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天安門毛像深夜被摘 港媒:習王表態毛紀念堂遷離

9月27日晚間,懸掛在北京天安門城樓上的中共前黨魁毛澤東畫像被吊車摘下。多年來,民眾對毛像一直存有爭議,且屢遭民眾潑墨。8月有港媒報導稱,中紀委書記王岐山再次發起聯署議案將毛紀念堂遷移至韶山,並在中共政治局討論表決時獲得高票通過。習近平更在表決後表態,問題早晚要解決。但是公民議報發文稱此新聞有三處懸疑。改革派認為,“去毛化”雖屢被提及,目前看並沒有實現的可能性。

大陸官媒北京青年報報導,27日22點40分為迎接中共建政後所謂的“十一節”,懸掛在北京天安門城樓上的中共前黨魁毛澤東畫像日前被吊車摘下,40分鐘後又將其吊起。

儘管報道稱,替換毛澤東畫像象徵以舊換新,迎接新氣象,但不禁令外界想起毛澤東畫像屢遭大陸民眾抗議、潑墨事件。

屢遭潑墨毛澤東畫像爭議大

資料顯示,天安門城樓上的毛澤東畫像至少遭到4次潑墨。

1989年5月,正直八九學運風起雲湧之際,三位來自湖南的青年前往北京聲援學運,並向天安門的毛澤東畫像投擲油漆和雞蛋,以此表達人民需要自由,反對中共一黨專制。

2009年5月,一名來自新疆的男子向毛澤東畫像投擲燃燒物,據稱造成畫像下方灼痕。

2010年4月,一名從黑龍江省前往北京的民眾向畫像潑灑墨水,造成畫像輕微污損。

2014年3月,一名男子向天安門城樓的毛澤東畫像投擲墨水瓶,造成毛澤東像左下角污損。

自中共1949年10月1日建政後,天安門城樓一直懸掛毛像。但是大陸訪民黃廷楷曾公開發表一篇名為〈我強烈要求毛澤東的畫像要從天安門城樓上拆下來〉的文章,在網絡流傳。

他質疑,“1957年‘反右鬥爭’是不是在毛澤東領導下搞的?是不是害了幾十萬中國知識份子?是不是害了超過百萬人?三面紅旗是不是毛澤東一手舉起來的?1958大躍進是不是他要搞的?1959年廬山會議上反右傾是不是他搞的?由此而引發餓死幾千萬農民是不是他的責任?文化大革命是不是毛澤東發動的?是不是給全中國造成10年浩劫?”

黃廷楷認為,“毛澤東像要拿下來,那麼污濁的東西要洗掉,那些東西要掃掉。”

大陸學者茅於軾曾撰文曆數毛澤東罪行,包括心理陰暗、姦淫婦女無數、搞階級鬥爭、害死五千萬人等。

著名歷史學家辛灝年在多年的研究中發現,毛澤東領導的中共在8年抗戰中是:1年消極抗戰,7年專打國軍。中共在毛澤東的指揮下,不僅與日軍密切配合,搶奪半個中國,還從河北打到山東,從山東打到蘇北、蘇中、蘇南,再打到安徽的淮南、淮北。

因此,辛灝年對中共建政的評價是:不僅在歷史上不具有合法性,在現實中也同樣不具有合法性。

港媒:王岐山提案遷移毛紀念堂獲高票通過習表態最遲下屆完成

香港《爭鳴》雜誌2016年8月號披露,2016年6月下旬,中共政治局通過了有關決議案,毛澤東紀念堂搬遷至湖南韶山事宜將被列入新一屆中共政治局議事日程。

報導說,有關決議案是中紀委書記王岐山率先發起,並有中組部長趙樂際、中共國務院副總理劉延東參與聯署。

議案在中共政治局會議進行表決時,25名投票的政治局委員中,有23票贊成,僅有2票棄權,無一反對,議案意外獲得高票通過。

報導指,王岐山在代表聯署就該提案作出說明時表示,毛紀念堂從決定興建到舉辦儀式,再到確立地位等做法完全是錯誤的,是極其錯誤的〝違背了社會發展進步里程〞。

王岐山同時還列出了上述興建紀念堂決定的6點嚴重錯誤和過失,其中包括嚴重違反有關領導人身後安排決議等方面。

報導並指,決議案獲得通過後,習近平在會上發表了講話,引述鄧小平、陳雲等人的講話表示,興建紀念堂是嚴重違背相關決議的錯誤決定,〝不能強調當時政治環境來掩飾有關決定的錯誤,造成後遺症。〞

