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林傲霜:政府禁言如不加制止 它下一步就要滅口了

——不可對法西斯暴行保持沉默

他是八九六四愛國學運的親歷者。目睹了那場驚天的慘案後,-直在成都為弱勢民眾,上訪冤民代言、發聲,告狀打官司,分文不收,還倒貼錢。面對暴政他機智幽默,承租了幾畝土地種花自稱為「城市勞改農場」。公開的聯繫電話,最末四位數為:8964。這些都弄得當局哭笑不得,早就想藉機整他。而民眾則呼之為「笑俠」。2009年筆者與其在成都「在水-方」茶園初次會面便一見如故,他戲稱筆者為「反革命老前輩」,其人幽默風趣可見一斑。

中國大陸四川省成都市的政治異議人士陳雲飛先生,今年5月因在被關押於成都新津縣看守所內時,適逢該所所長張林大駕光臨,巡視監倉。陳雲飛未向這個張林大人高聲呼喊“領導好”便被這伙悪警定為“觸犯所規”。並以此為由,對陳雲飛實施酷刑虐待,戴上手銬、腳鐐加以懲罰,為期兩周。代理陳雲飛案件的郭海波律師,在看守所會見陳雲飛時,發現陳雲飛不但身戴枷鎖。而且陳雲飛手腕已出現破損。因而會見時,看守所當局為掩飾其殘暴行為,遂給陳雲飛戴上護腕以遮掩傷口。郭海波律師隨後向看守所提出交涉。但所方態度極其蠻橫。並揚言:“不怕你們去告!”

5月19日中國民間權益組織“民生觀察工作室”引述成都律師郭海波提供的上述信息,向“自由亞洲電台”發佈了上述消息。立即引起世界輿論的關注。對成都新津警方如此非法施暴,殘害政治良心犯感到震驚和憤怒。這是一起不折不扣的法西斯暴行。腳鐐,手銬,法學上稱為“戒具”.按照中共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監獄法》第四+五條的規定:監獄遇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使用戒具:

(一)罪犯有脫逃行為的;

(二)罪犯有使用暴力行為的;

(三)罪犯正在押解途中的;

(四)罪犯有其他危險行為需要採取防範措施的。

同時並規定:前款所列情形消失後,應當停止使用戒具。

這幾款中就沒有“不向領導大聲問好”這-條。莫非成都新津警方認為“不向領導大聲問好”便屬“危險行為”么?成都的警察是太“膽小”了,還是太弱智了?即便如此,該監獄法又明確規定:“前款所列情形消失後,應當停止使用戒具”。就算陳雲飛當時沒向所長大人大聲問好,構成了“危險行為”(已堪稱滑盡天下之大稽的奇聞)。那麼所長大人離去後,這“危險”也就消失了。為何要持續兩周使用腳鐐、手銬折磨陳雲飛?這是哪家的王法?是從希特拉的奧斯威辛集中營抄襲來的,還是從斯大林的古拉格群島中繼承來的。不管是哪裡,都是百分之百的法西斯王法,才有如此霸道,如此殘忍,如此暗無天日。即便按你中共自己制定的“監獄法”也講不過去,也是違法的。

“法無授權不可為”,這是世界公認的法治準則。習近平先生不是說要依法治國嗎?但成都警方就在執法違法。可是事後面對陳雲飛先生的律師的嚴正交涉,他們竟然理不直而氣“壯”地宣稱“我們不怕告”。聽起來很“牛”,實則是色厲內荏。首先這些警察是-副十足的流氓無賴相。一副“我是流氓我怕誰”的樣兒。是以可恥為“光榮”的流氓勁頭。其次,這正好說明這些警察的法西斯暴行不是他們個人的行為,而是得到了“上面”的支持,縱容,至少也是“默許”的。用他們的話來說就叫“通了天”的。而奴才奉主子之命施暴,你吿他的主人能告得准嗎?所以他有恃無恐。這就是獨裁專制國家,權勢當局可以一手遮天的“特色”。

