被帶走調查。而這時趙黎平已經退休。

內蒙司法系統一位資深人士向本人分析了趙黎平與呼格案的關聯性。‌‌“那段時間(趙志紅供認自己係‌‌”真兇‌‌“),官員升遷調動的比較頻繁,給了啲實權人物權力尋租的機會。稍微有問題的人被貶被撤,嗰啲有問題的人,卻可以帶病提拔,馮志明出了咁大問題,為咩還能提拔,不送錢怎麼行?他錢送給邊個了呢?‌‌”

這位人士暗示馮志明向趙黎平行賄,但本人接觸的證據尚無法證實這一指控的真實性。

不過,在涉及‌‌公款送禮‌‌的杜文案中,被告人杜文在庭審中,多次直接指控趙黎平收了130萬的公款,用於向公安部行賄,並有錄音為證。

庭審筆錄顯示,杜文供述,趙黎平要去打點的這個人喜歡古董。該官員挑一個130萬的銅鼎。‌‌你把錢給我,我買了送給他。‌‌趙黎平告訴杜文。

而在此前供述中,杜文關於這筆款項的去向有過多次講法,均未提及趙黎平的名字。

本人通過知情人士獲悉的庭審記錄顯示,警方第一次問及杜文關於130萬公款問題,提訊人正係時任賽罕公安分局局長馮志明。

審了很長時間,杜文一直保持沉默,講這事兒要跟公安廳講。

第二次係在2010的5月17號,公安廳派來兩個辦案人員,和馮志明一起提訊杜文,核心問題就係讓杜文把這130萬的問題‌‌“死扛‌‌”下來。杜文稱,他連自己的房產都被封了,‌‌“我拿咩扛啊?‌‌”對方警告杜文‌‌“好自為之‌‌”。

杜文在庭上供述,他在看守所被警察打傷,在送去醫院的路上還被威脅,‌‌“別你媽胡講八道,這次係打斷你的腰(腿),下次擰斷你的脖子!‌‌”,警察還以杜文妻子和孩子的人身安全威脅他。

在杜文眼裡,趙黎平係一個心機很重的人,敏感,謹慎,做事手段狠,反偵察能力強。與杜文約見面的時間、地點都係他定。

杜文的妻子形容,趙黎平辦事的特點就係‌‌‌‌,一般不會提前通知或打電話。

‌‌“在與杜文關於130萬公款的聯繫中,基本都係杜文主動給他打電話,‌‌”杜文妻子告訴我。

‌‌“我無意中聽過他們之間的通話,杜文在電話里講,‌‌‘趙廳長,咩時候有時間見個面啊。’趙黎平的回答一般係,‌‌‘等着,等消息’。‌‌”

杜文供述,相關錄音記載了時任自治區政府秘書長烏蘭巴特爾當著他的面,打電話給趙黎平,讓其放心去協助辦理到北京送禮事宜的情況。

根據杜文供述,被刪除的錄音證據里有烏蘭巴特爾的一段話,在2010年4月1日烏蘭巴特爾對杜文和武志忠(內蒙古自治區政府原副秘書長,後因受賄等罪被判無期)講:‌‌“第二個話呢,咱們現在花的錢給這次公安400萬,給這邊係120萬,200萬,剩下評估費用係80萬,還有個100多萬係咱們的差旅費。‌‌”

這段錄音後經有關部門進行了恢復,顯示上述這段話,確實存在。

杜文的辯護律師徐昕、王甫申請對該段錄音進行聲紋比對鑒定,以判斷上述內容係否出自烏蘭巴特爾之口,合議庭經研究同意了辯護人鑒定申請。

但烏蘭巴特爾拒絕配合聲紋鑒定。

20104月初,杜文接到趙黎平的電話。趙開着一輛很破的白色別克公務車,到交通廳門口的馬路邊進行交接。據杜文回憶,當時風很大,他提了一個裝着130萬現金的大布袋子,上了趙黎平的車,杜文坐在副駕駛上,和趙黎平還聊了一陣。用杜文的話講,趙非常狡猾,他防範着對方係否攜帶錄音設備,也不同意打收條。‌‌在我上車之前,還重重地在我身上拍打了幾遍,估計就係查有無竊聽設備。‌‌

杜文透露,趙黎平堅持健身,身體狀況很好。

‌‌他右手肘的袖籠里,常年藏着一根鋼管。‌‌

微博救夫多年的杜文妻子偉華,在趙黎平被執行死刑當天寫了咁一條微博。

她在‌‌“真相已死!‌‌”的這個帖子里描述:

之前從多個途徑得知,趙黎平早已承認收了杜文案中的130萬,可相關口供至今不予調取,法官曾講會親自提審趙了解實情,之後不了了之。現在杜文替高官頂罪,趙已死,武志忠也癌症晚期即將落幕,杜文的錄音筆被調包,這個秘密也正在走向死亡。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文三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