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中共少將面對電視台女主持人緣何暴怒

作者:
中共所謂的軍旅作家王樹增,是少將軍銜的武警專職作家,職務為中共武警總政治部創作室主任。他在最近接受中共媒體採訪中,大談自己聽到懷疑黃繼光的詢問時,如何勃然大怒。且不說用身體堵槍眼必然被打成篩子,如何還能夠進行拿手雷炸碉堡,這一超越生命現象是否過得了科學論證關,就是明明有手雷為什麼要用身體堵機槍,這問題也是神秘莫測令人百思不解的。

中共所謂的軍旅作家王樹增,是少將軍銜的武警專職作家,職務為中共武警總政治部創作室主任。他在最近接受中共媒體採訪中,大談自己聽到懷疑黃繼光的詢問時,如何勃然大怒訓斥中共電視台女主持人,嚇得那位也該見過世面的主持人不斷道歉認錯,如何彰顯了他王樹增的大義凌然,以及愛國情懷及維護他所謂的祖宗尊嚴。

王樹增在中共舉辦的第九屆黃帝文化國際論壇上自曝,他在某次接受電視台的採訪之中,年輕漂亮的主持人突然對他說,「王老師再問你一個問題,現在網上說黃繼光是假的,你做何評論?」王樹增說聽此提問後自己大怒,聲稱節目不錄製了不與電視台玩了,但女主持人不許走,他要以王樹增的個人名義封殺這家電視台,要女主持人將他們電視台的台長找來,他王樹增要與台長和女主持人PK,並說電視台敢不敢播放他們PK內容。王樹增說女主持人被他嚇壞了,請他千萬別生氣只當是女主持人說著玩的。王樹增說自己則教訓女主持人說,電台可以娛樂至死,但是祖宗不能說著玩。

這一王樹增自以為英雄好漢的講述,卻讓人看到一幅橫蠻霸道的兵痞相。因為主持人對王樹增提出的問題,是目前大陸社會熱烈討論的內容,即黃繼光邱少雲一些中共塑造的英雄,被人們依照常識揭露出來統統是編造的。而且中共本身對他們故事的講述,也是一變再變前言不搭後語破綻百出。就以女主持人向王樹增所提的黃繼光為例,中共首要黨媒人民日報就有前後矛盾越描越黑的三個版本。在一九五二年十一月二十一日的首版,說黃繼光在三挺機槍瘋狂掃射身中數彈的情況下,仍然撲上去用自己的身體堵住一挺瘋狂掃射的機槍,隨後發現另兩挺機槍又在瘋狂掃射,便伸出一隻手將手雷塞入徹底炸毀了碉堡。

且不說用身體堵槍眼必然被打成篩子,如何還能夠進行拿手雷炸碉堡,這一超越生命現象是否過得了科學論證關,就是明明有手雷為什麼要用身體堵機槍,這問題也是神秘莫測令人百思不解的。於是中共人民日報在一九五二年十二月二十日,又刊登了「經各方仔細核查最後判明的情節」二版,將諸多荒謬絕頂的情節全部刪除,但是新版本依然絕頂荒謬和漏洞百出。如黃繼光用已中七彈的身體堵住了兩挺瘋狂掃射的機槍,黃繼光堵槍眼前細膩的心理活動,以及隨處可見的超越生命極限的神鬼現象。對此在二零零零年新華社又生產了第三個版本,這是一個將前面的版本幾乎全部抹去的版本。

面對這變來變去不停編改的中共英雄傳,說謊不眨眼的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面不改色的辯解說,英雄形象經反覆傳播「或許有一些經過提煉的元素」。原來中共的英雄是與時俱進由提煉元素堆造的,這真是對謊言編造委婉有趣的新穎表述。然而事實卻將中共這點遮羞謊言也無情拆穿。根據黃繼光所在軍隊的軍長秦基偉,還有黃繼光所在師的政治處幹部李明天、王精忠、李天恩的回憶錄,還有對中共而言應是最權威的《抗美援朝戰爭史》,這些白紙黑字關於上甘嶺戰役的紀錄中,全明確表示上甘嶺戰役在凌晨一點鐘結束,根本不存在「天快亮了」黃繼光堵槍眼的故事。

