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娛樂 > 大陸娛樂 > 正文

看到楊沛宜和林妙可的區別 才知道家長的覺悟多麼可貴

這段時間因為林妙可藝考的事情,她和楊沛宜這兩個在08年北京奧運會嶄露頭角的童星又成為熱門話題。林妙可在接受個人採訪時搖頭晃腦的神態,遭到不少網友吐槽,說實在的,誰看到這個視頻都會犯尷尬癌。

這時候,大家又把目光轉到了當年林妙可背後的替聲,楊沛宜。

因為一年級時曾參加海淀區獨唱比賽獲得第一名,奧組委到楊沛宜所在的北大附小挑選小演員時,學校便推薦她去面試。最終PK落在了林妙可的楊沛宜兩人之間,儘管小沛宜的聲音更勝一籌,但是由於換牙導致形象出了問題,與機會失之交臂。

奧運會開幕式音樂總監陳其鋼後來在採訪中表示,因為林妙可的聲音在寬度、高度上都不合適,所以最後聲音上採用楊沛宜,外形上選擇林妙可。

這可讓居於幕後的小沛宜委屈慘了,後來楊爸爸向媒體透露,在電視里採訪那些小演員時,小沛宜會突然蹦出來一句:這裡本應該也有我的。而且當《歌唱祖國》表演完畢,記者都把焦點放在紅衣女孩林妙可身上,小沛宜在老師面前嚶嚶掉眼淚。

雖然受了不小的打擊,但是楊沛宜很快從陰影中走了出來。2009年,年僅八歲的楊沛宜簽約金牌大風唱片公司,還發行了EP,獻唱《喜羊羊與灰太狼》的主題曲《別看我只是一隻羊》。

在簽約的記者會上上,記者又不識相地提起林妙可,儘管沛宜很好地回應了這個敏感而棘手的話題,但是語氣中的不耐煩還是能看出她對於再把她與林妙可牽連在一起的反感,還說只想過平常人的生活,從回答里已經隱約看出來學霸的影子了。

9月,沛宜參加在香港舉辦的“MusicFirst慈善音樂會”,現場演出鋼琴版《歌唱祖國》以及2008年北京奧運會主題曲《我和你》,並在壓軸曲目《初終音樂》中擔任主唱。10月,香港國慶六十周年晚會和張學友演唱壓軸曲目《仰望星空》。

同年還考入了中國交響樂團附屬少年及女子合唱團,這個團,是世界十大童音合唱團唯一一個非歐美地區的合唱團。

雖然楊沛宜沒有像林妙可那樣紅的發紫,但是奧運會光環過後,她依然堅定地走在唱歌的道路上。

網絡上還流出她中學時參加學校歌唱比賽的視頻,穿着校服,帶着黑框眼鏡,不多肢體動作,與小時候沒有變化的是,她的眉宇間總有種淡然和堅定,自內而外散發著一種氣質。

父親楊慧松也說,楊沛宜有一種超越年齡的穩重,話不多,做事有主見,凡事喜歡思考。一次到電視台錄節目,楊沛宜在後台見到了最喜歡的電視主持人“月亮姐姐”,別的小朋友都衝上去要簽名,只有她穩如泰山,專心做自己的事情。

她喜歡Taylor Swift,翻唱了Taylor的《Tim McGraw》,聲音雖然沒有了幼時的稚嫩,但依然叫人舒服,天然去雕飾。15年,曾與學校藝術團趕赴米蘭參加比賽。

目前的楊沛宜,已經是北京人大附中的一枚學霸,幾乎很少在商業活動中露面了。2017年2月,她剛參加了在廣州舉辦的USAD China2017美國學術十項全能中國賽,並成功晉級,將赴美參加決賽。

相比於林妙可急功近利的造星人生,楊沛宜能有這樣平和的心態和健康的成長軌跡,與她的家庭教育脫不了干係。

從沛宜的採訪中可以看出,從參加奧運獻唱《歌唱祖國》,到簽約出唱片,無論參與什麼活動,通常都是父母權衡,然後再取得小沛宜的同意,相當民主,“但是一般都是媽媽覺得很有意義,可以去見世面才能答應”,父母為沛宜選擇活動的決定因素是見世面,而非功名利祿。

此前,人物雜誌的記者曾想就林妙可與楊沛宜的高反差境遇作一篇報道,遭到了楊沛宜父親溫和而堅決的拒絕,記者追問沛宜現在對什麼感興趣,她將來完全不考慮往音樂等方面發展嗎?,父親說了一句贊爆的回答——

我當然覺得女兒未來擁有無數的可能性,但現在她需要過她的15歲暑假。

楊沛宜的父親是中國電力科學研究院的工程師,他很少透露女兒的消息,唯有一則《示兒且自我明志》的微博,足以見得父親涉獵之廣,格局之大。“錦瑟年華當與書香為度,是為不負天地人生”,含蓄表達了期待女兒與書為伴,與知識為伴的囑託。

看樣子楊父更看重女兒青春期人文素養的培育,而歌唱只作為調劑,不是人生的目的地。有如此開明的父母,不過度干涉,也不過度放縱,任孩子自由綻放,實為幸運。

也許沒有在奧運會上亮相對她來說是件好事,我卻更傾向於認為,無論是露臉還是露聲,楊沛宜都有能力Hold住自己人生的走向,因為她有實力,而且對待成敗的態度無比端正,勝利不會讓她迷失方向,挫折也不會讓她喪失自我。

楊沛宜和林妙可無疑是成人世界畸形規則的受害者,但是當年嘗到甜頭的林妙可不見得星途璀璨,退居幕後的楊沛宜反而沉澱下來,厚積薄發。上天給了一手好牌,要想成為最終贏家,還是需要玩家好好把握。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鄭浩中 來源:大象音樂空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娛樂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