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許世友罵林彪:老子是主席封的 想動我找死

——貼身警衛告訴你一個真實的許世友

許世友為人耿直,與林彪在歷史上也沒有多少交情。文革期間,兩人關係惡化。毛澤東後來準備換掉林彪的時候,就把林當年準備換下許的事情告訴了他,許回家後說:“老子是主席封的,誰想動我,找死!”

中共開國上將許世友戎裝照(圖源: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許世友原先最服張國燾

許世友雖然出身行伍,但為人膽大心細、富於機變。他早年一直在四方面軍,張國燾來鄂豫皖之後,曾中生、許繼慎等人對張國燾的許多做法都很不滿,他們曾經召集過包括許世友在內的一些人開會,議論張國燾,許世友不發言,後來一定讓他說,他就說:“張是中央的代表,反對他不是反對中央嗎?中央不比我們高明?”這個會議後來被張國燾定義為“反黨”,而許世友這個講話卻大受張國燾的歡迎,以後,張國燾對許世友大加提拔,成為四方面軍的主將之一,名次在王樹聲之前。

許世友後來和老人回憶的時候說:“那時候,我是無門無派,我就是覺得當兵打仗,不聽上面的要吃虧,曾中生他們太書生意氣了。黨內除了主席,誰也不是張國燾的對手,老張(許世友一生都稱呼張國燾為老張)手很黑,一般人鬥不過他。”

說許世友不服毛是文人瞎扯淡

許世友在延安批鬥張國燾的大會上一直想不通,據說是毛澤東出面挽救他的,還有的史料上說許世友不服毛,準備帶兵離隊等等。老人跟我說:“那都是文人瞎扯淡!”接着,他就把許世友和他說起的這件事講了一下。

許世友自己說:“我敢帶兵出逃?我們黨是什麼樣的黨?軍隊就歸你個人所有?”他的這三個問句確實讓那些編故事的人無法回應。

真實的情況是:許世友的確想不通為什麼下死力氣整張國燾,他認為老張就算是沒有功勞也有苦勞,要不,怎麼四方面軍還會有80000多人?後來,他在會場上說了自己的這個看法,立刻遭到痛打,林彪、蕭華還說要槍斃他,謝富治是老戰友了,居然聽了林彪的話,還把槍拔出來,許世友氣得大罵:“老子不幹了,老子去學梁山好漢,落草為寇去!”其實就是這句話後來被以訛傳訛地演繹成為許帶兵出逃或者本人出逃。

毛澤東知道後,親自去看許世友,和他談了3個小時。這個過程,許世友始終沒有正面說過,他就是說:“主席真有水平,比老張強,我覺得跟着他干,能行,彎子就轉過來了。”

毛澤東從許世友那裡出來,說:“以後,誰也不許再難為世友同志,認識錯誤都要一個過程。”再以後,批判張國燾的時候,許世友也進入了積極揭發的行列中去了。這是毛澤東和許世友相知的開始。

毛澤東說你許世友的屁股始終是坐在無產階級這一邊的

1964年,毛澤東問過許世友:如果有人要走資本主義道路怎麼辦?許世友回答:誰反對毛主席,我就干他個驢X的!不論他是誰!毛澤東大為滿意,說許世友黨性強,還和他一起回憶了當年延安的事情。

“文革”之前,毛澤東對黨內高級幹部說:“中央出了修正主義怎麼辦?”許世友回答:“我就帶兵進京勤王。”公開以後,把“勤王”兩個字去掉了。毛澤東很高興,說你許世友的屁股始終是坐在無產階級這一邊的。

“文革”起來後,許世友對林彪一直感冒,林彪對毛澤東說過想動一動他的意思,毛澤東沒說話,讓江青傳話給林彪:主席說了,許世友是無產階級司令部的人,厚重少文,就是周勃一類的。林彪就沒有再說什麼。

許世友沒有敢公開否定“四人幫”

有一段歷史這裡必須澄清:許世友根本沒有像後來說的那樣,公開否定張春橋,他也不敢。“四人幫”是毛澤東身邊的佞幸,不是說那時候大家不敢反對他們,而是投鼠忌器。一個懷仁堂會議,毛澤東把所謂的“三老四帥”罵個狗血噴頭,以他們的資格,尚且如此,何論他人?所以,許世友是深明此理的。

老人在“文革”之前就開始給許世友當警衛員,他說,許世友聽到中央的指示,張春橋擔任南京軍區第一政委兼黨委第一書記,他只說了一句話:“現在真是朝中有人好做官啊,沒打過仗的也穿上軍服了。”但是,南京軍區的大會小會上,許世友都說:要聽張政委的指示,張政委是主席、林副主席、江青同志身邊的人,是無產階級司令部的人,他的話是和毛主席保持一致的。所以,有人寫的文章里特意誇大他和張春橋的矛盾激化到何種地步,那都是後來的經過某些人的策劃編出來的。

毛澤東後來準備換掉林彪的時候,就把林彪當年準備換下許世友的事情告訴了許,許世友回家以後曾經說過:“老子是主席封的,誰想動我,找死!”所以,後來,南京軍區批林彪最狠也最到位,因為,政委、司令都是林彪一直討厭的。

許世友和華國鋒的關係不錯,1977年,華國鋒去南京還專門看過許世友,最有意思的是,1980年11月10日至12月5日召開的九次政治局黨內民主生活會(實際是批判華國鋒的會議)上,鄧小平、陳雲、葉劍英、李先念、胡耀邦等公開批評華國鋒,許世友還為華國鋒說過一句話:“華主席人很厚道,就是耳朵軟一點。”他還希望大家多聽聽華國鋒為自己的辯護。會後,有人提醒他是不是注意一下說話的方式,許世友再開會的時候就很少發言了。

許世友雖然是一介武夫,可是,他很會看人,據老人回憶說:當年,楊成武做代總長的時候,很火,許世友說老楊以後要翻車。果然,楊成武回京不久就被拿下。許世友後來退下來以後說過:楊成武乾的是軍機大臣的活,但是,嘴巴還是原來那個樣,不嚴,早晚要出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黨史文苑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