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文革圖片展紐約開幕:要讓中國人吐盡狼奶

儘管中國今天可以在許多方面自豪地說已經超越全球這項或那項指標、創造了世界上這個或那個第一,但是在反思50年前在中國大地開始的那場令億萬人生靈塗炭的「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方面,它只能聽憑今天在紐約法拉盛一個小小的場地舉行的一場文革圖片展宣佈:這是全球首次。

張博樹主持文革50周年圖片展(美國之音方冰拍攝)

張博樹主持文革50周年圖片展(美國之音方冰拍攝)

《告訴你一個真實的文革——文革50年反思圖片展》,星期五下午在紐約法拉盛的一家社區銀行的展廳里開幕。展覽由幾位流亡海外的異議學者舉辦。

主持開幕式的天問聯合學會會長、哥大客座教授、原中國社科院哲學研究所研究員張博樹說,文革是個沉重的話題,50年前的那場浩劫使許許多多無辜者喪失了生命,因此他提議,「為在文革中因各種原因,包括批鬥、屠殺、勞改、鎮壓異議者,死於非命的數以百萬計死難者默哀。」

全景式再現文革歷史

圖片展總撰稿人李偉東(美國之音方冰拍攝)

圖片展總撰稿人李偉東(美國之音方冰拍攝)

圖片展總撰稿、中國戰略分析智庫負責人李偉東,為展覽設計了一個對文革作全景式歷史再現的框架,把展覽分成六部分:高層權鬥——毛澤東為保住權力更換接班人、用馬克思義烏托邦理想改造中國人的人性;無產階級專政大屠殺——文革十年造成了130至300萬人死亡,與納粹屠殺不相上下;毛要砸爛一個舊世界——破四舊,製造紅色恐怖;毛要建立毛式人性理想國——全民學雷鋒,毛要建立毛式烏托邦經濟理想國——寧要社會主義草,不要資本主義苗;毛要創造一個新世界——輸出革命,做全世界的紅太陽,支持柬埔寨紅色高棉製造了慘絕人寰的大屠殺,李偉東說,那場大屠殺「成為中國文革外部化的極品國際試驗,讓毛多活十年,中國也將如此。」

圖片展策展人榮偉(美國之音方冰拍攝)

圖片展策展人榮偉(美國之音方冰拍攝)

圖片展的策展人、紐約當代中國藝術家協會會長榮偉說,在這一框架基礎上,配了600多張圖片,根據主題編輯照片,形式直觀,更適合了解文革歷史。他說,「將來可以在這主框架下把內容擴大幾倍,到美國各大博物館展出,希望有一天能在中國的北京上海展出。可以說,今天是我們全球巡迴展的第一步。」

民族人格和心理仍深鎖在文革牢籠中

作為這次展覽的核心人物,李偉東解釋了他的辦展動機:文革是中國人揮之不去的噩夢,是民族還在流血的傷疤。文革沒有真正畫上句號,「我們至今沒有像德國人民那樣可以榮幸地告別納粹時代。他們通過深刻反思和自我懺悔,讓一個偉大民族重新在歐洲站立起來。」

他說,中國人民背負文革的包袱至今不能真正站起來,「整個民族的人格和心理,仍然被深深地鎖在文革的牢籠之中。」

他希望在文革50周年之際,通過這個展覽,「我們從牢籠里重新走出來的時候,我們是個完完全全的吐盡了狼奶、解除了文革毒素的一個真正自由的中國人。這是我內心的期待和初衷。」

對文革的系統分析很有價值

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教授黎安友(美國之音方冰拍攝)

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教授黎安友(美國之音方冰拍攝)

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教授、中國問題專家黎安友(Andrew Nathan),在圖片展籌備過程中一直給予關心和支持。他說,文革是個龐大的歷史事件,做這麼一個系統性的分析非常有價值。他說:「對文革的來龍去脈提出各種問題,如,毛為什麼要發動文革?群眾為什麼會參加文革?對歷史做出準確的解釋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這個工作量很大,偉東開始打開這個問題,這個展覽地方雖小,但意義很廣。」

正在紐約新學院做訪問學者的徐友漁教授是中國社會科學院哲學所研究員,也是一位文革研究者。他祝賀主辦者「做了一件大好事」,他說,「我特別想強調,文革不應該只在研究論文和書籍裏面,它應該讓我們子孫後代知道,而且讓千千萬萬中國人知道,因為這場災難非常大,現在還沒有過去,所以你們做這件事太重要了,希望你們把你們的展覽更加擴大到美國各地、世界各地去展出。」

