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習胡兩家世交因炎黃事件翻臉?劉雲山戳到致命短板

《炎黃春秋》被強制接管事件仍在發酵。海外黨媒稱,此事本質上是中共內部觀點之爭的衝突事件,並稱該雜誌是“姓黨”的媒體。胡德華此前則表示,炎黃春秋不是國企也不是黨產。學者分析,整肅《炎黃春秋》很可能涉及黨內權力鬥爭。據港媒報道,劉雲山曾威脅要收回炎黃,被炎黃髮文反擊。李銳曾透露,習近平對炎黃有八字批示,但沒得到證實。雜誌社長和副總編都表示,接管事件不是習近平中央搞的。

炎黃春秋雜誌社負責人胡德華(右二)在被強佔的辦公地點外面接受外媒採訪。(網絡圖片)

海外黨媒:劉雲山宣傳口戳到中共執政的致命短板

編輯部在北京的海外多維網7月28日發文分析稱,儘管中共對《炎黃春秋》雜誌社領導層使用了“換血”的手法對雜誌進行了全面接管,卻依然無法洗脫手法粗暴的指責。胡德華回國導致衝突升級,也進一步說明中共沒有拿出足夠智慧來解決黨內“自由派”的存在合理性。

文章稱,近期由《炎黃春秋》事件引發輿論的持續發酵,爾後對網絡媒體原創新聞欄目的封殺,誘發了輿論場不由自主地開始聯想到“左右之爭”的討論。中共在對國內輿論的管控方面,處理的方式並不高明,手法簡單、粗暴。

文章認為,中共近期行動,不僅涉及傳統媒體和網絡媒體,還波及到自媒體。行動的方向和實際效果與最高層提出的“實現最大公約數”要求南轅北轍。

文章還說,中共所暴露出來的簡單粗暴的處理手法,以及漠視客觀規律的做法,一旦形成思維慣性,未來很可能會成為中共執政的致命短板。

海外黨媒:“姓黨”媒體遭遇“滅頂之災”

25年前,中共黨內一些退休的老同志、老部長,在時任中顧委常委蕭克的牽頭下,創辦了《炎黃春秋》雜誌。此後,無論輿論給《炎黃春秋》雜誌貼上了“黨內自由派”或是“黨內改良派”的標籤,都不能忽略一個事實——雜誌的創辦者和歷任的社長、總編都是“黨內同志”。

編輯部在北京的海外多維網文章指,《炎黃春秋》就是不折不扣的“姓黨”的媒體;各大網站原創新聞欄目的業者也都是黨媒培養出來的精英,他們熟知中共宣傳紀律,有着深入骨髓般地對黨性的理解,他們有天然的“自律性”,卻依然遭遇了“滅頂之災”。

胡德華:炎黃春秋不是國企也不是黨產

而胡德華26日接受香港大紀元電話採訪時表示:“這個雜誌國家沒有投錢,不是國企;黨沒有投錢,不是黨產,就是大家一起湊的錢,純粹是民企。”

他介紹,“從賺了那麼點錢到現在,發展到幾十萬的個人自費訂戶和更多的報攤上買的,發行量有幾十萬份。這一切都是所有炎黃春秋的員工25年如一日,用勞動換來的成果。”

胡德華強調:“如果只是一紙文件把它歸公,這就好像掠奪行為。我們要尊重每個人的勞動和成果。從沒有一直到現在廣大的讀者有幾百萬、上千萬,這麼大的無形資產,你說拿就拿?!”

“我不懂的是,我們原來所受到教育是說地主、資本家掠奪工人農民,原來沒有體會”,他言下之意現在有了。他覺得這樣一紙文件就給充公的做法不對,“違反了物權法和公司法。違反了雙方的合同、協議,違反了合同法”。

最後他表示,這也不是現在當局所強調的依法治國的方式。

學者程曉農:被霸佔可能涉及黨內權力鬥爭

普林斯頓社會學博士,轉型問題學者程曉農對美國之音表示,中共這個體制的意識形態控制建立在“輿論一律”基礎上,任何獨立的聲音都讓它不自在,因此中宣部對《炎黃春秋》的控制也逐漸收緊,最後讓中國藝術研究院強行接管。《炎黃春秋》的命運凸顯出經濟危機當頭之時政治控制高居首位的基本統治策略。

陳破空:中共左轉一發不可收拾是江澤民主政惡果

政論作家、時事分析人士陳破空則對美國之音表示,《炎黃春秋》走到絕境,與黨內氣氛有關。高層中,只要有人提出,既然強調社會主義價值觀,又怎能允許《炎黃春秋》這樣的雜誌存在?這句話出口,沒有人敢反對,因為“政治正確”。所以,整肅《炎黃春秋》,也很可能涉及黨內權力鬥爭。

否則,無法理解,習家(習仲勛、習近平兩代)與胡家(胡耀邦、胡德華兩代)向來交好,何以說翻臉就翻臉?

