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震驚:同時代洋人眼中的明朝 簡直係天堂

——大明見聞錄

嗰度生產的絨、綢、緞及別的織品,價錢那樣賤,講來令人驚異。特別跟已知的西班牙和意大利的價錢相比。他們在嗰度唔係按照尺碼出售絲綢以及其他任何織品,哪怕係麻布,而係按照重量,因此沒有欺詐。

“在這個大國,……,人們食品豐富,講究穿着,家裡陳設華麗,尤其係,他們努力工作勞動,係大商人和買賣人,所有這些人,連同上述國土的肥沃,使它可以正當地被稱做全世界最富饒的國家。”

“這個國家各地都有大量的糖,這係糖價奇賤的原因。……有豐富的蜜,因為他們喜歡養蜂,連蠟都十分便宜:產量大到你可以裝船,甚至船隊。”“他們產大量的絲,質量優等,色彩完美,大大超過格拉納達地絲,係該國地一項最大宗的貿易。”

“嗰度生產的絨、綢、緞及別的織品,價錢那樣賤,講來令人驚異。特別跟已知的西班牙和意大利的價錢相比。他們在嗰度唔係按照尺碼出售絲綢以及其他任何織品,哪怕係麻布,而係按照重量,因此沒有欺詐。”

“在該國有許多河流,人們種植稻米,這係全國人的普通食物和糧食。……他們收穫如此之多,以至在米價最貴的時候,你用一個里亞爾錢幣可購買一法捏格。”

“在不宜耕種的山地,有大量的松樹,比你通常在西班牙發現的更大更味美的堅果。在這些樹之間,他們種玉米,這些墨西哥和秘魯印第安人一般的食物。總之他們不留下一尺未種植的土地,……你幾乎在全國看不到任何荒地或無收穫的地方。”

“所有田園都景色美麗,並且散發異香,因為有許多各種香花,它也點綴着種植在江河溪流畔的綠村,嗰度有很多河流。那兒種植果園和園林,有很歡快的宴樂廳事,他們常去休息和逃避心情的煩惱。老爺門,也就係紳士們,常種植大片林木和密臨,裏面養有野豬,羊,野兔,兔子以及其他各種野獸,用他們的皮製成上佳的皮草。”

“有大量的牛,價錢便宜到你可以用8里亞爾錢幣買一頭很好的,並且半價可買到牛肉;一隻整鹿只須2里亞爾:大量的豬,豬肉跟我們西班牙的羊肉一樣好和有益健康。再有極多的羊和其他可供食用的動物,這係它們唔抵錢的原因。養在湖畔河岸的飛禽係那樣多,以至該國一個小村子每天要消耗幾千隻,而最多的係鴨。……它們係按重量出售,閹雞和雞也一樣,價錢便宜,兩磅拔毛的肉,通常值2分,那係一種相當於西班牙夸特的錢幣;豬肉兩磅植一分,半磅係6馬拉瓦德。”

“至於他們有的魚,無論係水裡游的還係帶甲殼的各種魚,令人驚異,不僅在沿海一帶,而且在該國遙遠的地區。”

“除這些之外,它們有豐富的金礦、銀礦以及別的金屬都賣的相當便宜,1京塔的銅,鐵或鋼售8里亞爾。金子比歐洲便宜,但銀子更貴。”

“他們的啲村子大到只缺一個州的名字。他們的城市大多建在河畔,可通航,城市四角有壕塹,使城市變得十分堅固,不僅城市,連鎮子都有高而堅實的石牆圍繞,高有一尋,其餘的牆都係用磚,但堅實到用鋤都很難打碎。啲城市有很寬的城牆,四人和六人可以在上面並排而行,牆有很多堡壘和樓塔,彼此相隔不遠,由城垛和寬廊,他們的總督多次取消前,飽覽山川和芬芳的田野。他們的城牆和壕塹之間又有很寬的距離,六騎可以同時馳驅,城內在城牆和屋舍之間也有同樣的距離,他們可以通行無阻。因為妥善照顧,他們的城牆像係新修的……”

