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科教 > 正文

中國一流大學校長們為何洋相百出?

中國的高校校長是“學富五車”的教育家還是“不學無術”的官員?!(網絡圖片)

一提起大學校長,人們定會肅然起敬,有高山仰止的感覺。優秀的大學校長往往是一個國家,一個民族,一個時代的象徵。比如,上世紀二、三十年代北京大學的蔡元培、蔣夢麟,清華大學的梅貽琦,浙江大學的竺可楨,南開大學的張伯苓等;當代的劉道玉、李培根等。他們以超凡的洞悉力、獨到的辦學思想和對真理的執着追求,竭盡忠智,引領學校改革發展,形成學術與道德高地,令人刮目相看,並爭相學習和研究。在教育史上留下了精彩的一頁。

隨着時代的發展和科技的進步,以及國家對高等教育事業的重視,中國的大學發展迅猛,優秀大學紛紛爭創世界一流大學。但作為大學的領頭人,有些校長的素養和聲望與一流大學的地位及影響並不匹配,有時還洋相百出,令人啼笑皆非。

幾年前,台灣親民黨主席宋楚瑜應邀在清華大學演講,在互贈禮品環節,顧秉林向宋楚瑜贈送的是一幅小篆書法,書寫的內容是黃遵憲的詩《贈梁任父同年》:

寸寸河山寸寸金,瓠離分裂力誰任?杜鵑再拜憂天淚,精衛無窮填海心!

第二句首字“瓠”讀作hù,長江中下游一帶稱“瓠子”,一種一年生草本植物,莖蔓生,夏天開白花,果實長圓形,成熟後剖開可做瓢用。“瓠離”就是把瓠剖開,跟瓜分豆剖的意思差不多。在念這首詩時,清華校長一字一頓,磕磕巴巴,念到“瓠離分裂力誰任”時,就被“瓠”字卡住了,後經人提醒才得以圓場,引得學生們哄堂大笑,場面相當尷尬。

不僅如此,在主持過程中,顧秉林還結結巴巴,幾次中斷修正,到了最後更是洋相出盡,把向宋楚瑜贈送禮物說成“捐贈”禮物,現場一片噓聲,尷尬到了冰點。此情此景,讓直播機前的億萬電視觀眾也感到震驚和失望。真是“一句話毀掉形象”,從此“粉轉路”。

自己贈送別人的禮品竟然不能完整的讀下來,作為一所頂尖大學的校長,情何以堪?即使是理工科出身也沒有充分的理由,這種代表兩岸文化交流的會面,先前雖不需綵排,至少也要過問一下是什麼禮品,寫的是什麼內容。幸虧,客人沒要這位顧校長解釋一下這詩是什麼意思,用了哪些典故,否則,會像學生不會做題卡殼一樣,掛在黑板上,下不來台的。

主張中西兼容、文理滲透、古今貫通的清華,可是出了王國維、梁啟超、陳寅恪、趙元任四位國學研究大師啊,至今依然是一座座豐碑,無人企及。他們倘若地下有知,不知有何感慨。

不久,台灣新民黨主席郁慕明來了,他發表演講的大學是中國人民大學。人大校長紀寶成在歡迎郁慕明的致辭中說:“七月流火,但充滿熱情的豈止是天氣。”

“七月流火”出自《詩經》。“七月流火,九月授衣。”“七月流火”的“流”,指移動,落下。“火”,星名,是指大火星,每年夏曆五月間黃昏時心宿在中天,六月以後,就漸漸偏西。此時暑熱開始減退。故稱“流火”。這裡所指的“火”不是像火一般的天氣,而是一顆星的名字。“七月流火”準確的意思是“天氣轉涼了”,而不是形容“天真熱”,更不能形容熱情。

