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胡德平在紀念胡耀邦誕辰座談會上的發言 被刪原文

在耀邦同志誕辰百年之際,黨中央精心安排了一系列的紀念活動。作為家屬,我們倍應積極配合活動,更好教育家中後人,學習革命前輩的優秀品質。在我父親誕辰90周年的時候,中央就破例舉行了各種紀念活動。中央的紀念座談會由胡錦濤同志提議,溫家寶、曾慶紅、吳官正等同志出席。歷史的記錄,我們會牢記在心。

黨校同志讓我圍繞《理論動態》作一發言。我認為有一句話說得很好:人們精神面貌的改變是一切社會事物變化的前提。十年“文革”結束以後,沒有人們精神面貌的重大轉變,怎麼會有改革開放,怎麼會有基本實現小康社會的今天,怎麼會有我國現在的國際地位?

黨校的《理論動態》在1978年5月10日發表的《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和《把顛倒的幹部路線再顛倒過來》等文章,都是打破人們精神枷鎖和組織枷鎖的強有力的理論武器。這兩篇代表性的文章,為何有那麼大的力量,有那麼大的魅力?用現在的話來講,就是從問題導向出發,不做空洞無物之文,也就是一句老話:理論聯繫實際,解決問題必須有的放矢。十八大以後,我認為當前的問題導向就是:如何清除各種特殊利益集團的障礙,堅決推進改革事業繼續發展下去;如何把反腐廉政建設和防止黨的蛻化變質結合起來。

這次紀念活動還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就是出版《胡耀邦文選》。這是在習近平同志領頭的中央文獻編輯委員會主持、批准下作出的決定。這是中國共產黨在改革開放初期的一份精神遺產,他的“文選”現在可以任人翻閱,他作為中國共產黨中的一個代表人物,同時也是一個有血肉之軀的人,對他的缺點無需隱諱,對他的貢獻更不必溢美,對他的一生由實踐做出評價,接受歷史的檢驗,這是今後人民的事業,黨的事業所需面對的一個問題。

我發言的最後,只想把耀邦同志進入中央領導層之後的心情簡單說明一下,這也反映了他在中央黨校工作的精神狀態。我在1980年3月9日的日記中,記錄了父親與我的一段談話:

“想問題,動手動腦,工作方法,我們學主席。工作精神,我們學總理。研究大問題,不搞繁瑣哲學,我們學小平。過一段時期,你們也會諒解我們,就是為什麼有些事我們沒辦好,或者沒有辦,那是因為我們每個人都受到歷史的局限……有時,夜晚兩點我醒來,都要抽一支煙,想些問題。”

父親這些話承認了自己的歷史局限性。對歷史局限性也不應做過分消極的解釋,他在黨中央一個部門的工作,不是也有局限性嗎,這何妨中央黨校對全黨解放思想、對黨的三中全會的貢獻呢?在歷史局限性的範圍內,他把他的主觀能動性發揮到極致,也算是對人民事業盡忠到底的自覺的表現吧?他和中央黨校淵源很深,但在個人關係上也確實是清淡如水。對清淡如水的朋友率先召開的這次紀念會,請允許我表示深深的謝意。■

(此文為胡德平2015年11月16日在中央黨校報刊社舉辦的“胡耀邦同志與《理論動態》——暨紀念胡耀邦同志誕辰100周年座談會”上的講話。)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于飛 來源:財新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