他最後還指出,既然現在已經有了共識,就予以糾正,作出補救是唯一的抉擇。問題早晚要解決,不能以任何非正常甚至非法理由來繼續保留下去。如果本屆餘下時間不能順利解決,下屆任期內也一定要解決、處理好。

報導稱,毛澤東紀念堂自上世紀70年代建成後,海外及大陸民間就一直存在反對聲音,而中共黨內也就是否拆除或遷移該紀念堂問題持續爭議數十年。

報導引述一位政治局委員秘書的說法稱,習近平上台後,一定會有所動作。因為拆除毛紀念堂是一件既得人心,又能留名史冊的善舉,習近平應該不會錯過這個機會。

這並非王岐山第一次針對毛紀念堂進行提案。早在2011年,海外媒體就曾報導說,王岐山與王兆國就曾提議對毛澤東紀念堂進行改建,雖然當時中共黨內表決時未能獲得通過,但習近平、李克強等常委幾乎都投了贊成票。

此前,香港《動向》雜誌曾報導,截至2015年底,中共人大辦公廳、政協辦公廳已經收到21份人大代表聯署,政協委員32份聯署,要求撤銷天安門廣場上的毛澤東紀念堂。

遷移毛屍有三點懸疑“去毛化”屢被提及不曾實現

公民議報627期發表署名程惕潔的文章質疑消息的真實性,認為此新聞有三處懸疑。

關於遷離毛澤東紀念堂的提議已有多次(網絡圖片)

據香港《爭鳴》雜誌2016年8月號報導,中紀委書記王岐山再次發起聯署議案,建議將毛紀念堂(應該含殭屍在內)遷移至韶山,在中共政治局討論表決時獲得高票通過。習近平更在表決後表態,說問題早晚要解決,如果本屆餘下時間不能順利解決,下屆任期內也一定要解決、處理好。

8月10日,公民議報627期發表署名程惕潔的文章質疑消息的真實性,認為此新聞有三處懸疑。

懸疑之一:既然是高票通過的表決,為什麼不展示一下議案本身?哪怕羅列幾條要點也好。殭屍陳列並非黨國機密,跟國防安全扯不上,有保密必要嗎?如果萬一水晶棺里藏有什麼“達芬奇密碼”,擔心泄漏天機的話,乾脆就不要放料,保密到底多好。何必要把消息當牙膏往外擠?讓外界浮想聯翩,心存懸念?

眾所周知,陳列毛屍的紀念堂和水晶棺,是1976年10月8日,華國鋒主持下的中央全會一致舉手通過的(當時並無投票一說)。如果遵循黨內程序(違背程序的事還少嗎?),要正式否定那個決定,恐怕得在今年十月份召開的十八屆六中全會上再表決一次,正式通過由王岐山聯署、政治局高票通過的“移屍動議”,才能最終合法生效。如今離十月份開會時間緊迫,按理說也該把動議亮出來看看,起碼讓全黨醞釀熟悉,否則那些號稱“代表”全黨的中央委員們,到十月份如何能“代表”?又怎麼去“投票”?

懸疑之二:消息說,“把紀念堂移往湖南韶山”,但語焉不詳,缺乏下文。怎麼個移法?是平行移動?還是拆遷重建?到了韶山以後,新的紀念堂搞多大規格,佔多少土地?花多少銀子?水晶棺是繼續保留?還是讓毛屍入土為安?如今科技發達,中央也不差錢,如果整體搬遷,技術和財政大概都能做到。棘手的問題是,勞民傷財目的何在?要是怕毛左們在北京頂禮膜拜過度,時不時掀起崇毛狂潮,攪得人心不安的話,難道在韶山就不能繼續頂禮膜拜?就不會掀起更大狂潮?那邊天高皇帝遠,也許放便毛左們搞更多花樣。要想做到一了百了,眼不見心不煩,恐怕對遷往韶山的“毛帝陵寢”還得有一套詳細的章法才行。比方說:監管權限,財政收支,警衛規格,朝拜制度等等。沒有具體的細節規劃,恐怕今後還會生出不少新的事端。