一所以人文及社會科學見長的大學,它的校長在台灣同胞面前倒下來了。紀校長和顧校長不一樣啊,他創辦了新中國成立以來的第一所國學院,被人稱為“國學校長”。他在詩詞上也有相當的造詣,出版有個人詩詞集《歲月詩痕》。宵夜君無緣拜讀,至今感覺十分遺憾。

故事還沒有結束。國民黨榮譽主席連戰又來了。有感於被授予廈門大學名譽法學博士學位,興高采烈的連戰發表即席演講。演講過後,廈門大學朱崇實校長請連戰先生題字,連戰先生揮筆題寫了“泱泱大學止至善,巍巍黌宮立東南”。結果,這位學法律出身的朱崇實校長當場念了白字。把“黌宮立東南”錯念成了“皇宮立東南”,台下還一片掌聲、讚歎聲。

“黌門”是學校的古稱,“黌”古音與“宏”同音,普通話讀音與“紅”同音。古有“身入黌門,天子門生”的說法。堂堂大學校長竟然對教育領域的古稱一無所知,實在令人汗顏。兩岸一水之隔,真乃咫尺天涯。

北大不愧為新文化運動的發祥地,套路就是不一樣!2011年,時任北大校長周其鳳作了一首歌詞,叫《化學是你,化學是我》,由北京大學中樂學社演唱:“化學究竟是什麼,化學就是你/化學究竟是什麼,化學就是我……/父母生下/生下的你我/lalala/是化學過程的結果/你我你我/的消化系統/lalala/是化學過程的場所……/你我你我/要吃足喝好/lalala/化學提供營養多多……”

一時網上網下評論如潮,基本沒有好聽的。“不倫不類,天雷滾滾,斯文掃地,僅供娛樂”,“北大校長,拜託有一點自愛好不好?北大學生,請你有一點自尊行不行。”“如果是把化學元素周期表編成歌,至少還得有初中化學知識的人才能唱,而北大的“化學歌”,只要有嘴巴,有腸胃消化體驗的人都能唱”。這首神曲,堪比《忐忑》,絕對考驗你的心理承受力。

大學校長,而且是著名大學的校長,不僅是領導者,更應當是學問家和教育家。他們身上擔負的是責任和使命,是社會文化和社會美德的象徵,是知識的化身,教育的楷模和道德的旗幟。為什麼會出現上述匪夷所思、令人捧腹的狀況呢?

曾任耶魯大學校長的小貝諾施密德特,曾在耶魯大學學報上公開撰文批判中國大學日益嚴重的“官本位”體制。他痛心地說:“宙斯已被趕出天國,權力主宰一切”。

中國大學是有嚴格級別的,一般分為副部、正廳和副廳。副部長級的由中組部任命,級別的高低,意味着權力的大小和受中央重視的程度。先來科普一下由中組部任命的高校名單

1992年,校長、書記由中央管理的副部級大學(14所)

北京大學

清華大學

中國人民大學

北京師範大學

北京理工大學

北京航空航天大學

中國農業大學

北京醫科大學(2000年4月3日,與北京大學正式合併)

中國科學技術大學

復旦大學

上海交通大學

西安交通大學

哈爾濱工業大學

西北工業大學

2000年增列的副部級大學(7所)

浙江大學

南開大學

天津大學

南京大學

武漢大學

四川大學

中山大學

2003年12月增列的副部級大學(11所)

吉林大學

廈門大學

大連理工大學

山東大學

同濟大學

西北農林科技大學

華中科技大學

東南大學

中南大學

重慶大學

蘭州大學

(共計32所,都是985高校。在985里目前屬於正廳級的有7所,它們是:中央民族大學、中國海洋大學、湖南大學、華東師範大學、電子科技大學、華南理工大學。這7所大學還要努力啊)

