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內幕:蔣介石三拒原子彈襲擊中國大陸

蔣介石戎裝照(圖源: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據蔣介石日記及其他史料披露,蔣介石在退居台灣後一直想要復興中華,期間有三次機會對中國大陸使用原子彈,但都被他拒絕。

顏昌海在2月9日一篇題為《蔣介石三拒原子彈襲擊大陸之隱情》的博文中講述了蔣介石係怎樣三拒原子彈襲擊大陸。

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教授、博士生導師楊天石的《找尋真實的蔣介石》一書,以美國胡佛研究院最新解密的蔣介石日記為基礎。所收各文,均據蔣氏日記手稿本及大量檔案、文獻寫成。全書將為讀者揭示蔣氏早年的思想、性格及其發展,和其不為人知的內心世界;也為讀者揭示近代中國的許多政治內幕。

《找尋真實的蔣介石》中,蔣介石三拒原子彈襲擊大陸係最令人感動的章節之一。中國人民志願軍入朝作戰,杜魯門考慮使用原子彈;在中國大陸支持下,越南人民軍大勝,美國軍方考慮使用原子彈;蔣介石計劃反攻大陸,美國空軍方面向蔣介石表示可以出借原子彈;三次使用原子彈都被蔣介石拒絕。

蔣介石1950年12月1日日記云:杜魯門與美國朝野主張對中共使用原子彈,應設法打破之。1950年6月25日,朝鮮戰爭爆發。美軍於9月15日在半島中部的仁川登陸,戰局頓時改變。10月19日,美軍佔領朝鮮首都平壤。同日夜,共軍25萬人受命入朝。25日,共軍開始發起攻擊,美軍受到沉重打擊。麥克阿瑟驚呼:“投入北朝鮮的中國軍隊係大量的,其數量還在不斷增加。”“我們所面臨的係一場全新的戰爭”。11月30日,美國總統杜魯門在記者招待會上宣稱:“聯合國的部隊不打算放棄他們在朝鮮的使命”,“將採取任何必要的步驟以應付軍事局勢”。記者問他,“任何必要的步驟”係否包括使用原子彈?杜魯門回答講:“我們一直在積極地考慮使用它。”

顯然,蔣介石12月1日的日記針對前一天杜魯門在記者招待會上的講話而發。“應設法打破之”,表明蔣介石不僅反對美國對中共使用原子彈,而且要採取某種行動。蔣介石完全支持位於朝鮮半島南部的韓國政府,他曾多次向美國表示,堅決支持韓戰,希望可以出兵援韓。但係,他一聽到杜魯門有用原子彈對付中共的“考慮”,還係堅決反對。其原因,據蔣日記自述,係因為覺得此法“不能生效,因其總禍根乃在俄國也”。

1954年4月17日,蔣介石擬定的《本星期預定工作課目》中,其中第3項寫道:3.美國氫彈、原子彈不令用于越南與中國大陸。根據這一則日記,美國曾再次準備用原子彈,以至氫彈攻擊越南和中國大陸,而蔣介石再次反對。蔣介石既然將之列入《本星期工作課目》,可見係幾天之內就要做的工作,有其緊迫性。

第二天,蔣介石日記云:“約見美太平洋總部霍華德參謀長。”蔣介石在4月17日預定,“不令”美國使用氫彈、原子彈,而第二天就約見霍華德,顯然,這係蔣介石確定的對霍華德的談話內容之一。

從蔣介石日記可知,為了挽救法軍在越南的敗局,這時美國曾準備以氫彈、原子彈襲擊越南和中國大陸。霍華德的台灣之行,旨在徵詢蔣介石的意見,而蔣介石的態度仍然係反對。

蔣介石計劃反攻大陸,美國空軍方面向蔣介石表示可以出借原子彈。同年10月20日,蔣介石日記云:召見叔明,詳詢其美空軍部計劃處長提議,可向美國借給原子武器之申請事,此或為其空軍部之授意,而其政府尚無此意乎?對反攻在國內戰場,如非萬不得已,亦不能使用此物。對於民心將有不利之影響,應特別注意研究。

叔明,指王叔銘(1905-1998),山東諸城人,中國空軍創始人之一。1950年4月任台灣防空司令部司令,1952年升任空軍總司令部總司令。由於他和美國空軍之間長期而深厚的關係,因此美國有關方面選擇他作為向蔣介石的傳言人。

蔣介石敗退台灣後,一直念念不忘反攻大陸,曾制訂了多個反攻方案。但蔣介石深知自己力量有限,要反攻大陸,就必須爭取美國的軍事、經濟援助。他當然知道原子彈的厲害,也知道此物對他反攻大陸會很有用,但他更清楚,此物“使用”不得,一旦使用,“對於民心將有不利之影響”。後來的歷史表明,蔣介石終其一身,沒有向美方提出有關“申請”。