社科院哲學所研究員徐友漁

社科院哲學所研究員徐友漁

他強調,文革還有可能會再來,「實際上現在中國文革的陰影還沒有過去,中國很可能還會發生類似文革這樣的東西,所以我們現在這個展覽不光是個學術性、紀念性的東西,它有很強的政治意味,我希望你們的展覽影響越大越好。」

大陸人民渴望了解文革真相

文革圖片攝影師李振盛(美國之音方冰拍攝)

文革圖片攝影師李振盛(美國之音方冰拍攝)

攝影家李振盛先生在文革中是一位雜誌的攝影記者,拍攝過大量文革照片,這次展覽中用了十幾幅他的作品。李振盛說,文革中他拍了大約10萬張文革歷史圖片。他的作品在世界上六十多個國家展出過,觀眾達四百多萬,並出版了《紅色新聞兵》圖片冊。

他說,大陸的媒體、民眾和大學師生都渴望知道真實的歷史,尤其是文革的歷史,「前年我用了一個月時間給8所大學做了12場演講。清華北大請我去演講,我說講什麼?他們說,就講歷史,我說,要不要摟着點?他們說,沒問題,我們是高等學府,總有點學術的自由,讓我有什麼講什麼,我就講照片背後的故事。」

但是他表示,現在當局的控制嚴了,「現在連擦邊球也不讓打了」。不過他表示,人們還是想着法讓他去展出,「下月15日要去參加我的60年回顧展,這也是一種變通的辦法,我的文革照片是我60年中的六分之一嘛,所以他們用這種方式,把文革的照片儘可能多地展出一些,這說明了心同此理,每個人心中沒有忘記這場災難。」

一張藍苹照片讓他當了五年勞改犯

與會者觀看圖片(美國之音方冰拍攝)

與會者觀看圖片(美國之音方冰拍攝)

當天與會的最長者是96歲高齡的何天開老先生。他不僅在開展前一天就來看過一遍,而且把自己每月僅400美元的生活費捐出100給這個展覽,還表示,如果展覽出書,他再認捐一千美元。他這樣做有其歷史原因,因為他是文革中的一名勞改犯。

「我是上海市提籃橋監獄勞改犯,6031號。」何老先生從口袋了翻出了一張身份證大小的勞改犯布質標記,這是1972年到1977年,他5年服刑期間縫在囚衣上的。

他為什麼會成為勞改犯呢?他說,「就是因為有一張照片,是江青跟唐納結婚的照片。就是這本雜誌,是我十五六歲時買的。我喜歡看電影,這個上面有江青和唐納結婚的照片。」

何老先生說,對他的判決書很簡單:「何犯惡毒污衊攻擊我黨的嚴重罪行經拘留後拒不認罪,態度惡劣,依法判處5年徒刑。」

他說,刑滿釋放時這張布質勞改犯標識沒有被拿走,「給我平反後我就藏起來了,到美國又帶來了,現在就是我的證明。」他表示,「我不能忘記文革給各種人帶來的災難,希望以後不要再有這樣的災難。」

警惕以正義理由包裝的災難

與會者向文革中的死難者默哀(美國之音方冰拍攝)

與會者向文革中的死難者默哀(美國之音方冰拍攝)

紐約紀念胡耀邦趙紫陽基金會會長李進進律師認為,胡、趙是後文革的犧牲品,「雖然1981年中共作出了徹底否定文革的歷史決定,但30多年後,文革至今沒有被徹底否定,而對毛的三七開今天甚至演變成了對毛的崇拜。」

最黑暗的故事沒有留下照片

紐約文革圖片展與會者合影(美國之音方冰拍攝)

紐約文革圖片展與會者合影(美國之音方冰拍攝)

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提醒大家,照片固然形象、生動、感性,但是它反映的角度受到很大限制。因為「今天看到的照片絕大多來自官方,是它認為可以拍的角度,因此,不可避免的現象就是:那個時代最黑暗的事情並沒有留下照片,包括整個60年代,特別是大饑荒,你見過一張餓死人的照片嗎?因此在看圖片的同時,不要忘記,很重要的一部分被歷史所遮蔽了。」

當天準備在開幕式上發言的還有中國戰略智庫共同主編王天成、哥大政治學博士王軍濤、詩人黃翔、文革研究者陳闖創。主辦者還將在21日舉行這次圖片展的學術研討會。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16/0514/7386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