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林保華:香港特首爭奪戰啟幕

特首放軟身段卻無誠意

二○一七年政改方案的否決大戰在以梁振英為首的建制派大敗後,雖然中央沒有公開批評梁振英,但是如果形容中南海“怒不可遏”也不為過,因為一九四九年以來,中央有哪條重要法令是被地方政府否決過的?即使梁振英沒有在北京呆過,沒有真正懂得共產黨那一套鬥爭哲學,但是就憑這個“政治錯誤”,不被懲罰是說不過去的。再加上他治理香港以後,亂象叢生,中央在香港的威望也空前低落,如果二○一七年梁振英還能留任,或者那才是奇蹟。這點他當然有感覺到而放軟身段,然而心裏並不服氣,於是也靜悄悄地開展他的特首保衛戰。

為此,梁振英作了一些努力,然而相當拙劣。例如公民黨六月二十五日約十一時收到特首辦主任邱騰華短訊,表明梁振英希望在當日下午五時與公民黨談談,但是事情太突然,該黨大部分議員早有其他安排,加上會晤並沒有什麼特別的議題,因此被公民黨婉拒。

梁振英以前是公開把泛民當作敵人,是“敵我矛盾”;政改表決前更喊出“票債票償”的口號,要用選票把泛民議員趕出立法會,因此極少與泛民溝通。這次要溝通,卻十分倉促,也沒有特定的重要議題,被指是沒有誠意的作秀而已。香港的局面搞到如此地步,梁振英對在野黨還是採取敷衍態度,即使拋開政改議題,經濟民生能有好的效果嗎?

後來雙方終於在七月二日見面,因為如果公民黨一直拒見,就會成為破壞“和諧”的罪魁禍首。但是見面也只有半小時,談及重啟政改、高鐵超支、增加建屋量、港視發牌和老人福利等問題,沒有什麼建設性的成果。梁家傑議員指梁振英若不能放下好勇鬥狠的性格,將成為香港政通人和的阻礙物。梁振英與其他泛民政黨的接觸,也一樣情況。

習近平握曾俊華手引起猜測

給梁振英更大的刺激,可能是中央的態度引來的揣測。六月二十九日,財政司長曾俊華在北京出席亞投行簽約儀式,之後與五十七個創始成員國代表一同會見國家主席習近平。現場有各國代表,曾俊華只是中國代表團成員之一,但習近平步入會場時,突然走近並主動與曾俊華握手,之後便走向自己座位。與梁振英一向不和的自由黨議員、前主席田北俊就表示中央在找其他人來挑戰梁振英。田北俊曾因批評梁振英而被取消全國政協委員的職務;這次表決政改方案時沒有率隊離場。

一九九七年香港特區第一任特首由誰出任,人們猜測紛紛,由於一九九六年一月,中共總書記江澤民在北京會見香港特區籌委會走進拍照會場時,面對已經排隊站好等候拍照的籌委會成員,江澤民刻意尋找董建華,主動與他握手。董建華也就有“江握手”的稱號。此後北京再怎麼表演假民主形式,讓其他三個人在小圈子選舉中陪跑,結果還是難逃“欽定”之譏,後來果然就是董建華當特首。

二○○五年五月,曾蔭權在董建華辭職後到北京出席財富論壇,胡錦濤與他握手十一秒鐘,比澳門特首何厚鏵的八秒要長,也是中央挺曾的表示,果然後來由曾蔭權出任特首。這次習近平與曾俊華握手,是否也是向外界傳達同一訊息呢?

幾位特首可能接班人選

“習握手”出現後,建制派人心開始浮動,不再以梁振英為“核心”。七月中旬,政壇出現梁振英將在明年一月離任的傳言。雖然全國人大常委范徐麗泰表示她沒有聽到過,但她說,如果下屆特首選舉只有梁振英出戰,她才支持梁出選。那意味着如果有其他人參選,她會支持其他人。

一向對問鼎特首有企圖心的葉劉淑儀在政改被否決後表演痛心落淚來討好北京,並且聲稱北京沒有向她“問責”,似乎在說不會影響她的特首路,但是“習握手”的出現可能讓她要重新制定戰略策略。而被委任為“清潔大隊長”的林鄭月娥則否認她被投閑置散。

林鄭月娥的民望一直比梁振英高,雖有“打得”的外號,但是行事還是比梁振英溫和,因此一直被媒體猜測為梁振英下台後的繼任人。在雨傘運動的初期,她的做法也比梁振英溫和,但是因為北京兩派介入,直接上司又是張德江的鷹派,她沒有應付中央派系鬥爭的經驗,在後期以及處理政改方案的表決時,也向鷹派靠攏。現在出現“習握手”之後,比較可能接班的應是曾俊華。此外,林鄭月娥沒有財政司的經歷,處理經濟問題不如曾俊華,這也是她可能落選的原因之一。而曾俊華與泛民的關係,也不如梁振英與林鄭月娥緊張,因為他沒有參與政改事務。

政改表決後,曾經挑戰梁振英特首地位的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就表示要成立智庫。顯然,這有點要問鼎大位的動作。但是隨即傳出表決期間建制派議員相互傳送的短訊,內有曾鈺成如何指導他們對付泛民議員,以及他痛罵他們的言論,這讓表面溫和、中立的曾鈺成形象受到很大損害。這可能已經是特首爭奪戰的開始,因為至今沒有抓到泄露機密的內鬼。

梁振英五提張德江高度肯定

梁振英七月十一日到商台節目《政經星期六》受訪,表現輕鬆。他接受訪問時說,現在沒有計劃競逐連任特首。顯然是為他未來是否會突然“腳痛”打預防針。

但是這不等於梁振英處於消極被動狀態。網上群組“support CYLEUNG”率先出動,發起力挺特首梁振英活動。特首夫人梁唐青儀更以三萬八千元的月薪公開聘請私人行政助理,負責協助籌劃、安排宴會同社交活動,以及做她的秘書。看來梁太要親自打點特首保衛戰了。

梁振英七月十三日訪問北京,新華社晚上報道《梁振英:盼反對派議員放棄“不合作運動”》的新聞稿,未提與全國人大委員長張德江見面。但是他回到香港會晤媒體時,十幾分鐘內五次提到張德江“高度肯定十分滿意”他的工作。梁振英主動把“機密”曝光,除了為自己壯膽,是否也在挑戰習近平?

在新華社漠視梁振英的同時,卻專訪曾俊華,發表長達兩千三百字的專稿,新華社亞太分社社長參與操刀,“厚此薄彼”太明顯了。此舉也引發葉劉淑儀的妒意,指曾俊華缺乏宏觀策略,因而走不出殖民框架云云。

總之,這一兩年,香港爭奪特首寶座的烽火勢必上演好戲也。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爭鳴雜誌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