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黃暐瀚: 去蔣介石化在行動 不可逆也必成空

——去蔣反留痕迹!

就算再怎麼不願意,國民黨的支持者們現在也該要看得出來,中正紀念堂的「去蔣化」,已無可避免。

說「轉型正義」也好,說「批蔣打藍去中華民國」也罷,總之,這是民進黨執政的必然。不去蔣,難道還「去日」嗎?台灣人民給了民進黨機會執政並且國會過半,既然已經「完全執政」,民進黨政府,應該去蔣,理當去蔣,無庸置疑。

所以,在這樣的狀況下,再多去討論什麼公不公平?已無意義。

藍營的支持者們,高喊「蔣公萬歲」者們,大家該趁早明白,「此勢」已不可逆。

文化部長鄭麗君,在過去民進黨曾痛批前部長龍應台浪費公帑所租用的「南海工作坊」裡頭,宣布這個「轉型正義」的消息。她說:「中正紀念堂是威權統治時期,為紀念威權統治者而建立,追求歷史真相過程中,基於面對歷史、正視傷痛、尊重人權,中正紀念堂有必要轉型」。

中正紀念堂的「蔣公紀念歌」已經停止播放。包括「蔣介石公仔」在內的各式具有肖像的文具商品,也已全面下架。中正藝廊、介石廳、瑞元廳(蔣的乳名)、志清廳(蔣就學的名字)、美齡藝廊(蔣的妻子)、采玉藝廊(蔣的母親)以及中正演藝廳,全面取消與蔣介石有關的名稱,改成一展廳、二展廳、演藝廳這樣「中性」不具蔣介石色彩的名稱。

這才只是第一步,改名、去蔣,未來甚至連主建築內,高達9.8公尺的「蔣介石銅像」,也可能全部移開。

在可預見的未來,當一名觀光客來到「中正紀念堂」參訪的時候,他將看不到與「中正」有關的文字,聽不見與「中正」有關的音樂,見不到與「中正」有關的影像,當然,等到那一天,這個地方,應該早已不叫「中正紀念堂」了。

民進黨有能力,也有企圖,要全面去蔣,這點不令人懷疑。問題是改得掉一個「中正紀念堂」,抹得掉「蔣介石」在歷史河流的存在嗎?

1615年,德川家康打勝了大坂夏之陣,實質迎來兩百多年「德川幕府」的年代。

當年在大坂夏之陣中,曾直取德川本陣的豐臣軍猛將「真田信繁」,死後成了德川時代的「禁忌」。「去真田化」成為當年「政治正確」之必要,官場坊間無人敢談。直到真田信繁陣亡57年後,才第一次出現在小說「難波戰記」中。小說家化名「真田幸村」,用虛構的人物,談起了這段禁忌的故事。

換成今天的話語來說,1615年之後,真田信繁被「轉型正義」了,當年的他,不該被談,也不能被談,理當「徹底抹滅」。但抹了57年,卻抹不幹凈,被小說家化身戰神,還改了個名字,成為如今家喻戶曉的「天下第一兵」,天霸絕槍、真田幸村。

歷史就像一條河流。

眼前民進黨想做的、該做的,是「去蔣」,但不管再「努力」再「用力」,「去蔣」終究是空。事實上這一代的年輕人,早已對蔣介石毫無印象,這次的「去蔣行動」,反而再一次因為海量的資訊流通,加深「蔣中正」,對台灣的影響。

說他是「殺人魔王」也好,說他是「世界偉人」也罷。

就像四百多年前,在日本殺人無數的「第六天魔王」織田信長,直到今日,仍沒有被日本人忘記一樣。

說是去蔣,其實,反留更多痕迹。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東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