“在全國,大道都認真儘力地修築和保持平坦,城鎮的入口很講究,極其雄偉,有三座或四座門,用鐵堅固地包覆。他們的街道鋪得很好,寬到15騎可以並行,而且很直,以致它們儘管很長,你仍可望到盡頭。兩側係門廊,下面係店鋪,擺滿各種奇特的商品,也有你指望的所有行業。在街道上彼此相隔一定的距離,築有很多記漂亮的牌坊;那係用石修築的。他們的房屋一般有三道門,中間係大門,其餘的要小些,但極其協調。”

“他們的房屋一般都很漂亮,通常在門外整齊地植樹,顯得美觀,也給街道增輝。房屋內部都白如奶汁,看來都像係光滑的紙,地板用很大和很平的方石鋪成,天花板用一種幼嫩的木料製作,結構良好並且塗色,看去象係錦緞,色彩金黃,顯得非常好看;每座屋舍都有三個庭院和種滿供觀賞花草的院子。他們無人不備有魚塘,儘管它只係小小的。庭院的一方布置得很華麗,象係賬房。”

“他們第一係極其清潔,不僅在他們的屋內,也在街上。他們通常在街上設有三四處必需的或公共的休歇處,布置很好,因此忙於公務的人不會把街道弄髒,並且從嗰度得到供給,類似的法子通行全國所有的道路。有些城市的街道可通航,如同意大利的威尼斯。”

“全國的大道係已知修築的最好和最佳的,它們十分平坦,哪怕在山上,並且係靠勞力和鋤頭開出來的,用磚頭和石塊維護。……有很多大橋,建造奇特,特別係建在又寬又深的河上。在福州城,正對着國王大稅收館的館宅,有一座塔,根據嗰啲看見的人的肯定,超過了羅馬任何建築,他樹立在40個柱子上,每根柱就係一方石頭,又大又高。”

“這個國家的男男女女都有很好的體質,勻稱而且係漂亮的人,略高;他們大都臉寬,細眼睛,較平的鼻子,鬍子稀少,但也有人有大眼睛和大鬍子的,臉孔很勻稱。”

“達官貴人的服裝使用不同的顏色的絲綢製成,他們有上等的和極佳的絲綢;普通窮人穿的係另一種粗糙的絲綢和亞麻布、嗶嘰和棉布,這些都很豐富。”

“他們穿的衣服象我們古代的樣式,有長裙和布滿摺子,胸上有一道邊用來系在左側,袖子又寬又大,在外衣上他們按照各自的需要穿袈裟和長袍,形式象我們穿的,只係袖子更大,皇室血統和被授以官職的人,服裝跟其他紳士不一樣。”

“他們的婦女穿着很奇特,很像西班牙人的樣式,她們戴許多金首飾和寶石,衣服有寬袖,穿的係金銀和各種絲綢料子,如前所述,他們有大量的絲綢,質地極佳,而且十分便宜,窮人則穿絨料,未修剪過的絨料和嗶嘰。他們留得一頭好發,仔細勤快的梳理它,象熱那亞婦女,用寬絲帶把它系在頭上,綴滿珍珠和寶石。”

“這些中國人中舉行宴會和節宴,超過世界上其他的民族,因為他們係富有的而且無憂無慮,也沒有天主之光,……他們係自己獲得肉體的滿足,縱情於遊樂,他們由此過着美好的生活,並且很有安排,哪怕他們有一百位客人,他們仍然習慣於讓每位就坐並就自己的一張桌子進餐。他們的桌子很精緻……在這些酒席和宴會上,一直有女演員,又演又唱,作出很多使客人愉快高興得漂亮動作,此外還有各種男人表演其他樂器,及翻跟斗的和演戲的,他們完美的和自然的演出他們的喜劇。”

“在每個城鎮吃飯機會都很多,因為在市場和街道,也在郊區,有許多飯館,桌椅布置整齊,花不了幾個錢,這係由於各種食物都極便宜,如果外地人講他已經吃過了,那市民及城裡人就帶她上另一類館子,有各種果脯和奶製品,生果和杏仁糖,極親善的請他吃一頓,……他們對外國人很有禮。”

“在河上,他們有大量的飯店和商店,還可買到城鎮其他奢侈品,如各種絲綢、琥珀以及非必需的珍貴品,供應充分,他們在船上也由種小橘樹一級別的果樹的花盆,有供消遣的花園,種上花草,並且在寬闊的船上水池,他們養了大量的活魚,仍每天用網捕更多地魚作補充。”

