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短評 > 正文

石濤:德國一家四口被中國農民殺害之後

在一個強權的制度下,人們為了生存,為了利益而不惜出賣朋友,取悅強權,就像中國出現的五毛,五毛的出現有他的無奈,也有可悲可恨的一點,這是在中國那樣一個環境下,人們已經被灌輸了低等人要取悅於高等人的觀念,同時為了成為高等人而不惜施虐於別人。而這個制度下最可怕的也是人們的麻木和順從,這是一個制度摧毀人尊嚴的時候,摧毀人自由的時候,表現出來的狀態。

有一個朋友曾給我貼了一個貼子,講了2000年發生的事情,居住在江蘇的一家德國人被殺,兩個大人兩個孩子,很短的時間內就破了案了,4個年輕的農民闖進他們家想偷東西,被他們撞上就殺了他們,四個農民被判死刑。

被殺這家人德國的親屬,孩子們的姥姥來中國領屍,當聽到說把四個農民已經判了死刑的時候,她不幹了,上訴說不要把這四個農民處死。但最高法院維持原判,把四個年輕人給槍斃了,因為在中國就是殺人償命。但德國沒有死刑,德國老人認為人已經死了,再殺掉四個人就又賠上四條人命,而且死去的人已經無法復活了。

這是這位老人對於生命的理解,體現出她的文化和理念。隨後事件披露出四個年輕農民根本就沒有文化,沒有上過學。於是居住在當地的一些的德國人成立了一個組織,專門幫助那些貧窮的、上不起學的農村孩子,現在有六七百人接受了這個組織的幫助,受到了教育。

一群德國人因此成立了慈善組織,以幫助上不起學的農村孩子。(網路圖片)

德國人被中國人殺了,反過來一群德國人去幫助中國年輕人。這是這群德國人對生命的理解。

欺騙、愚昧、灌輸是一些農民犯下罪惡的根源,要想減少犯罪就要找到罪惡的根源,而不是消滅生命,報複式的把生命視為兒戲。

很多中國人不把農村人當成和他們一樣的人,這是這個制度造成的,它所造成的傷害讓人們看到在戶籍歧視的背景之下人們生活的悲慘。當人與人之間分為三六九等之後,整個社會展現出來的是暴力的,對人性摧殘的那一面,對施暴者和受虐者雙方人性摧殘的那一面,生活在同一天空下,人與人之間有着不平等的關係,都是大背景的社會制度所造成的。

農民工(網絡圖片)

大陸的戶口的制度其實在我的眼裡就是奴隸制度的變種,我是來自北京的,通常說北京人是個爺,北京人人人都是爺,在相聲里也這麼說,連光着脊樑騎平板車的也叫板爺,他自身就有着高人一等的觀念,那種氛圍,大家想想,這種氛圍本身和奴隸制度所表現出來的有什麼區別呢,我覺得一點區別都沒有。

在這個制度下人與人之間不可能有信任,在中國當今的社會當中,我們人與人之間的交往,最欠缺的,而人們又最想得到的,是什麼呢,就是信任,信任在中國的社會幾近喪失,這就是我個人的看法。

在一個強權的制度下,人們為了生存,為了利益而不惜出賣朋友,取悅強權,就像中國出現的五毛,五毛的出現有他的無奈,也有可悲可恨的一點,這是在中國那樣一個環境下,人們已經被灌輸了低等人要取悅於高等人的觀念,同時為了成為高等人而不惜施虐於別人。而這個制度下最可怕的也是人們的麻木和順從,這是一個制度摧毀人尊嚴的時候,摧毀人自由的時候,表現出來的狀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NTD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短評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