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醫學教授演講令全場鴉雀無聲 誰讓全民成了犧牲品?

——江澤民的醫療產業化使醫患都成犧牲品

醫療界專家曾在一次講演中談到,醫生應該有神聖觀念,都是最優秀的一群人。並指出當央視都在做着假藥廣告時,就說明整個社會都被污染了,價值觀都被改變了。講演還提到目前社會的惡性循環:當現在的醫生年老時,也會落到與其一樣的醫生手裡。在江澤民實行醫療產業化後,醫生成為掙錢的機器,而醫院則把進去的病人連血肉帶骨頭全部榨乾。醫患都成為犧牲品。

袁鍾認為,醫生應該有神聖觀念,都是最優秀的一群人(網絡圖片)

醫生的道德與職業操守向背離

在2014年12月13日召開的“國際臨床科室管理年會”上,協和醫科大學出版社社長袁鍾發表了《做與文化相適應的醫生》的主題演講。講演主要圍繞着醫生道德和社會導向兩個問題,引用的很多事例引人深思。

袁鐘錶示,一個人找你看病,把所有隱私告訴你,把衣服脫光了讓你檢查,把所有痛苦告訴你,把生命都交給你,這種人是僅次於神的人,而不是一般人。如果醫生不好好看病而是看患者的口袋,患者會恨死你。醫生應該有神聖觀念,都是最優秀的一群人,不管在哪個層面,即使村醫也是當地最優秀的人。前兩天台灣有個醫生很優秀,柯文哲現在成了台北市市長。醫生在當地不僅是醫生,他是領袖,一個好醫生不僅是技術而且他的人品也要得到大家的認可。

袁鍾舉例說,有位醫生告訴我,他在消化科上班的第一天,他們科室要完成的一個指標還沒完成,快要下班的時候來了一個患心血管病的農民因為掛錯號找到了他,但是他當天一個病人都沒有,因此當時就違背良心給這位農民看病給開了葯,病人抓藥再回來問他時,他覺得內心實在過意不去。他就告訴這位農民再去掛一個心血管的號,那個農民突然哭道“我錢都用光了”。

把醫生變成了利己主義者

袁鍾還指出了醫療產業化的惡果,“我們幾乎把醫院當成一個企業,我們的領導們在一塊開會最喜歡說的是“我們醫院5個億,我們醫院8個億,我們醫院9個億,我們醫院12個億,我們醫院20個億。”我們在當醫生、院長、幹部在制定政策的時候,千萬不能讓我們的醫生去犧牲善良才能獲得正當權益。他本來該有一萬塊錢的工資卻只他發兩千,另外八千塊錢讓他自己去賺,這是邪惡的。”

袁鍾分析了台灣和大陸在道德方面社會的不同導向。“前不久中華書局剛剛出版了台灣的中華傳統文化基礎教材兩本。我所有的台灣朋友都告訴我,他們從小都讀《論語》,而我們在幹什麼?我們的思想品德課在集體掩耳盜鈴。有北大教授說我們這幾年培養了很多的“精緻的利己主義者”,什麼叫精緻的利己主義者?“精緻”是聰明,“利己”就是所有都是以自我為中心。”

袁鐘錶示,當中央電視台在播“冬蟲夏草含着吃”“我生命一號”等虛假廣告的時候,就說明整條河流都已經被污染,沒有哪個魚能擺脫被污染,治理污染的辦法就是治理上游。

袁鍾最後還指出如何做一個好醫生。“你們一定要想到自己老了會落到什麼樣的醫生手裡。你先做好醫生,你的學生才能是好醫生,等你老的時候,這個好醫生就會照顧你,你現在不好好做醫生,等你老了你的學生就會按你的方法收拾你。”

袁鍾還表示,應該讓這個社會有了你多一份美好,千萬不要讓這個社會因為有了我而多了一份痛苦或者不好。

改變價值觀 江澤民的醫療產業化使醫患都成犧牲品

袁鍾說:“我們已經忘了什麼叫醫院,這是價值觀出了問題。也有醫生告訴我說,自己當醫生就是為了賺錢。這本身沒錯,但我想告訴你,只想賺錢,千萬別當醫生。這個社會上比當醫生賺錢的工作還有很多,賣房子、開礦、做金融、做IT……但是,只有兩個行業又有錢又有尊嚴,一個是醫生、一個是教師。在日本,只有兩個職業能被成為“先生”,同樣是醫生和教師。”

公開資料顯示,江澤民執政時期,致使其姘婦陳至實行立教育產業化和醫療產業化,實現“悶聲發大財”,改變了全面的價值觀。

阿波羅網專欄今鍾指出,世界上沒有一個國家敢提出悶聲發大財作為國民的指導方針,因為這會從根本上摧毀國人的價值觀。

《真實的江澤民》第八章這樣總結中共對醫療體系和醫療道德的破壞摧毀:

在過去的二十多年裡,中國的醫療體系和社會環境發生的深刻變化,徹底摧毀了醫患之間的互信。現在在中國談起醫患關係,就好似在商場里談買賣,醫院成了企業單位,以盈利作為主要目標,病人是醫院和醫生掙錢的客戶與財源。在一個社會道德大滑坡,一切向錢看的大背景下,醫院和醫生如何利用自身的職能和權力從病人身上榨取額外經濟利益的各種不道德的手段就應運而生了——醫務人員違背良心開大處方、高價葯、濫檢查,巧立名目亂收費,索要紅包,不交錢就停葯,甚至於“見死不救”。

美國“布朗大學”醫學院病理及實驗醫學系助理教授何邁表示:江澤民搞了2個商業產業化。那醫院其它國家都補助來扶持這個醫院,來幫助老百姓。那中共它不給醫院錢,讓醫院從老百姓那邊巧奪名目的去從老百姓身上掙錢。老百姓這個醫療費用又是非常高。所以,國內現在醫患,醫生和患者的關係非常緊張,一方面就是醫生抱怨患者不尊重醫生;另外一方面,患者覺得你這個醫院,就是收這麼多錢,整天就是在收錢上下功夫。所以,導致關係非常緊張。我總覺得是這種制度和政府的問題,醫生和患者都是犧牲品。

大陸媒體報道,中國工程院院士、呼吸道疾病專家鍾南山曾在2014年的兩會期間表示,全世界醫生都靠技術吃飯,中國醫生靠賣葯吃飯。一個醫生半天要看50個人,有什麼時間和病人交流?排隊3小時、看病3分鐘,沒有溝通就容易產生矛盾。與其說是醫生道德問題,不如說是醫院體制問題。拋開醫生搞醫療改革是錯誤的,不應該用抓經濟的思路,而要尊重生命。

據中國報道周刊報道,從上世紀90年代起,陳至立名為“醫療產業化”的改革席捲中國大陸。從那時起,醫院的收費幾乎以每年20%以上的速度持續增長,高於同期居民收入增加速度4倍以上。也就是從那時起,大陸居民因病致貧、無錢看病的事例從時有發生變成了普遍現象。那些下崗工人、工廠職工、退休職工、底層的小市民、農民成為刀俎上的魚肉,只能任人剁了。“革命的人道主義、救死扶傷”,這些詞彙在今天的中國大陸已經絕跡,醫療成為當今中國社會最骯髒、最缺德的產業,醫院張開了血盆大口,把進去的病人連血肉帶骨頭全部榨乾。

阿波羅網白梅報道

阿波羅網附袁鍾演講全文見下頁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阿波羅網白梅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