“中國對魚的供應係已知任何國家中作的最好的,因為有很多這類的船,也因為海上和河內有很多的漁民,不斷用網和漁具捕魚,而且把無數的活魚輸往沿河五百里格陸地內的池塘,他們有大如上層船艙的竹籠,可以同時養四千隻鴨。他們在籠里某處安設了窩,讓鴨子每天都去下蛋,他們把蛋取出,如果在夏天,他們把但放在很溫暖的的牛糞里或嗰啲鴨糞中,按經驗放很多天讓蛋孵化,……他們在冬季必須使用人力幫助,給孵蛋的糞加溫,使用另一種跟前書一樣巧妙的方法,這便係,他們把大量竹子一根根縛在一起,放上糞,再把蛋放在糞上,用糞蓋嚴;做妥後,他們在竹下下面安放稻草,或者其他類似的東西,點上火,但不讓火燒起來,只一直保持自然的溫度,直到他們認為可以取出為止,……因此他們的鴨子增多到猶如螞蟻,接着他們把小鴨放進另一個鴨籠,其中養着老鴨,用來翼護小鴨,給小鴨溫暖。……常常可以養到兩萬多隻鴨子,但化肥很少,法子係這樣的。”

“他們古代有關航海史樹的記載,嗰度清楚地寫道,他們航行到印度群島,征服了從中國到印度盡頭的所有地方,他們很平靜的佔領嗰啲地方直到他們出自好意制定放棄的法律。因此,在今天,菲律賓群島和克羅曼的海岸,即納辛加國道孟加拉海的海岸,仍留下有關他們的重要紀念;嗰度有一座城鎮至今叫做中國人的土地,因為他們興建了它。在卡利古特國留有類似的遺迹和紀念物,哪兒有很多樹木和果子,根據當地人講,那係中國人管治該國時運往的。今天在馬六甲、米洛、站坡及其鄰近的別國,還有類似的遺迹。”

“現在港口的官員允許商人到鄰近的各島去進行貿易,如去菲律賓,每年都有很多裝滿大宗貨物的船隻前往,多次又輸進西班牙,他們也旅行到他們為可以獲利的其他地區和地方。不過要他們作出一年內返回的保證才給予這種許可。獲利的慾望使他們旅行到墨西哥,1585年有三名中國商人來到墨西哥,攜有珍異的貨物,沒有停留便到了西班牙和其他更遠的國家。”

“官員和長官也允許外國進入他們的港口買賣,但首先盤問審查,小心唔好請求除此目的外的任何許可。然後外國人取得限期的許可證,你時常在一個港口看見兩千艘大小船隻。”

“他們得知在中國的其他省份,還有製作奇特和優良的炮。這可能係船長阿特列達看到的那種,他在一封致國王肥列普的信中向他報告有關這個國家的秘密,其中講,中國人跟我們一樣使用各種武器,他們的炮特別好,我同意這個講法,因為我看過啲架在船上的這種炮,它製造的比我們的好,更加堅實。”

“他們為打仗製造大而堅實的船,有高船樓,分設在船首和船尾,很像來自列潘特的船,和葡萄牙人駛入東印度的船,他們的船很多,以致一個將官,可以在四天里召集一支六百多人的軍隊。……他們有很多其他種類的船,有些有繪畫和塗金的廊子和窗戶,……他們用來修理船隻的瀝青在該國十分豐富,用他們的話叫做漆,係由石灰,魚油,以及他們稱為油麻的膏製成;它很堅固,防蛀,因此他們的船比我們的船耐用兩倍。……他們船內的泵和我們的大不相同,要好得多,它係有很多片組成,有一個抽水的輪子,按在船內側,他們用它很輕易地把船內的水抽干,因為只需要一個人轉動輪子,一刻鐘內可以抽干一艘大船,哪怕裂縫很大。”

