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熱帖:爆笑《史記 劉翔離婚記》走紅網絡

劉翔與葛天分手輿論譁然

史記劉翔離婚記

劉翔者,飛人也,甲申年(2004),功成雅典,雄視天下,天下遂思其匹配。

或曰,太夫人垂意田馥甄,後乃知其虛妄。

又有冬菇,女記者也,翔每有賽,冬菇必隨,如形影。

路人皆傳:翔夫人者,冬菇也。鳥巢之戰,翔傷於足,折戟,冬菇泣不能勝,曰:妾與世人,皆等劉郎歸。

甲午年(2014),5月,翔示一女,曰:吾愛她與它。她,葛氏女也,優伶也;它,跨欄也。始知冬姑非劉郎所愛也。9月,劉葛婚。

時,天涯有相士,出刻薄語曰:葛氏非佳偶也。女子之眼角,夫妻宮也;女子之口角,夫宮也。葛氏為美容故,皆開之,損其姻緣。然君子成人之美,冀劉葛佳緣可成。

毒哉斯言,妄哉斯言。

翔折翼久矣,不復能飛,遂生退意。

乙未年(2015)5月17日,乃乞骸骨,於滬告天下曰:吾退矣。殷勤謝天下,然語不及葛氏。

是時,有好事者曰:劉郎雖婚,然伉儷不得聚,若路人。翔於滬購大宅,亦不藏葛。

葛氏聞而笑曰:妾與劉郎聚,豈得為爾等所見。

值翔返京師,機場冷落,不見夫人,翔黑衣單影,低眉登車去。是夜,宿逆旅,亦不見夫人,冷雨孤燈,螢飛悄然,被衾誰共,劉郎寂寂。

網友乃疑,登微博問劉夫人:劉郎安在?

夫人答:不在妾所,自在其所。

坊間乃曰:分矣。翔與葛氏皆曰:非也。葛氏閨蜜斥曰:此皆妄語。

某日,葛氏見於某會,或問及翔,葛氏笑曰:妾念劉郎,亦謝諸君念之。劉郎,妾所許天下一等也。

然其語若路人也者。

眾視其指,婚戒闕然。

五月,葛氏有劇,曰:齊殺倭。甚齷齪,女子檔藏殺器,不堪,禁之。

天下疑未定,6月25日,劉郎宣於天下:吾與葛氏,其性不合,今日絕矣。前程各佳,彼此珍重。

世人紛紜,問葛氏,葛氏泣曰:從劉郎所言。

翔有巨資,直五億餘,皆婚前得,葛氏或分一杯羹乎?分幾成乎?同宗太史劉甚念之。

或曰:翔天戀四月而婚,婚九月而絕,其分合之勢,有如飛哉。

太史劉則不然,旋合旋分,於今世人,乃尋常事也,翔離賽場,亦尋常人也。尋常人為尋常事,何以驚詫哉?

太史劉所思者,今日之翔,媒體能矚目之,世人能八卦之,翔之不寂寞,可知也。然,十載、二十載而後,亦能如今日之矚目乎?然,不寂寞者,亦翔也;寂寞者,亦翔也。寂寞者,或真實之翔也。寂寞者,真實之人生也。

 

責任編輯: 劉詩雨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15/0630/5777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