在鄧小平年代,由於當時中共還窮,需要國外的資金,援助,需要人家給它“最惠國待遇”之類的優惠,因而它們在侵犯人權、殘害民眾時還有所顧忌,尤其害怕造成所謂的國際“不良影響”。所以八九六四後方勵之尋求政治避難於美國大使館,最終還得以脫身赴美。然而二十多年後,中共對外勾結、利用貪婪的國際資本,對內靠低工資,低福利,低人權,大肆剝削中國廣大勞工的“剩餘價值”,用破壞生態資源,不惜高污染,預支“子孫飯”的代價而“悶聲發大財”成了暴發戶。因而他們現在仗着有錢,財大氣粗,可以用“大撒帀”來買得-幫窮國、小國的歡心,為其大唱讚歌,用大筆經貿訂單堵住-些民主國家領導人之口,對中國人權狀況的惡劣視而不見。於是乎他們便可以完全不要任何底線,不要任何執政的倫理道德,不懼怕造成任何“不良影響”而侵犯人權,鎮壓政治異議者。赤裸裸地實施法西斯暴行而毫無忌憚!所以才有2016年709對廣大律師也敢痛下殺手大肆抓捕。自那以後,在獄中對良心犯,異議人士,維權律師實施了比法西斯更法西斯的暴行。正如有人正確指出的那樣:這種“迫害與酷刑已超過了中共執政以來的任何時期。以前是殺,是改造,現在是讓你生不如死”。正如許多美國議員所指出的“中國最優秀的人,受到了最惡劣的對待”。這便中國異見人士目前最真實境況。特別在中國目前這樣-個拜金主義盛行,貪腐遍地,道德淪喪,信仰缺失的年代裏,只有政治異見人士,維權律師這些群體,才在以犧牲個人自由與家庭幸福來呼喚正義,但卻遭遇如此殘酷的迫害。實在令人髮指!

而陳雲飛先生是這個群體中十分優秀的佼佼者。他是八九六四愛國學運的親歷者。目睹了那場驚天的慘案後,-直在成都為弱勢民眾,上訪冤民代言、發聲,告狀打官司,分文不收,還倒貼錢。面對暴政他機智幽默,承租了幾畝土地種花自稱為“城市勞改農場”。公開的聯繫電話,最末四位數為:8964。這些都弄得當局哭笑不得,早就想藉機整他。而民眾則呼之為“笑俠”。2009年筆者與其在成都“在水-方”茶園初次會面便一見如故,他戲稱筆者為“反革命老前輩”,其人幽默風趣可見一斑。2015年陳雲飛先生與其他幾位維權人士,去為六四死難者掃墓。當局竟然把清明為逝者祭掃的千年習俗誣為“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而加以羈押。後來當局實在無法為該罪名找到半點依據,長期關押後,於2017年3月31日,由成都市武候區法院以當局慣用的“口袋罪”:“尋釁滋事罪”判處陳雲飛有期徒刑4年。判決後法官問他是否要上訴?陳雲飛大聲對曰“要上訴!判得太輕了,再判重點”!在那樣惡劣環境中,表現出對當局非法迫害的極端藐視,不愧是“笑俠”的錚錚鐵骨!

這樣優秀的中國公民,現在卻在監獄中被那群豬狗不如的惡警任意非法施以酷刑虐待!不要認為這是陳雲飛的事與你無關。一位牧師在納粹受害者紀念碑上留下了這樣的話:當初他們抓猶太人,我不說話,因為我不是猶太人;後來他們抓工會會員,我不說話,因為我不是工會會員;再後來他們抓新教徒,我不說話,因為我不是新教徒……最後,他們向我撲來,再沒有人為我說話了。多麼富有哲理的文字!黒暗的惡勢力之所以能猖獗一時,就因為有太多善良的人保持了沉默。縱容了惡行。有學者先賢也早就說過:當一個政府在禁言了。如不加制止,它下一步就要滅口了。君不見1957年“反右”實施“禁言”,到66年文革就“滅口”了?!所以下一個遭遇酷刑的也許就是你!因此,大家絕不能再對法西斯的暴行保持沉默了!

2017年5月22日完稿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公民議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