“他們還有一件非常好的,使得我們都對他們這些異教徒驚嘆的事,那就係在他們的一切城市中都有醫院,老係客滿:我們從來沒有見過有人行乞.我們因此問他們原因何在,回答講,每個城市裡都有一個大地區,其中有很多給窮人、瞎子、瘸子、老人、無力謀生的人居住的房屋,這些人就居住在所講的房屋裡,在他們活着的時候,始終有充分的大米供應。……他可以在上述的大館舍中住到死去,此外他們在這些地方養得有豬和雞,因此窮人無須行乞而活下來。神父及其同伴在中左所呆了兩天,按照興泉道的命令,他們在嗰度受到盛待和邀請,……,他們離城時,有大批士兵護送,既有執火槍的也有執長矛的的,前面有喇叭、鼓和號角的喧鬧,……他們所經河流,無論這邊那邊,都坐落有極漂亮和清新的村落。我們的人對其中啲十分滿意,問他們叫咩名,船員回答我們講,那係些唔抵得取名字的村子。……他們進入一個大海灣,停泊有一百五十多艘戰船,其將官,正係我們提到的護送修士及其他人的這位隊長,艦隊發現他們就開始向他們致敬,既鳴大炮,也放火槍和作其他種類的表示。”

“西班牙人被沿着這條街送到他們的住所,他們肯定講街有半列格長。他們經過的街道都擺滿攤鋪,有各種奇特的貨物,以及吃的東西,如各種鮮魚和鹹魚,各種大量的雞禽和肉食,生果和青菜,數量之多足以供應塞韋爾城。街上人群十分壅塞,以致儘管有很多吏員和士兵給他們開道,他們仍十分困難才得到通過。這樣他們給送到館宅,它十分大,用石頭和磚精美構造,有很多廳、室、及卧室,……該城的將官級官員,他們稱作知縣,捎來消息講,歡迎他們到來,並送上一份禮物,都係大量的閹雞,雞,鴨、鵝、四五種肉、鮮魚、酒、各種生果、數量多到足夠兩百人吃,他們要把這些放到少冷的空氣里,因為當時氣候很熱。”

“離別後他們去看一出考進的城牆,建在水上的遊樂場,有美觀的走廊和石頭築的供宴會用的露天廳室,其中有很多色彩精美的桌子,四周係養魚的水槽,和水槽相連的係精美的雪花石膏板,都係同一石料,其中最短的有八梲長,周圍有潺潺流水,當舉行宴會的時候發出悅耳的聲音,附近則係很多植滿花木的園林,離該地不遠他們看見一座石結構的橋,石頭修整而且很大,他們量了幾塊係22和20口尺長,5口尺寬,他們看來這簡直不能用人力把他們放在那兒。當他們前往泉州和福州的途中,他們確實看見這樣大的石塊,乃至更大的,給放在其他很多橋上。”

“從同安鎮到泉州,有13列格,路途平潭市的旅行愉快,路上他們沒有看見一片未開耕和佔據的土地,他們得知全國土地莫不如此。它滿係人,城鎮一個接着一個,你幾乎不能認為那係很多城鎮,而只係一個,因為一鎮距離另一鎮僅僅不過四分之一列格;而且他們被告知全國所有省份,人口都係這樣。他們耕種的土地都得到灌溉,因此獲得豐收,全年都在耕耘,而我們西班牙人所到之處,都看見他們種植稻米,……他們用馴服的母牛水牛公牛耕種土地,……。”

“美麗的園林蔭蔽着大道,把它裝點一番,園林種植整齊,其間有出賣各種生果的點,供過路旅客享用,旅客不絕於途,有的步行,有的騎馬,另啲乘小轎。大道旁的泉水清徹晶瑩,同一天當他們已經走咗一半的路程,他們老遠看見一對士兵整齊的迎面而來,起初這使得他們驚訝和好驚,直到來人走近,他們被告知,這係泉州長官興泉道的衛隊長,奉他之命率400執矛子和火槍並且全副披掛的士兵來迎接他們。”

“這條大道上不斷有馱馬往來,載負商貨以及其他東西,但大多數卻係騾子。大路很寬,20人並排騎行,邊個也不妨礙邊個,而且鋪以大石頭,據講其他省的大道情況也相同,……看來這係真嘅,因為我們西班牙人在該國越過崇山峻岭,他們發現道路也如前面所告訴你那樣平坦。”

“7月11日,夜晚前四個時辰,我們的西班牙人到達泉州城。此城在該國係一般水平,可能有7萬戶。它有大宗貿易,供應各種商品,因為它距海僅2列格,有一條大河流經它,各種商貨經水路運輸,有一座據稱全世界最美之橋橫跨該河,……橋長800步,用22口尺長,五口尺寬的石頭構造,這係一件大大令人驚羨的工程。……靠近上述的橋,河裡停泊着1000多艘各式各樣的船,舟艇那樣多,河面為之覆蓋,每條船上都滿係人。”