懸疑之三:王的提案和習的講話,都難得點明當初華國鋒的錯誤決定,但如何“糾錯”,仍然留有懸念。毛、周、鄧那代領導人,有鑒於斯大林的個人崇拜,早在1956年就帶頭簽名,通過決議,規定領導人死後要火化,不許修墳造墓、搞紀念堂、水晶棺等等。周恩來、鄧小平、陳雲等許多高官,也的確較好地遵守了他們當年簽過字的那個決議。唯獨華國鋒凡是派和四人幫那伙人,硬是違背黨內決議和毛本人的意願,推翻“祖上遺訓”,搞出個“紀念堂”新花樣。如果這次紀念堂的搬遷,真能代表某種程度回歸中共以前的理智決定,那麼,有人或許質疑:對於佔地更大、耗資更巨的類似陵園,該當如何處理?

誰敢捅更大馬蜂窩

文章還分析,認真說來,陵園問題都跟死者本人無關,是活人之間的爭議,反映不同政見者對不同陵墓的不同態度。前不久看到錄像,是交城百姓傾城出動,同仇敵愾,晝夜值班,跟上級派來拆卸華國鋒塑像的人馬周旋對抗,要“誓死保衛華主席”。最後還是官方泄氣後撤,宣布行動暫緩。如今要動毛屍,那還不得捅更大馬蜂窩?在毛左看來,誰敢動毛屍毛堂,那跟掘他家祖墳沒有兩樣。如果因此而觸發嚴重衝突,引起社會動蕩,那問題就會複雜化。從這個角度看,官媒對觸動紀念堂的新聞小心翼翼,噤若寒蟬,的確也情有可原。

作者程惕潔表示,曾給香港《爭鳴》月刊的老闆溫煇有一面之交。當問到大陸內部消息的可信度究竟有多高時,溫煇坦承,能有五成可信就不錯。因此作者認為,儘管某些消息來源人誠實可靠,但也難免水分。有些水分沒法避免,因為當局有時候在放水(港媒叫爆料)過程中故意搞真真假假,試圖操控輿論導向,或測試海外反應。

“去毛化”屢被提及不曾實現

關於遷離毛澤東紀念堂的提議已有多次。今年年初,中國一年一度的兩會召開前夕,坊間就有消息稱,有部分兩會代表、委員聯署提案,要求將毛紀念堂遷出天安門廣場。當時有媒體稱,至2015年底,中共人大已經收到21份人大代表聯署,政協收到32份政協委員聯署,要求撤銷天安門廣場上的毛澤東紀念堂。

加之當時發生在大陸河南的毛澤東巨型塑像被拆除事件,讓外界熱議中國是否正在去毛化。

其實去毛化在中國也不是新鮮話題。早在4年前的中共十七屆七中全會上,中共宣布將對黨章進行修改,並寫入重大戰略思想。但在新華社授權發佈的通稿中,隻字未提毛澤東的名字,這被外界視為中共釋放改革並且去毛化的信號。

據編輯部在北京的海外多維網發文分析,在改革派看來,毛澤東思想早已成為桎梏中國政改進程的象徵,七中全會公報不提“毛思想”意味着中共將在意識形態領域作出重大改變,以解決社會發展現實受到過時思想理論阻礙和束縛的矛盾。中共黨史學者辛子陵據此猜測,中國今後或將涉及到意識形態改革。而諸多外界媒體亦對此頗多猜測,紛紛試圖從這一細節中尋覓中共未來政治走向。

文章認為,2012年11月7日的首場中共十八大新聞發佈會上,發言人蔡名照稱十八大黨章修改仍將堅持以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等為指導,這意味着在各方爭鳴中熱炒的“去毛化”已成泡影,它僅僅是改革派的一廂情願。

阿波羅網白梅、林億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阿波羅網白梅、林億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