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民生 > 正文

溫州女子悶死重病母親後跳河 給兒子留紙條

溫州市區小南門河。昨天凌晨,悶死老太太的女兒在這裡結束了悲苦的一生。

0:30,鹿城警方接到老太太外孫打來的電話,他說母親留了張紙條,他覺得不對勁。

警察和她兒子一路尋找,最後在河裡發現了她,凌晨一兩點鐘,救護車緊急將她送往醫院,但救不過來了。

她只給孩子留下了一張寥寥幾個字的紙條,大意是:媽媽在河裡。

這是她留給這個世界最後的一句話。

我們終將會面臨這樣的問題

早上聽到這個消息,心再次被揪住。

一個月前,當我聽到這個悲劇時,一直猶豫要不要報道。

當初,隱約的心裏只有難過,對沒見過的她有種莫名的同情,我想知道背後的隱情。

採訪時,當真相一點點撥開,內心卻開始煎熬,我不知道該怎麼去報道這樣一個悲劇?

採訪過的每個人,包括我自己,都聯想到了自己家的老人。我們的父母正在日益衰老,我們終將會面臨這樣的問題,如何照顧他們?如何讓他們有尊嚴地告別這個世界?(詳見本報昨日報道)

同時,我也希望報道出來後,能對她有些小小的幫助,來自親友的、社會的、政府職能部門的,我想着,等過段時間,我幫她介紹一份工作,等過段時間,再去看看她……

“我堵得慌”,早上告訴我她去世消息的人說。

鄰居:母女倆都解脫了

老太太一家住在溫州老城區,40多平方米的房子。這是棟20來年的安置房,大概10年前,他們從拆遷戶手裡買來。

張大媽就住在他們樓下,“母女倆都解脫了”,聽到噩耗,她不斷重複着這句話。

“她日子過得苦啊!”張大媽說,有一年夏天,她去拿電費單,看到老太太家一個月的電費才3塊錢。父母先後中風、癱瘓,整個家全靠女兒一個人撐着。四五年前,她曾在幼兒園當阿姨,但母親癱瘓後,為了照顧母親,她只能偶爾抽時間出去打打零工。

“不知道她怎麼熬過來的。”張大媽說,她1米6出頭的個子,但只有80多斤。“以前她爸中風,又想下樓活動,她就這麼半背半扶地把她爸從6樓弄下來,真怕她摔倒。”

編輯部同事說,他八九十歲的外公外婆也都躺在床上靠人照料,幸好孩子多,兄弟姐妹每半個月一輪,“我們照顧十天半月還好,她爸爸中風6年,接着媽媽癱瘓4年,這麼久,一個人撐下去真的太艱難了。”

昨天很多網友都對她表示了理解、同情,“我奶奶癱瘓了10年,快去世時,是那麼痛苦,肚子餓得要命,但就是吃不下東西,到最後,每一次呼吸都是那麼痛苦……”

我很想轉告她,讓她心裏好受些,但很遺憾,沒有機會了。

之前採訪的時候,我走到他們家樓下,卻止步了,不敢上去,我怕我的出現會給她帶來困擾、壓力。

昨天傍晚,我再次到了那個小區,還是始終無法讓自己去敲那扇鐵門。

根據去過他們家幾次的社區主任描述,我大致可以想像出鐵門背後那逼仄空間里的一切。

孩子的房間,一張床;老太太和女兒的房間,兩張小床,其中一張鐵床是老太太生前睡的,她躺了四年多;煤氣灶、不太光潔的小桌、破舊的小冰箱、小電視機,除此之外,幾近家徒四壁。像這樣的家庭,我想,在溫州應該不多了吧。

這個家就剩下她兒子了

她走後,這個家就剩下她兒子了。

昨天一天,社區幹部想去慰問他,但聯繫不上。“他從小就跟着媽媽和外公外婆一起,外婆去世,如今媽媽再走,他受得了嗎?”

他才20多歲。張大媽說,他平時待人挺熱情,每次在樓道里碰到鄰居,都會叔叔阿姨地打招呼。他也很孝順,去年,張大媽曾聽到他和母親“吵架”,原因是菜吃了好幾天,都壞了,媽媽捨不得倒掉,兒子帶着哭腔:“媽,我求求你,別吃了好不好?”

前幾天,我跟他聯繫過,聽得出,這位90後懂事、剋制、堅強。

我說你可以叫我姐姐,我說我可以幫你,幫你找份好一點的工作……

他說現在不用,“我們還好”。

沒想,幾天後,一切都變了。

昨天傍晚,從那個老小區走出來,街上,幾個年輕人從我身邊擦身而過,我真希望其中有個人就是他。

“他現在應該很難,我們現在不要去打擾他吧,讓他靜靜吧”,社區的鄭主任說。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都市快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