“所有街道兩側都有棚,下面係商店,擺滿豐富的商品,很有價值也很奇特,他們在一處到另一處相等的距離上建築有很多的牌坊,給街道增添裝飾,而且全國每條大街上都有,下面係很好的市場,可在嗰度購買你想吃的東西,如魚和肉、生果、蔬菜、糖果、蜜棧,樣樣都十分便宜,幾乎花不了咩錢。”

“他們的食物很好,十分豐盛,他們吃很多的豬肉,跟西班牙的羊肉一樣好,一樣有營養。我們看見的生果,有的象我們在西班牙所產,另啲我們則未見過,但極香甜味美。……經過的街道滿係人,如有一粒麥子掉落,它很難落到地上。”

“他們沿這條街而行,覺得它比他們入城的那條街更漂亮,有更美的房屋和牌坊,兩旁的商店也比別的街裝飾華麗,那樣的繁榮,他們因此看見大量的人群,驚奇到象係失魂的人,認為那不過係一個夢境。總之,他們在那條街上走咗一陣子,愉快的看見從未見過的新鮮事物,然後他們進入一個很多士兵列隊的大場所,士兵執火槍和矛子,及其他武器做準備,穿絲綢制服,旗幟招展。”

“當興泉道知道西班牙人願意行習慣的禮節,……他馬上命令他們進入他所在的廳,無論就它的廣大還係其中的富麗都值得一觀,……西班牙人離開原先所在的廳,進到另一個跟前一個一般大的廳,嗰度有很多手執武器的士兵,排列整齊而且服裝華麗,接近他們的係很多吏員和校尉。”

“有不同的旌旗或徽號,都穿金織或金飾的長絲袍。……,進入一個連接長官所在房間的走廊,在嗰度聽見各種樂器的演奏聲,持續的時間相當久,旋律動聽到他們覺得前所未聞,這使得他們十分讚歎的看到異教徒的偉大光輝。……,興泉道就在附近華麗蓬蓋下的一把漂亮的椅子上,排場之盛猶如皇帝本人。他親善友好的表示接待他們,通過他的翻譯向他們講歡迎他們。……這個長官係個十分善良的人,標緻,相貌愉快,不同於他們在該國看見的其他人。”

“下一天,即七月11日的禮拜天,該城的許多貴人去對西班牙人進行拜訪,根據他們的習慣有許多禮儀合贊助的話,……這種訪問花去他們一成日。他們驚奇的看見嗰啲貴人的良好風度,教養和高尚舉止,還有他們在詢問他們想知道的事情,以及他們答覆我們問題時候的認真。”

“第二天興泉道送去一道命令講他希望兩名神父留在寓所休息,但要兩名軍人伯多錄.薩米爾安托和米古額.德.羅阿卡去跟他談話,而且要攜去他們的翻譯,因為他嗰度有個中國翻譯,懂菲律賓語,但糟到不能用他的翻譯談任何重要的事情.……他要他們向他報告報告海盜林風到群島的整個情況,西班牙人如何對付他,儘管他已經得到隊長王望高和先生對所有事情的報道,他仍懷疑他們告訴他的唔係真情,他的懷疑係有根據的。”

“不過當他知道林風及沒有死也沒有被俘,僅僅被圍困,他向他們提出講,如果他們願意再返回班斯蘭攻打他,他願意供給他們五百艘戰船以及陸海慣戰的人,如他們還要求,可以供給更多。……”

“在第一張桌子上給每位客人準備了用金銀線編成的小籃,盛滿用糖製成的食品,如杏仁糖和狀如城堡、水壺、罐、盤、狗、牛、象以及其他奇特形狀的食品,全都塗金;此外還有很多盤肉食,如雞,鵝,鴨、臘肉、牛肉片,及其他種類擺滿桌子的肉食,除開他們就食的擺滿燒煮食品,豐盛到有時超過五十盤。他們有各種酒,……質量很好,……,宴會持續了八個鐘頭,因為它安排之好可以宴請世上的任何侯王。”