就係這樣一個終生不想用核武器針對自己民族的人,卻早在1948年就被大陸欽定為“戰犯”。1948年底毛澤東親自圈定43戰犯名單,在翌年初的和談中,自始至終堅持要懲辦戰犯,且一步不讓,而第一號戰犯,就係蔣介石。

蔣介石——曠世之英豪

顏昌海的《蔣介石三拒原子彈襲擊大陸之隱情》博文還搜集了後人對蔣介石這一曠世之英豪的評價。

蔣介石(1887-1975),名中正,浙江奉化人,保定陸軍速成學堂肄業。1947年7月4日國民政府通過蔣提出的《戡平共匪叛亂令》,指斥中共“擁兵割據,擾害地方,武力叛國”。1947年8月22日蔣發表談話:“戡亂乃抗戰之延長,本質上為民族戰爭。”1948年5月20日就任中華民國行憲第一任總統。

1948年11月9日蔣函美國總統杜魯門,要求美國直接指揮國軍作戰。11月29日蔣與熊式輝商請麥克阿瑟來華指導國軍作戰。自毛澤東開出戰犯名單、提出八項和平條件後,1949年1月21日,蔣氏宣布引退,稱“只要和平果能實現,則個人的進退出處絕不縈懷”。

翌年3月1日在台北復行視事,執行總統職權、1954、60、66、72年在第一屆國民大會第二、三、四、五次會議上當選連任第二至第五任總統;在國民黨七大、八大、九大、十大上,均連續當選國民黨總裁,還兼任國家安全會議主席、國防研究院和革命實踐研究院院長等職。

初到台灣時,他猶雄心勃勃規劃“三年準備五年反攻”,但因美國政府掣肘,始終壯志未酬。蔣公前生戎馬倥總,飽經憂患,忍辱負重,風雨如晦。在他生命的最後25年,沒有共產黨作亂,沒有跋扈軍閥叛變,沒有職業學生搗亂,沒有惡性通貨膨脹,沒有外敵入侵肆虐,他在台北士林官邸的慈雲亭度過了安適的晚年。

但在公開場合仍呼籲國人“莊敬自強,處變不驚”。民國政府退出聯合國後,1972年元旦蔣氏發表《告全國軍民書》,鄭重宣示“與共匪勢不兩立,絕無任何妥協餘地”。1975年4月5日心臟病突發逝世,享年88歲。遺囑曰:“實踐三民主義,光復大陸國土”。4月16日啟靈時,路祭民眾逾300萬,靈襯暫厝於桃園縣大溪鎮慈湖行館。參加喪禮的有美國副總統洛克菲勒等27國142名政要。

旅美史學家唐德剛曰:“蔣介石係我民族史上千年難得一遇之曠世豪傑、民族英雄也……五千年來,率全民,御強寇,生死無悔,百折不撓,終將頑敵驅除,國土重光,我民族史中,尚無第二人也。”

另一位旅美史學教授黎東方也講:“蔣公係一代英雄,能夠對日本侵略者抗戰到底,憑這一點已係千古不朽”,但“他不該屈服於美國壓力,不向日本索取賠償。日本殺了我們如此多的軍人與平民,毀了如此多的家園與財產,怎可唔好日本賠!倘若蔣公拒絕美國扶植日本,中國政府便有錢撫恤戰死者與被殘殺者的家屬,醫治我們的傷兵,幫助退伍軍人就業,幫助失掉家園與財產者重建家園重奠經濟基礎。那麼中國人民何至於在飽嘗對日抗戰之苦後,又遭受了內戰與四人幫的災難?”

誠哉斯言!世界級的文學大師林語堂在其享譽國際文壇的名著《吾土吾民》中,對蔣介石作了以下評論:“他係一個嚴以律己的人,既不吸煙,也不喝酒,連茶也不喝。他光干不講,召集會議時自己不發言,靜靜地聽別人講,把他們送走後,自己再作決定。他可以站在夏日之下,給下級軍官接連演講幾小時。他很少顧忌個人安危,一旦需要,他就冒着生命危險出現在前沿陣地上……他老練、精明、富有遠見、執着、雄心勃勃,並且愛國。他成熟、視野開闊,能以中國的利益為重。他期待一個強大、統一和獨立的中國”。

