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動態 > 正文

中國一行業有許多個世界第一 其中有一個最無恥最害人

——中國最該打壓的產業──化工 再談「去產能」

我們憑啥要為全世界提供產品?我們為全世界提供的產品,基本上都是依靠污染生產出來的。而在非污染產品領域,中國幾乎沒有拿得出手的。中國化工行業有許多個世界第一,其中,最無恥的,就是「世界第一染料生產大國」。染料是什麼,是高污染產品。中國怎麼成為「世界第一染料生產大國」的?因為人家國外不生產了!

我一直反對某些中國人所自豪的「製造業大國」,這個「製造業大國」很愚蠢,蠢到家。我們憑啥要為全世界提供產品?我們為全世界提供的產品,基本上都是依靠污染生產出來的。而在非污染產品領域,中國幾乎沒有拿得出手的。

中國政府最應該做的去產能工作,是「去污染」,並應把目標明確為「去化工」。

2015年,中國最高當局提出「去產能、去庫存、去槓桿、降成本、補短板」為5大任務。對此,我很擁護。對於任何能降低中國經濟增長速度、降低總量、降低稅收的政策,我都是擁護的,對「去產能」也不例外,我堅決支持。

遺憾的是,此處所提「去產能」,主要指鋼鐵、煤炭兩大領域。無論是當政者,還是企業,或是學者,都是這樣理解的,也是這樣操作的。

為什麼最被公眾痛恨的化工產業沒有出現在「去產能」目標中呢?目前中國所有的產業幾乎都過剩,難道化工產業不過剩?

化工產業是否過剩,要看你從哪個範圍看。在全國範圍內,化工產業嚴重過剩;放眼全球市場,則中國化工產業基本不過剩。所以,僅從過剩的角度來看,化工產業的過剩比鋼鐵行業輕鬆得多。中國的鋼鐵產業,別說放眼全球了,放眼太陽系都是過剩的。

化工產業不在去產能之列,主要原因是:化工太賺錢了。世界各地的老闆都眼巴巴盼望中國的化工產品呢。因此,中國的化工產業僅僅依靠出口,就能賺取不少鈔票。何況還能享受出口補貼。

這是最愚蠢的出口。是以我們中國公眾的犧牲為代價的。

2016年4月,中國互聯網被「常外」刷頻了。常外,即常州外國語學校。這家學校原本處於市內黃金地段,後來,某些權貴師徒在這塊黃金地段開發房地產,於是就把常外趕到郊區了。趕到郊區也不奇怪,中國許多黃金地段都被有權有勢者開發成房地產了。問題在於:常外被遷移到了一個原來是化工廠的地方。

接下來就很悲慘了。在被化工廠污染的地方,常外的學生逐漸表現出各種癥狀。家長們發現不對勁,開始呼籲,但輿論被地方政府控制,封鎖消息;家長想帶孩子轉學,政府禁止轉學最後,問題越來越嚴重,終於來了一個大爆發。

關於此事,我發的微博是:我想問常州毒學校學生的父母們一句話:平常你們中間有多少人聲稱「莫談國事,莫惹麻煩」?──此語有些殘酷,但其質問卻不容迴避。

常州那些家長,有幾人抵制過污染企業在當地的發展?中國那些被污染了的水源、土地坑害的民眾,在受害之前,有幾人抗議過污染企業?

常州地處江蘇,江蘇是中國最發達的地區之一,同時,江蘇也是化工大省,與山東是中國最大的兩個化工大省。那些吹捧江蘇經濟、山東經濟的人,有幾人反思過化工對江蘇、山東的帶動?

中國化工行業有許多個世界第一,其中,最無恥的,就是「世界第一染料生產大國」。染料是什麼,是高污染產品。

中國怎麼成為「世界第一染料生產大國」的?因為人家國外不生產了!

前一段,記得看到過一個新聞,說是中國的浙江龍盛公司,現在是世界第一大染料企業,最近又併購了一個國際大企業,新聞稱之為「中國的驕傲」。我則說:這是中國的巨大恥辱。

世界染料巨頭,當年是德國。1900年的時候,德國壟斷了全世界90%的染料市場。那時候的德國,就跟現在的中國一樣蠢。好在那時候的染料品種沒有現在這麼多,毒性沒有現在這麼大。

後來,德國人發現了染料生產是個斷子絕孫的產業,他們逐漸減少染料的生產。再後來,中國改革開放了,西方企業高興壞了,趕緊把那些重污染行業都搬到中國來生產。中國人傻乎乎的,也跟着高興,並為自己成為多個污染產品生產大國而自豪。

問一個問題:德國當年的那些德國染料巨頭哪裡去了?很少有人知道。我來告訴大家:如今聲名顯赫的拜耳、巴斯夫,當年就是德國染料巨頭。經過這麼多年,巴斯夫成功地轉身為一個石化綜合企業,拜耳則令人尊重地轉化為一個化學藥物、生物技術企業。

中國今天那些所謂的化工巨頭,有幾個想到要走拜耳之路?

企業謀利,無可厚非;治理污染的責任,在政府。

我在此強烈呼籲:鋼鐵、煤炭,去不去產能,無所謂,讓市場調節就是了。政府最應該做的去產能工作,是「去污染」。「去污染」看上去目標太模糊,那麼,就把目標明確為「去化工」。我們堅決不要做化工大國,應該鼓勵化工進口。哪個國家原意生產,他去生產好了。蠢人輪流做,總不能讓中國獨自愚蠢很多年。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東方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