王樹增寫過一本為中共歪曲事實塗脂抹粉的《朝鮮戰爭》,因此被中共宣傳為這場戰爭的權威研究人員。所以女主持人向王樹增提出社會對黃繼光的疑問,應該說這真是再自然不過的選擇了,也是給深陷謊言的黃繼光故事一個辯解的機會。但是這位所謂的朝鮮戰爭權威研究者,卻勃然大怒擺出一幅氣勢洶洶連訓帶罵的流氓嘴臉。王樹增要將黃繼光等人奉為自己祖宗,這是他家父母以上的祖宗即使不願也難奈何他的,因為他王樹增有權改姓認宗即使血親也管不着。但是他憑什麼硬將黃繼光選派為中國人祖宗,這不是硬要將一個連真實姓名也不對的謊言人物,強硬說成別人祖宗的流氓的罵人之話嘛。

一般聽到別人提出的問題而勃然大怒,不外乎認為有意尋釁或戳到了不能回答的痛處。黃繼光故事其實就是中共在大陸的政治宣傳,以此馴化大陸民眾對中共馴順和效忠。所以大陸民眾對黃繼光故事一片質疑,雖然這戳到了痛處但中共只有惱怒難以暴怒,中共因為宣傳欺騙的需要雖悻悻然還不得不千方百計圓謊,所以才不斷的出現新的解釋和新的版本,也就是環球時報主編胡錫進所謂的「有些經過提煉的因素」。中共對謊言被揭批有不可暴怒的難言之隱,但作為個人的中共走卒卻無須顧及這些。而且這是他們極為擅長的十分取巧的精細功夫,那份效忠和大義凌然捍衛的作為不會不被黨欣賞的。

王樹增當然也完全算計得到,他暴怒是穩賺不賠的安全買賣,因為他是在共黨掌控一切的輿論牢籠里,訓斥痛打那些忘記了自己本分的黨媒分子。習近平不是早已經聲色俱厲的訓斥過,絕不允許吃共產黨的飯砸共產黨的鍋,他王樹增仗靠着如此天大的勢能,不信這些吃黨飯的不嚇得屁滾尿流跪地討饒。在王樹增宣講女主持人如何嚇得一勁討饒中,他對自己那份高壓施威的得意忘形溢於言表。

在王樹增的暴怒中或許也有一份真情,因為所謂軍旅作家不就是為黨編造故事的職業嘛!這麼說他王樹增絕非冤枉有事實為證:王樹增在百度對話朝鮮戰爭中面對「戰爭到底是誰先發起的」提問,不做正面回應而是胡扯「戰爭的歷史是極其複雜的」,從十九世紀開始瞎說一通所謂的歷史,最後歸結為日本戰敗後美蘇的分割佔領是導致戰爭的原因。規避戰爭的發起者是誰的簡單明確的提問而大談歷史,這根本就是無視邏輯的無賴扯皮行徑。王樹增之所以不敢正面回應就因為,金家王朝的開山鼻祖金日成以吞併韓國為目的,發起了這場違反聯合國和世界秩序的侵略戰。

與這種邏輯無賴做法相媲美的是,王樹增對中共入朝參戰的混亂邏輯。王樹增一口咬定中共幫助金日成的入朝作戰,對中國是富有重大意義和正義的。他說「沒有這場戰爭的結局,沒有把他們摁在三八線的結局,新中國是否能保得住,很難說。這場戰爭帶來了我們中華人民共和國這樣的新生政權數十年和平。」但是他在同樣的討論中又承認:「美國及其盟國都不願在遠東挑起一場更大規模的戰爭」,所以美國默認了「志願軍」而不視為中共的參戰,也就是說王樹增完全清楚美國等聯軍,根本沒有攻打大陸的意圖哪怕中共已經參戰了。從王樹增的這些表現足以判斷,他這位軍旅作家的職業需要,就是創造黃繼光之類的中共宣傳品。黃繼光的故事被揭得只剩一堆謊言,這無疑要損及中共謊言職業編造者的整體利益和形象,所以王樹增對女主持人的暴怒中,有說謊者被戳到痛處的真情,也就不難理解了。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