陳破空在看中國採訪中指出:在江澤民的監控下,主導下,包括後來的領導人都要表現出左傾,因為他不左傾就要被拿下,被江澤民的政治老人拿下,所以中國的政治一直到今天,都非常左。這就是“六四”之後的後果,也是江主政的一個後果。【相關報道:陳破空:中共左轉一發不可收拾是江澤民主政惡果】

習近平批示合情合理

法廣日前引述接近《炎黃春秋》社委會的人士報導說,目前雜誌社方面的態度是,〝先停刊,若有條件可復刊,如不具備條件就此關門了。〞

同時,法廣還報導稱,原《炎黃春秋》雜誌社顧問李銳曾在多個場合〝不無得意〞地透露,此前《炎黃春秋》變更主管部門引起紛爭時,曾有中共老人上書,習近平給了8個字的批示〝不要封殺、做好引導〞。

7月23日,多維網刊發了對《炎黃春秋》副總編王彥君的採訪。對於中共元老李銳曾多次在公開場合表示,習近平對《炎黃春秋》做出“不要封殺,做好引導”的批示問題,王彥君表示,他也聽到過這種說法,但沒法印證。

但從他個人的觀點來說,習近平是從地方上一路升上來的,很了解下情。另外,老幹部喜愛《炎黃春秋》,習近平與老幹部聲氣相通,所以習近平說這句話合乎情理。

佔領不是習近平中央搞的

對於2014年雜誌社變更主管單位及這次的人事調整,是體現習近平“做好引導”的方式的說法,王彥君表示,這些肯定不是習近平的原意,這次人事調整突然、粗暴,具體方式是一種文革式的“佔領”,與“引導”兩個字格格不入。

當了25年炎黃春秋雜誌社社長的杜導正表示,現在情況相當嚴峻,對方行動又快速又果斷,相信絕不是習近平中央搞的。

港媒:劉雲山威脅《炎黃春秋》

《炎黃春秋》自1991年創刊以來,以發表歷史記述和評論文章為主,力求推動中國政治體制改革。近幾年來,《炎黃春秋》持續遭中共江派劉雲山掌控的中宣部打壓,風波不斷。

據港媒去年5月報導,劉雲山在中宣部會議上稱:“《炎黃春秋》這本雜誌的干擾性是其它申請未獲批准就拿《炎黃春秋》作依據,指不公、缺理據、欺小怕硬。《炎黃春秋》玩擦邊球,玩得不少,出軌就會叫收。”

此前稍早時候,海外媒體曾報導稱,《炎黃春秋》因常常刊發揭露歷史真相的文章,並曾刊發透露了江澤民大秘賈廷安提拔巨貪原海軍副司令王守業內幕的文章,遭到江派常委劉雲山的瘋狂打壓。

2013年1月,《炎黃春秋》網站被關閉;2014年9月,《炎黃春秋》雜誌社被變更主管主辦單位;2014年11月,《炎黃春秋》總編輯、兩位輪執主編和網路主編4人同時被迫辭職;2015年3月,《炎黃春秋》23年來每年召開的新春聯誼會,先是〝被改期〞,後又〝被取消〞;2015年7月,《炎黃春秋》主編楊繼繩被迫離職。

2015年6月,中共社科院馬列研究院的極左派曾刊文攻擊《炎黃春秋》,指稱該雜誌從2002年後開始變為〝集中攻擊共產黨的雜誌〞。文章並羅列了《炎黃春秋》〝每期內容集中描述中共的錯誤歷史〞、〝集中暴露了毛澤東的錯誤〞等七條所謂〝罪狀〞。當時有輿論稱,極左派攻擊《炎黃春秋》是得到了劉雲山的授意。

《炎黃春秋》官方微博隨後也曾轉載多篇文章予以反擊。其中一文稱:〝夫子作《春秋》,亂臣賊子懼,這是記錄的力量。《炎黃春秋》秉筆直書,以史資治,實事求是,以史為鑒,這也是《炎黃春秋》存在的價值!〞

多維網曾釋放習江徹底決裂最重大信號

多維網近年來常常發文替北京高層發聲。在何頻做主管期間,多維網被指為江系嫡親網。多維網主管換人後,江系色彩漸淡。何頻離開多維後,發展明鏡網,迅速在海外發行了一系列雜誌(《明鏡》《內幕》《外參》《調查》《中國密報》《新史記》《大事件》等),這些雜誌互相造勢,互相引用,互相呼應,被指繼續為江發聲。【阿波羅網曾報道:超級核曝猛料習江徹底決裂最重大信號組圖更新版

2013年3月28日,多維網在發表的題目為《多維歷史:揭秘江澤民送給越南的國土!》中曝光細節:江澤民在1991年、1994年訪俄,先後與俄羅斯總統葉利欽簽署了《俄國界東段協定》、《中俄國家西段協定》;1999年葉利欽訪北京時兩人又簽署了《關於中俄國界線東西兩段的敘述議定書》,議定書構成了以後中俄邊界的法律文件。2001年7月江澤民再次訪莫斯科,與普京簽定《中俄睦鄰友好條約》,以條約形式肯定國界線。

阿波羅網首發觀點認為:江斷送中華民族的生存空間,為千古罪人;江賣國細節在海外黨媒曝光,應是來自反江的黨內力量授命,此事如此重大,所以最有可能是來自最高層習近平。習擺明和江決裂,不背賣國黑鍋。此文還特意講明:2004年秋普京到中國來,中俄兩國外長又簽署了《中俄國界東段的補充協定》,其實這段協定,僅僅就中俄邊界兩塊未協商一致地段的邊界走向問題達成了協定,這段邊界,僅僅佔俄羅斯和中國之間有爭議的漫長邊界的2%的界線走向。此處是為胡錦濤澄清,胡只負責2%中俄邊境問題。所以此中共黨史和中國歷史的超重磅內幕被海外黨媒首次曝光,很可能也得到了胡錦濤的首肯,希望洗刷和江一起被中華民族唾罵萬年的大罪。

阿波羅網白梅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白梅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