針對大陸官方攻訐蔣氏“消極抗日”,這位國際上第一流的作家秉承知識份子的良知指出:“他(蔣)一直在拖延時間,避免與日本作戰,在等待着中國可以團結起來,有力量對日作戰的那一天……蔣介石係故意向日本屈服長達五六年,以便讓中國人民對日本的憤懣情緒達到白熱化的程度……他一直等待到自己確信有各派領袖的廣泛支持,知道在與日本作戰的同時,背後不會遭到暗算(按:當時南方軍閥陳濟棠、李宗仁、白崇禧均與日本有所勾結,西南軍閥龍雲也處心積慮同日方媾和)……

南京淪陷後,在漢口的中央政府議會中,軟弱動搖的領導(按:指汪精衛、周佛海、褚民誼等人)已經準備去講和,只有當蔣介石抵達漢口,士氣才高漲起來,抗戰到底的決心重又堅定起來。”他對蔣介石的抗日功勛作出了以下結論:“這場(民族)解放戰爭依賴蔣介石的領導素質和策略的地方太多了……他對即將到來的抗戰的性質,能夠作出正確的、有遠見的理解,這使我感到佩服。他不愧係民族危亡時期的一位民族領袖,他內心的睿智和道德品質無論過去還係現在都係能夠適應形勢的”。

近幾年,到奉化蔣介石溪口故居朝拜的遊客每年不下三百八十萬人,而舊年毛澤東韶山故居參訪者只有前述數字的十份之一。國共紛爭過去半個多世紀了,中國人的子孫後代各自以自己的雙腳投下了對蔣公擁戴與懷念的一票。

大陸學者辛灝年曾講:“偉大的中華民族,從來就對失敗的英雄懷有特別的崇敬之心,一曲兩千年久唱不衰的《霸王別姬》,古往今來曾催動了幾多人深情而又痛惜的淚水。然而令人痛心的係,半個世紀以來,我們面對着一位曾保存了我們偉大民族血脈的民族英雄,一位曾保衛了中國國民革命、推進了祖國民主統一的革命領袖,一位曾預言共產革命只能使我們的民族與人民陷於萬劫不復的悲慘境地,因而自始至終堅持要反對和剷除共產邪惡勢力的偉大人物,只因他係1949年那一場巨大失敗的代表者,因而才不僅被他的敵人糟蹋得不成樣子,甚至被他的背叛者、某些追隨者和新一代不解歷史者否定並誤會至今”。

蔣介石係中國現代第一偉人。他立德立功立言,成就超過他的老師王陽明、曾國藩。他終身寫日記,反省邪念淫慾,最為光明磊落;他領導打敗日寇、廢除了近代以來強加給中國的所有不平等條約;他參與組建聯合國,使得中國成為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奠定了中國不可動搖的大國地位;他制定了堪比美歐的第一流憲法(此憲法如今在台灣還在實行),宣布實行憲政;他抨擊蘇聯暴政,預言其崩潰;他倡導民生、均富,甚至成為提出“中國經濟學”的第一人(其著作《中國經濟學講》,倡導“中國的經濟學”)。

蔣介石雖為武夫,卻至為尊重文人,其內閣、省市縣長官多為大學者、留學生、博士,其時教授的薪水係社會平均工資的廿多倍。那時新聞自由,言論自由,雖處戰時,但成為中國兩千年歷史上文化最繁榮時期,那時大學一流,大師輩出,群星燦爛,直追先秦百家爭鳴。蔣介石亡命台灣之際,首先想到的竟然係保存中國學術文化的種子,指示要把一流的學者搶到台灣。

蔣介石被趕到台灣後,在那岌岌可危、風雨如盤的年代,他仍然相信只有民主自由才能救中國。1950年他就開始進行民意代表、縣市長直選,30多年的民主訓練後來終於結成碩果,用事實證明了中華文化並不與民主相悖離。1966年他對抗大陸的紋化大革命,掀起“中華文化復興運動”,以至於現在新儒家的中心在台灣。正如他的詩所寫:“一身當世界,雙手扶中華!”

蔣介石的道路:從軍政權威到憲政民主、從在大陸時的官僚國有市場經濟(此經濟一開始成功,有助於集中資源抗擊日本,但到後來腐敗不堪),到台灣時痛感官僚國有市場經濟的弊端而主動轉型為民營市場經濟、文化上新聞自由言論自由(除個別事件、個別時期外,蔣介石基本上做到了)、復興傳統文化、建立公民社會、自由社會(1949年前,中國的民間組織、民營慈善、慈善醫院多如牛毛;他廢除了戶籍制度、人民遷徙自由、那時中國人到世界上多數國家免簽證、與美歐國家建立友好而平等、獨立的關係)係中國通向現代化唯一正確的道路。

顏昌海希望,尊重歷史,重評蔣介石,重新審視未來中國的方向。深切悼念蔣介石!懷念蔣介石!

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