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娛樂 > 大陸娛樂 > 正文

93歲楊振寧攜39歲夫人回家鄉合肥

楊振寧與中國科大的同學合影。

離開合肥八年,昨天中午,著名物理學家、諾貝爾物理學獎獲得者楊振寧悄然現身科大。沒有參觀校園,沒有時間閑聊,這位93歲的老人一下子扎進近代物理系的實驗室里,跟老師學生暢聊學術問題。

感慨:八年沒有回家鄉

9月17日下午,科大相關領導在合肥新橋機場迎接著名物理學家楊振寧教授。一下飛機,楊振寧就跟隨行的人感慨:“我都八年沒有回來了。”合肥是楊振寧先生的故鄉,出生在四古巷的楊振寧,6歲離開合肥後,在1937年又搬回來在老油坊巷住了半年,跟合肥有着很深的感情。據了解,作為求是科技基金會顧問,楊振寧此行正是參加9月19日下午在合肥舉行的2015年度求是獎頒獎典禮,也促成了一次回鄉之旅。

楊振寧與科大也有着不解之緣,1979年,楊振寧先生受聘為科大名譽教授。1992年6月17日,科大在水上報告廳祝賀楊振寧教授70壽辰。2000年、2001年,他都專程來科大出席“求是研究生獎學金”頒獎典禮,並為獲獎同學作了題為“20世紀理論物理學的三個主旋律”的學術報告,2007年,楊振寧又做客“中國科大論壇”,之後就沒有再回過合肥,如今算來確有八年時間了。

交流:和後輩討論學術

昨天中午11點多,楊振寧教授悄然現身科大近代物理系自旋磁共振實驗室,坐進會議室和近代物理系的教授和博士後們討論學術問題。記者了解到,楊振寧聽取了科大以及一些傑出校友的情況介紹,還聽取了大家的研究成果彙報。

討論中,投影儀上還出現了一張楊振寧年輕時的照片,這引起了他的注意。原來今年1月份,該系的彭新華教授與人合作,在國際上首次探測到虛磁場中的“李-楊零點”。而這正是63年前著名華裔科學家、諾貝爾物理學獎獲得者李政道、楊振寧提出的虛磁場中存在“李-楊零點”。

原本只進行到12點的討論,又拖了一會兒。從會議室出來,楊振寧還主動跟學生打招呼,詢問大家是研究生還是博士生。在973項目首席科學家、國家傑出青年科學基金獲得者杜江峰教授的帶領下,楊振寧還饒有興趣地了解了自旋磁共振實驗里的設備,遇到不懂的問題,他還詳細詢問,並立刻交換意見。“你們這個實驗室的經費從哪裡來呀?”當得知大部分是競爭性經費時,楊振寧又頻頻點頭。

9月18日,楊振寧在合肥參觀中國科大近代物理系時接受記者採訪。記者卞世鵬/攝

遺憾:沒有時間多轉轉

接近下午1點,尚未吃午飯的楊教授才準備離開,他還特意停留了一下跟學生們合影留念。雖然拄着拐杖,戴着助聽器,但93歲的楊振寧看上去精神非常好,思維也很清晰,跟老師學生交流的時候,用標準的普通話和地道的英語。當記者見縫插針地提問,“這些年華人科學家摘取諾貝爾獎的呼聲都很高,您怎麼看?”他仔細聽了聽,又笑着擺擺手,說不採訪了。

2007年11月14日,楊振寧做客“中國科大論壇”,並做英文報告《1957年宇稱不守恆在物理界所引起的震蕩》,讓在場的學生聽得如痴如醉,當時楊振寧夫人翁帆與2000多名師生一起,認真聆聽了報告會,這次楊振寧依舊和翁帆挽着手回來了。不過昨天翁帆告訴記者,雖然八年沒有回來了,但這次行程太短了,他們幾乎沒有時間出去看看。記者了解到,楊振寧原本打算在昨天下午參觀安徽省博物院,也未能如願。“我們昨天剛到合肥,明天就有事要走。”當記者表示歡迎楊教授夫婦再來合肥時,她也表示感謝。(陳牧/文、卞世鵬/圖)

新聞鏈接:他們眼中的“忘年戀”

2004年,當年已經82歲的楊振寧迎娶了28歲的翁帆,一時間輿論大嘩。時間過得真快,11年過去了,他們如何看待這些年的夫妻生活?

她是上帝給我最後的禮物

93歲的楊振寧坦言“我一生在很多的關節點上,都不自覺地走了非常正確的道路,這包括11年前,我跟翁帆求婚”。當年他曾寫過一首詩,稱“翁帆是上帝給我最後的一個禮物”。他還表示:“不管今天大家對我們的婚姻是什麼看法,到三十年四十年以後,大家會覺得,是一個非常好的羅曼史。”

他是我生命中的帶路人

回望11年的婚姻,翁帆認為自己選擇了一條更加“人跡稀少”的路,但是這是一條正確的路。因為楊振寧給了她一個很純凈的世界,讓她一直生活在象牙塔中的象牙塔中。兩人共同生活的11年,楊振寧的價值觀和人生觀也影響了翁帆,她說:“潛移默化中,我覺得他是創造了我,創造了現在的我。可以說他是我生命中的帶路人。”

我不是絕對的樂觀主義者

比起感情方面的“前衛”,楊振寧卻是以一種“保守”的態度來審視科技的發展。他雖然身為科學界的泰斗,大半輩子都站在物理研究的前沿,但對於未來的發展卻表示一定要“冷靜”,他甚至不無憂慮地說道:“發展出原子彈和氫彈只是人類將來所要發生奇怪問題的一端,這裡面問題還多得很,所以我不是絕對的樂觀主義者。”據北京電視台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陳柏聖 來源:中安在線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娛樂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