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心靈之燈 > 正文

當你周圍都是惡意時

我的朋友Q小姐無奈又悲憤地跟我說,她想辭職,我驚訝,幹得好好的怎麼突然要辭職呢!

Q小姐悲憤地跟我說了事情的原委。

去年,她跟公司里的某領導確立了戀愛關係,對方曾經有過一次失敗的婚姻,因為怕在公司里影響不好,所以離婚這件事沒幾個人知道,直到再次戀愛時,才漸漸向大眾透露已經離婚的事實。

當你周圍都是惡意時

但這為Q帶來了很大的麻煩,當大家知道他們兩個談戀愛時,謠言鋪天蓋地而來,紛紛指責她破壞別人家庭,橫刀奪愛,這樣的傳聞總能在第一時間得到迅速的發展,然後席捲全公司。

更讓她悲憤的是很多內容不堪入耳,更與真相無關。Q試着向他們解釋,但那些人每次都會故作無辜地說:“我們當然相信你了,你別多想了。”轉身,卻議論得更起勁,甚至把Q的解釋當成新的攻擊內容。

Q跟我說:“親愛的,他離婚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甚至之前我都不知道他的婚姻狀況如何。我不知道人心會這麼險惡,那些沒什麼交往的人議論也就罷了,有些平時還處得不錯呢!這樣的環境我真是待不下去了,我想辭職。”

Q還跟我說,她很想跟這些人狠狠地吵一架再離職。站在Q的處境,我非常理解她,但是這樣有用嗎?我用金星老師的話鼓勵她:只管自己向上走。你在山頂上享受日出日落的美麗景色,他們還在山腳下玩十年前的老把戲,根本傷害不到你。

我們每個人都有被人誤解和攻擊的時候,解釋和反擊是人的本能,可是我們大概也經歷過,很多解釋根本不會有人信,甚至看在某些人眼裡,那是心虛和狡辯。

反擊也是一樣,當你終於氣不過出手時,你覺得心裏很暢快。

殊不知,對方比你更暢快,因為你終於有回應了,這齣戲大家可以一起唱了,多精彩呀!很快你就會發現,由於你的反擊,引來了更多攻擊,前後左右四面八方都有,你不知道該如何反擊,欲哭無淚,但對方卻愈加興奮。

所以,解釋和反擊從來不是最佳回應方案。因為我們要考慮時間成本,每個人一天都只有24小時,誰也不可能有48小時,如果把時間用來解釋和反擊,那就意味着用來提升自己的時間減少了。而時間是這個世界最寶貴的資源,把它浪費在這些毫無意義的事上,是對它最大的褻瀆,也是對自己整個人生的褻瀆。

但我們更應該去想一想,為什麼這些誤解和攻擊能夠影響到你呢?如果說親人的誤解你在意是因為你在乎他們,可是生活中很多誤解你或攻擊你的人,可能跟你一毛錢關係都沒有,那麼你為什麼還會這麼在意呢?

答案只有一個,你的內心太脆弱了,你站的地方太低了。有個成語叫“落井下石”,那麼,如果你不站在井裡,別人怎麼做得到用石頭扔你呢?假如此刻你是站在高處,這些人能搬着石頭往天上扔嗎?如果真這樣,結果只有一個,這些石頭沒有砸到你,反而砸到了那些扔石頭的人。

親愛的,明白了這一點,你還要去解釋和反擊嗎?面對誤解和攻擊,我們唯一能夠做的只有兩件事:一、努力讓自己變得更強大有力;二、讓時間來證明一切。

對於寫作的人而言,誤解和攻擊更是無處不在,觀點不同或者不喜歡看都可以成為攻擊的理由。比如我完全虛構的故事,有人會覺得很真實,甚至當成我自己的經歷,而我根據真實故事寫成的小說,會有人覺得這肯定是假的。

當年在天涯連載《豪婚》時,一周之內點擊破百萬,喜歡的人很多,罵的人也不少,後來這個文的點擊過四百萬,跟帖超過一萬,毀譽就更多了,但我自始至終都沒有回復過。當時只是覺得寫作的時間都不夠,哪有精力去解釋或反擊呢,何況都是不認識的人,何必去計較,我只管寫就是了。

一開始,那些攻擊的人上躥下跳,覺得自己贏了,他們覺得我連回應都不敢,罵得更加起勁。我依然還是寫我的文,唯一不同的是,因為有不同的聲音,我對文章的要求更高了。

又過了一段時間,那個帖子慢慢乾淨了,由於我的不回應,那些人覺得沒意思,換帖子去罵了,而剩下的都是喜歡的人,很多都支持到現在,我出的每一本書,他們都會買來珍藏。

記得當時還有一位作者在連載,文章也挺火的,但更新很慢,有些讀者不滿意了,覺得作者是故意吊人胃口,兩方掐起架來,最後作者火了,棄文封筆,很多喜歡那個文的讀者都在帖子下面留言,希望作者回來。

當時我就一個感覺,罵作者的人看到棄文的結果應該是很高興的,但棄文這個舉動卻讓真心支持的讀者們失望傷心了。

幾年後,機緣巧合,我和這個作者成了朋友,但她早已多年不寫,偶爾聊起我們在天涯的那些日子,她問我當初的淡定是因為我真的淡定還是根本不去看回帖的內容。

我說,其實有空我都會看一下的,當時我就想着畢竟支持的人更多,我要為了支持我的人而寫,不能辜負他們對我的支持,所以,一寫就寫到了現在。

後來有一個讀者給我留言:對於其他讀者而言,我可能不一樣,因為一開始我不喜歡你,我覺得你肯定是裝的,你的大度與智慧肯定是裝出來的,但是幾年過去了,你始終如此,我就開始欣賞你了,我希望成為你那樣的人。

所以說,很多誤解根本無須解釋,時間會證明一切。

我的朋友Q小姐最後還是選擇了辭職,她給我的信息里是這樣發的:我辭職不是因為我被他們打敗逃走了,而是我決定跳出這個圈子,去努力做更好的自己。

我在心裏為她狠狠點了贊,辭職後的Q代理了一個紅酒品牌,由於自己的努力和男友的幫助,很快就做出了成績,中間的艱辛略過不提。

前幾天,我們喝茶時,她對我說:“我原本還想着君子報仇,十年不晚,但僅僅一年,這種想法就變了,時過境遷,原先很在乎的話早就引不起一點波瀾了,我知道他們還是會有議論,說我是靠着他才有了現在的成就,但現在這些話已經完全傷害不到我了,我甚至還要感謝他們,是他們促使我發奮努力。”

看着Q現在自信的樣子,我覺得她比以前美得多,試想,如果Q為了那些惡意煩惱、憤怒、反擊,最後只會糾纏在這些事里徹底變成一個敏感、無聊的人,但選擇了脫離後,才發現外面的世界是那麼廣闊與精彩,精彩到你分分秒秒都為它傾倒,哪裡還有時間、精力去在乎那些惡意呢?

你甚至會想,如果沒有這些惡意,你可能這輩子都不會欣賞到這麼精彩的世界,也不可能達到這樣的人生高度,到那時,你會從心底里感謝那些曾經對你心懷惡意的人。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宋雲 來源:閱讀時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心靈之燈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