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鄭經緯:溫家寶敲響江家父子的喪鐘

9月27日上午,溫家寶在國科大為本科大一的新生做了題為〝我的大學〞的講座。(網絡圖片)

9月27日,一直受到外界高度關注的中共十八屆六中全會,終於有了定論:根據中共黨媒的消息,習近平在當天主持舉行了中共政治局會議,決定於10月24日至27日在北京舉行六中全會,而會議的主要議程係研究〝從嚴治黨重大問題〞、制定中共黨內政治生活準則以及修訂王岐山苦心經營的《監督條例》。

這一大堆中共特色的黨文化用詞背後其實只有一個中心議題:習近平要進行官場大挪移。

這條新聞迅速佔據媒體頭條,引起廣泛關注。與此同時,另外一條不太引人注目但卻頗不尋常的新聞也出現在陸媒:溫家寶到訪中國科學院大學(簡稱國科大),並給該校師生做了一場講座。

對時事稍有關心的人應該都能看出,溫家寶近期頻頻露面,頗為活躍,有的被媒體公開報導,有的則通過〝網友巧遇〞的形式被外界所知。這一次,陸媒對溫家寶的活動進行了公開報導,而值得注意的係,這係繼今年9月18日至23日,到訪湖北、安徽兩省的六個縣後,溫家寶的第三次高調公開亮相。大陸官方媒體報導講,前兩次露面期間,溫家寶與湖北、安徽多所中學學生一起吃飯、做早操、打籃球,並與麻城市民眾座談等。

眾所周知,中共高層政治人物的露面,大都有特定政治含義,其露面時間、地點、頻率、講話、題字等等因素也往往都有着某種精心安排的背景。溫家寶不但在十天之內三次露面,且這次露面的時間點更為敏感,與六中全會確定開會日期在同一天,這真嘅只係純粹的巧合嗎?

此次溫家寶前往的地點,係〝中國科學院大學〞。按照陸媒的講法,與其他高校相比,溫家寶此次到訪的國科大〝很不一般〞。據該校官網顯示,國科大的前身係中國科學院研究生院,成立於1978年,係中共建政後的第一所研究生院,培養了不少畢業生。而在這眾多的畢業生中,有一個人極為特殊,他就係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的長子,國人幾乎婦孺皆知的〝中國第一貪〞、開官商一體之先河的江綿恆。

根據中科院官網公布的資料顯示,江綿恆1977年畢業於復旦大學,1982年於中科院半導體研究所獲碩士學位,後到中科院上海冶金所從事科研工作。再往後,江綿恆出國留學,於1993年1月回到中國科學院上海冶金所,之後於1999年11月出任中科院副院長。

2004年,對航天領域一竅不通的江綿恆擔任了神舟五號副總指揮;2007年擔任了繞月探測工程領導小組副組長、嫦娥工程副總指揮;2008年出任神舟七號副總指揮。如果唔係被查出腎癌,江綿恆亦官亦商的兩棲仕途之路很難講將會延伸到咩程度。

在江綿恆的諸多人生角色中,他有足足18年的身份係中科院系統最像商人的科技官員,或者講係最像科技官員的商人。

之所以羅嗦咁多江綿恆悶聲不響的履歷,係想講明,中科院一直都係江綿恆最重要的地盤。早在2002年,《中國即將崩潰》一書作者章家敦就曾指出,江綿恆正在推動一個獨立於全球網路之外的中國網路系統,建立防堵、篩選境外信息的龐大防火牆,而這個防火牆,就係後來臭名昭着的〝金盾工程〞。時任中科院副院長的江綿恆曾專程前往中科院計算機網路信息中心聽取該工程有關情況的彙報,並特別提到監控技術。需知,22年前的中科院高能所,正係中國網際網路的起點所在。

正係因為上述的原因,溫家寶前往國科大〝講座〞的舉動才顯得尤其不尋常。我們都知道,十八大後掀起的反腐風暴,其實根源於對薄熙來的調查。正係溫家寶,在兩會記者會一再延長時間等來了他想要的問題,一出空前,可能也係絕後的風暴就此平地而起,迄今未息。

薄熙來谷開來案情爆發後,外界一度對薄氏夫婦如何結局爭議不已,親江媒體更係不斷散發薄熙來將平安退休甚至調職西藏等奇談怪論。就在局面僵持不下的時候,周永康露面考察母校石油大學,並罕見捉筆寫下歪歪扭扭8個大字:厚積薄發開物成務。這顯然係一個精心設計的示威舉動,因為題詞中恰好含有薄谷二人的姓與名,而據講這個舉動的設計者係長期慣於躲在幕後指點的江系實際操盤者曾慶紅。

現在,時移世易,習近平與他的盟友們已經一步步佔據上風,並一步步走到了有能力給對手一擊致命的階段。高層博弈,非常講究針鋒相對,江澤民要頂風作案到國博題字,習近平隨後就前往〝鎮江〞考察還以顏色;江澤民前往〝東山〞露面,習近平馬上就撤江綿恆職務滅掉其〝再起〞奢望。

這一次恐怕也不會例外。溫家寶當初一番答記者問,在事實上宣告埋葬了薄家,他也許會很樂意在最後的階段,再次充當釋放埋葬江家信號的信使角色。在筆者看來,這個原因很簡單:溫家寶站在江綿恆的地盤上,對着象徵新陳代謝的大一新生髮表講座,而講課的題目很特別,叫做:〝我的大學〞。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于飛 來源:新唐人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