“他們同時攜帶的僕人和奴僕,在附近一個廳里就餐,豐盛一如其主人的。”

(離開泉州,到達福州城。)

“在整個七天中,一直到他們到達福州城,都沒有為此或為供應他們的其他需要物收取費用或金錢,在他們之前一直有長官頒發的一份證件,寫在一塊大板上,講明他們係邊個,來自何處,並且命令充分供應他們所有需用物品,由皇室支付。”

“在這個城市裡他們寄宿在館舍,它係大而漂亮的築,給他們準備午餐和晚餐,十分豐富。”

“在他們離開這個城市,進向福州時,他們從一座石橋過一條大河,橋係他們所看見過最漂亮和最大的,它的雄偉引起驚嘆,所以他們停下來從一頭到另一頭量它,可把它列入該國的奇蹟中,他們還做了記錄,他們發現它係1300步長,用以建造的最小石頭有7步,很多係22步長和8步寬,他們認為人力不可能運往嗰度,因為他們看見四周老遠都係平原而無山,由此他們斷定石頭係從遠方運來的。他們過了那座橋,餘下那天直到夜晚他們經過一條寬平的道路,兩邊有很多飯館,田地里種有稻米、小麥以及其他穀物;人之多一如大城鎮的街道。”

“他們在福州城郊區走咗半個多列格,遇到總督派來的一名信使,……第二天一大早,總督派許多人到他們的寓所,為他們準備了兩頂華麗的轎子供神父乘坐。……儘管他們行進的很快,仍然用了足足一個半鐘頭他們才到達城門,覺得在郊區走咗兩個列格,;郊區人口眾多,有漂亮的屋舍,以及許多擺滿貨物的商店,若唔係有人告訴他們,他們會認為那唔係郊區而係城鎮本身。”

“在他們到達城門前,三次從大而美觀的橋經過一條大河,河水深到可通大船,……。這座城市在全國係最富足和供應最好的;它係全省的首府,非常富庶肥沃,下屬很多村鎮,離海僅8列格,……。……他們不停的前行,穿過一條直通總督府邸的寬大街道,從城往前,一個接一個在街道兩邊布滿兵士以及將官和吏員,每個都手執武器,如矛、火繩槍,刀和盾,都穿一色絲製服。……”

“他們沒有時間去數嗰啲士兵,但他們看見從城門到總督府的兩邊,有相當遠,都係兵士,穿着華麗而且一個顏色。房屋和士兵之間,在窗口和街道上的人係那樣多,看起來象係世界末日,全世界的人都在那條街上集中。”

“從士兵中走出一位貴人,據他們得知他係總督的衛隊長,他威凜嚴肅地走向我們的人所在之處。”

“它(指福州城)仍然係該省最大和人口最多的城市(儘管在別的省有比它大的多的),而據講皇帝及其朝廷駐蹕的城,有30萬戶,不過國內還有另一個更大的城,叫做南京。葡人曾予以大量報道,但肯定有關此城的雄偉報道甚多。我本人根據到過廣東城的權威人士,耶酥會士所聽聞和確定那係真實的,這些人應該係可信賴的。”

“這福州城有寬大和堅固的石頭城牆,五尋高四尋寬,我們的人多次加以測量,因為他們的寓所有道門對着城牆而開。………”

(總督在他自己的府里一連兩天宴請我們的人……)

“在這第二次宴會上,和頭天一樣,他們有很多音樂,以及演出很多喜劇,還有很多有趣可笑的滑稽表演,也有一個翻筋斗的,……。戲劇演出前,我們的人通過翻譯得知它的內容,……,其內容係:在古代,中國有很多偉大英武的人,但其中特別有三兄弟,其偉大英勇超過其他各代的人,他們中有一個係白人,另一個係紅色或深色,而第三個係黑的,紅人更機智,更有膽力,儘力要立他的白人兄長為王,這意見得到別人的支持,然後他們一起從當時的統治者嗰度奪取了帝國,那位統治者叫劉備(Laupicono),一個無能和邪惡的人。這戲演的很精彩,服飾適合嗰啲人物。”

“我們的軍人因他們不得帶物入內,覺得這係奇恥大辱,因此回到他們的寓所,把情況告訴神父,神父也因此不悅。但我們的人仍然決定忍耐一點,求上帝指示他們該點樣為神服務。”