32個副部級大學,就需配置64個副部級幹部。由此類推,正廳級,副廳、正處、副處......因此,本應為學術高地、兼容並包的大學,反而形成嚴格的序列化官階,層級分明,等級森嚴。有時候更為解決幹部待遇、平衡利益訴求提供了廣闊天地。有人譏諷,一流的大學變成了一流的“衙門”。若干司局長空降大學,教育廳局長熬了許多年,也在大學裏謀個副部,安度餘生。所謂“教授家中坐,校長天上來”說的就是這個意思。那麼,在個別大學裏出現一個處長40個教授去爭的熱鬧場面就不足為怪了。由於校長的的任命權、考核權、評估權在上級,因此,只能按照上級的意圖去辦學。長此以往,必然唯領導馬首是瞻,對上級唯唯諾諾,知識分子的風骨、膽識基本無存。

由於大學校長是個高官,掌握着人財物大權,百姓子女對於上大學的慾望又十分強烈(有錢人家的孩子都出國了),這個崗位就變得炙手可熱了。因為行政權力可以瓜分學術權力,行政資源可以壟斷學術資源,行政能量可以體現學術魅力。當做官作為大學的一種追求,其大學的風氣和人才培養的質量可以推測。有的校長熱衷於做批示、發文件,官腔十足。比如,把“贈送”說成“捐贈”,可能已經習慣了居高臨下、公權濫用的官場思維。要他們靜下來做系統的深層的理論思考已經不可能,什麼高校自治、教授治校、學術自由、健全人格早就拋到九霄雲外去了。有的大學校長雖有文章和演講發表,也只是工作經驗性總結、感受類文字,或由別人捉刀代筆,自己只是署個名或去宣讀一下而已。在一些重要場合,人們聽了這些大咖們的發言,不禁竊竊私語:難道這就是中國頂尖大學校長的水平嗎?有的校長自信滿滿,唯我獨大,幾乎無所不能,所以讀錯一兩個字,作幾句歪詩,不會影響他們的前程,也不會感到斯文掃地。

我們的大學校長可是教授里的教授,精英中的精英啊!在富有教育意義的場合和時段,我們的校長們給學生一種怎樣的治學精神,怎樣的人文素養?讀幾個錯字,並不能說他們不能做大學校長,至少說明他們對此準備不充分,做事不細緻、不認真。歸根結底,還是大學缺少競爭,一家獨大,政府全包。假如像上世紀初葉,公立大學、私立大學和教會大學三分天下,並駕齊驅,開放辦學,按章辦事,這些校長還能這麼混么?還是憋進書齋里做學問去吧。

美國大學校長任期平均為12.2年,中國一般為5.2年,其原因很複雜。但中國換校長之勤,給人以走馬燈的感覺。十年樹木,百年樹人。連樹木的時間都不夠,焉談樹人?思想是要長久積澱的,要形成自己合乎大學邏輯發展的治校理念、話語體系、價值導向、人格素養,那是需要潛心靜氣、心無旁騖、深入思考的,是要坐“十年冷板凳的。那麼,什麼來得快?靠辦綜合性大學(985的硬性條件),靠掛靠歐、美、澳大學,靠更改校名、擴大校園、增加專業,靠短平快的科研成果……

急功近利,短視浮躁,能辦好大學?即使有點思考,也是碎片化、斷裂化或者娛樂化的東東。這就使宵夜君又想起了年輕的大學校長鄭強的金句:“為什麼天上倒水的就要比地上倒水長得漂亮?”鄭校長要麼是對空乘職業的無知、對服務行業的歧視,要麼就是嘩眾取寵、博取廉價的掌聲。面對網友質疑,他覺得很委屈,辯解了幾句,大家還是不買賬。這也就不難理解,為什麼一個中國最高“師”府歷經3年研究出來的“中國學生核心素養”,堆砌概念,重複交叉,枯燥乾癟,核心空泛,引來無數吐槽。中國的大學給人的感覺總是缺了那麼一些點文化味,多了一些銅臭味;中國的大學校長總是缺了那麼一點書卷氣,多了一些官架子。

行文至此,請教您:中國大學中國足球,哪個會有希望?

您怎麼回答?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