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林保華:美國也上了中共這條賊船

為了吸收外資、技術與管理,中國可是好話說盡;包括收回香港,鄧小平一再指天畫地發誓:中國人說話是算數的。然而他的內部指示則是「絕不出頭」,要韜光養晦。於是港商、台商、外國商人都相信共產黨變了,他們「走資」了,只要經濟發展,就會有民主了。於是外資蜂擁進入。即使出現六四屠殺,還諒解那時鄧小平被逼的,美國還派特使與鄧小平溝通,克林頓繼續給中國最惠國待遇。

1956年,在中國大城市街上敲鑼打鼓慶祝社會主義改造完成。當時有些資本家“白天敲鑼打鼓,晚上抱頭痛哭”;有的資本家更大罵“上了賊船”,也就是被共產黨騙了。

這需要回顧一下歷史。在中共“解放”全國前夕,發佈了不少團結民族資產階級與保護工商業的政策,使人覺得他們是真心誠意的。1949年劉少奇在天津說:“今天中國不是資本家太多,太發展了,而是太少了,太不發展。”

1953年6月15日,毛澤東在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上發表重要講話,提出黨在過渡時期的總路線和總任務:要在一個相當長的時期內,逐步實現國家的社會主義工業化,並逐步實現國家對農業、對手工業和對資本主義工商業的社會主義改造。

“相當長的時期”有多長呢?1956年1月就完成了三大改造。原來只有兩年半。這不是上了賊船是什麼?

而中共最大的本事就是明明你不願意做的,卻可以逼你似乎很高興的去做。(當年在中國大學畢業等待分配,大家希望能夠到大城市或回自己的家鄉,但是每個人都寫了大紅紙的決心書,宣誓要到最艱苦的邊疆。分配後誰如果有怨言,就是自打嘴巴。)文革期間中學生插隊落戶,絕大部分人都不願意去,但是共產黨也有辦法讓他們敲鑼打鼓,戴上大紅花離鄉背井、上山下鄉。小孩、家長的眼淚都只能吞到自己肚子里。

改革開放後,中國有轉變嗎?為了吸收外資、技術與管理,中國可是好話說盡;包括收回香港,鄧小平一再指天畫地發誓:中國人說話是算數的。然而他的內部指示則是“絕不出頭”,要韜光養晦。於是港商、台商、外國商人都相信共產黨變了,他們“走資”了,只要經濟發展,就會有民主了。於是外資蜂擁進入。即使出現六四屠殺,還諒解那時鄧小平被逼的,美國還派特使與鄧小平溝通,克林頓繼續給中國最惠國待遇。就這樣,中國慢慢發展而崛起,接着就是變臉。

雖然是中國官員索賄,但是為了打擊外商,說成是外商行賄,被罰巨款。對台商、港商,更是要他們政治正確,否則封殺。由於中國的人工、稅額增加了,加上人民幣大幅貶值,因此許多外資在無利可圖乃至虧蝕的情況下,越來越多撤出中國。由於中國有外匯管制,撤出資金談何容易?

中國為了逐步讓人民幣國際化,外匯進出口與匯率管制是有過鬆動,並且爭取西方國家承認它的“完全市場經濟地位”,然而中國的國家資本主義及其“政治挂帥”,離開市場經濟實在太遠。面臨外資的撤資,中國政府也乾脆撕下假面具,收緊了外匯管制。

華爾街日報》在12月初報導,中國加強資本管制,且對象從中國公司延伸到跨國企業,美國大選後尋求把資金匯出的美國企業成為箭靶;銀行業人士及官員表示,中國外匯管理局指示銀行收縮企業可匯出海外營運部門的資金,大公司從五千萬美元下砍至五百萬美元,超過限額就須經過審批。

對跨國企業來說,五百萬美元算什麼?據市調機構Audit Analytics估計,資產在中國曝險較大的美國企業,蘋果就逾78億美元、康寧約10.4億美元、威騰電子約4.6億美元。

至於向中國政府申請批准,是不是要行賄啊?這不是中國的潛規則嗎?然而外國企業敢這樣做嗎?即使中國政府默許,企業所屬的國家也不允許。這是西方民主國家與中國獨裁政府不同之處。現在美國政府連投資銀行聘用中國太子黨也要查處,簡直觸犯了中共領導人的利益,也難怪現在中國政府對西方國家那樣不爽。

由於中國經濟下行,為了挽救出口,人民幣一再貶值。開始是升一步、貶兩步,後來更加毫無顧忌的讓人民幣匯率下泄到接近7元人民幣兌1美元,創8年半新低。這期間,包括央行行長周小川在內的金融高官一再宣稱“人民幣無貶值基礎”。結果“人無貶基”成為網絡新成語,也成為欺騙外商與中國老百姓的謊言。

去年11月,人民幣正式被納入IMF(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特別提款權(SDR)內,成為SDR儲備貨幣之一,比重更超越早已成儲備貨幣的日圓及英鎊,只次於美元及歐元。中國輿論大為振奮,宣稱中國如何融入世界經濟新秩序。可是一年後,這個牛皮又被自己戳破了。

這幾十年,全球多少人又上了這條賊船,包括美國。

美國候任總統特朗普與台灣總統蔡英文通了10分鐘的電話,並且推文說蔡英文是台灣總統,就是向這條賊船戳了一個洞,讓全球認清這條行騙近百年的賊船,讓更多的人從賊船跳出來。中共是否有能力補洞,還是從此泄氣,一蹶不振,且看未來的發展。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