“下一天,總督派人去訪問我們的人,向他們要一把劍,一支火繩槍和一個火藥桶:因為他要據此製造。我們的人把這些送去,後來得知他們仿製了,儘管不那麼完全相同。”

“過了些時候,我們的人發現在該城已經呆了一個長時間而且象要呆更久,就想法子消磨時光,併到城頭去各自買些想要的東西,他們看到東西極為豐富,價錢便宜到幾乎沒有花咩錢就買到東西。”

“他們買了很多談各種事情的中國書,攜帶回群島(並讓人翻譯)。”

“第二天他們去觀看城門,以及嗰啲看來就他們所能知曉的事,那係很多的。他們看見的東西中有一座豪華的偶像寺廟,在主殿內他們看到了111尊偶像,另外在其他個別殿里還有數目更多的,……,有肆條手臂,有的陸條手臂,有的八條,還有的係極畸形的妖怪,在這些面前人們點上燈和許多香及香料。……”

“不過當總督知道我們的人去觀看城門和廟宇(提供他消息的人懷疑我們這樣做有險惡用心),他馬上命令,如果沒有他的許可,禁止我們的人離開住所,……還禁止任何人拿東西賣給我們的人,……但不管點樣,我們的人每天得到供給個人用的必須物品,豐富到總有留下的,不缺咩。”

“那天后他命令講允許我們的人有時出外走走,並且應該讓我們的人觀看啲有趣的和友好的事情。因此我們的人當中有一個一個給帶去觀看操練人馬,……”

“大約有2萬手持長矛和火槍的士兵集合在一起,他們動作很熟練,鼓聲或號角聲一響就馬上排成戰陣,再一響列成方陣,再一響,火槍手從陣里出來,武勇和有序地放槍,頃刻間再返回原地站立;這操練完,長矛手前進並整齊一致地進行襲擊,以至西班牙人認為他們超過了全世界採用的戰陣;而如果他們的士氣和鬥志也跟他們的武藝和人數一樣,即他們征服全世界的疆域將係一件輕而易舉的事。……”

“他們的這種操練進行了4個鐘頭,西班牙得知同天同一時刻全國都在進行操演,儘管並無敵人的消息。”

“興泉道把決定告訴西班牙人後25天,巡訪使到達,全城都去歡迎他,他進程時儀仗之盛,若不知道他係邊個,定會相信他係皇帝。”

這係門多薩寫的《中華大帝國史》,他做的工作實質上係資料的整理和彙編。

他依據的材料主要有如下幾種:

葡萄牙人加列奧特的《中國見聞錄》

克魯茲的《中國情況記》

馬丁.德.拉達的出使中國記錄。

這三個人都係親自到中國,並且居住了一長段時間,在中國的史書也都有明確的記載。

其中:

加列奧特係1548年朱紈遣都指揮盧鏜進攻雙嶼港,抓獲的葡萄牙人,許多葡萄牙人已經被朱紈處死,後來朱紈被彈劾,講他濫殺無辜,包括加列奧特等人才得以僥倖逃生,加列奧特在明朝監獄裏坐了相當長時間的牢,後來被流放到廣西,再後來逃出中國,他對當時明朝中國的情況,監獄制度,法制制度,以及風土人情,經濟物產都做了相當詳細的描述門多薩書中很多地方都係參考他的記錄。

克魯茲也係葡萄牙,時間在嘉靖年間,他在廣州住了兩個月左右,他對中國的記錄同樣非常真實可靠,而且很深入。所以後來有歷史學家講,克魯茲在中國一個月的時間就超過馬可波羅在中國十年。

他的《中國情況記》也係門多薩的重要參考書。

至於馬丁.德.拉達係萬曆七年左右訪問中國,來的目的係告訴明朝政府,當時攻打馬尼拉的中國海盜林風已經被西班牙人圍困住了,用不了幾多時間就可以抓住林風了(不過後來林風還係逃走咗)。

他對訪問中國的過程做了詳細的記錄,全文都原原本本收錄在門多薩寫的《中華大帝國史》內,同樣係親身經歷後的記錄,沒有虛假的成分。

主貼里的後半部分其實就係馬丁.德.拉達的記錄,只不過門多薩把第一人稱改成了第三人稱而已。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人人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