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上海獨生女罵父母「畜生、妖婆」被父親掄凳子砸死

女兒死亡、老公被拘,劉阿姨極度悲傷。

母親:女兒不斷傷害父母,曾僱人半路圍堵父親鄰居:願聯名作證,為老實人爭取寬大處理

有誰能相信,一位老實、忍讓的父親會走上殺女的絕路?這場人倫慘劇發生在3月25日22時30分許,浦東新區北蔡鎮蓮溪路477弄某室內,56歲的父親用凳子砸死了29歲的獨生女兒。

犯罪嫌疑人蘇某被警察當場控制。他交代,自己長期與女兒關係不和,在案發當日兩人再度發生爭執,遂持家中凳子擊打女兒頭部,致其死亡。

女兒深夜砸門怒罵父親

25日晚,到底這對父女間爆發了怎樣的激烈衝突?

26日上午,在案發小區,記者見到了死者母親,即犯罪嫌疑人蘇某的妻子——54歲的劉阿姨。

“昨晚的事彷彿一場噩夢。”回憶起案發經過,劉阿姨說:“昨晚十點左右,我和老公都躺下了,9歲的外孫已經入睡了。忽然聽見大門外有鑰匙開門的聲音。因為我家門裡面上了保險閂,所以外邊的人打不開。對方就大聲呼喊、敲門、撬鎖。”

聽出是女兒的聲音,父親打開了門。女兒氣勢洶洶,手敲桌子,對她父親吼到:“老畜生,樓下我帶來一車人,今天有你沒我!”父親見狀馬上讓妻子溜出門報警。

在女兒和父親發生爭吵時,劉阿姨不顧一切地跑到小區18號,想報警,但手抖得拿不住手機,鄰居鄭先生幫她撥打了110。

有男子威脅鄰居少管閑事

不久,警察來了。劉阿姨跟隨警察一起上樓,發現女兒已經躺倒在客廳中,頭上的傷口還在流血。地上有個破損的凳子,上面沾着血。父親蘇某隨後被警察帶走。

鄰居鄭先生翻出手機記錄告訴記者,當晚,看到劉阿姨驚慌失措,手在發抖,於是幫忙報警,撥打110的準確時間是22時08分。

當晚,一位50歲左右的女鄰居見到了死者的同伴。該鄰居描述:“當晚10點多,看見一位50多歲的男人坐在蘇家單元門外的草坪邊,一會兒喊‘我的腳斷了’,一會喊‘樓上殺人了’‘蘇蘇,你可不能死啊’。”

警察到場後,該男子請求警察讓他上樓看一眼女伴傷勢如何,警察拒絕了他的要求。他又託人取他落在樓上的黑色背包,但沒有人願意幫忙。有鄰居看到,警察拿到了該男子的黑色背包,裏面都是“兇器”。

當晚在房內熟睡的9歲小男孩是死者的大兒子,他睡著了,什麼都沒看見。有人看見,守在門外的那位50多歲的男性曾手持一根類似鋼絲的東西威脅鄰居少管閑事,並揚言要挑斷管閑事人的腳筋。

女兒曾燒傷父親半個身子

劉阿姨講,老蘇長期與女兒關係不和,之前還沒鬧得這麼厲害,矛盾激化也就是最近半年的事。劉阿姨清晰地記得,女兒第一次打父親是去年9月25日。“她拿一根一尺多長的螺紋鐵棍打她父親。之前,只是隔三差五地上來吵一吵。”劉阿姨回憶,女兒總是向家裡要錢,金額巨大,引起了老蘇的懷疑。

老蘇聽警察說,突然缺錢,不是賭博就是吸毒。因為擔心女兒沾染惡習,去年10月初,老蘇拉女兒去做毒品檢驗,結果讓老蘇長出一口氣,女兒沒吸毒。第二天,女兒回家來報復——她一手往老蘇身上潑酒精,一手用打火機點火。酒精迅速燃燒起來,造成老蘇左半個身子嚴重燒傷。

之後,劉阿姨帶老蘇去驗傷。劉阿姨說:“本來很生氣,想起訴女兒,給她應有的懲戒,不能任由她無法無天地鬧下去。但後來心軟了,想到兩個外孫還那麼小,有個蹲監獄的媽,前途會受到影響,就放棄了起訴。”

稱父母“老畜生、老妖婆”

翻看着手機里女兒發來的短訊,劉阿姨氣憤地說:“她不斷發短訊故意氣我們,還不斷傷害我們。”在這些短訊中,全然不見“爸”、“媽”,而是稱呼父親為“老東西”,稱呼母親為“老妖婆”。一條短訊寫着:“由於你的電話打不通,老妖婆電話也打不通,你也不回信息,所以我已準備好全套裝備和人員來會會你,你(下班)的路我都知道……全程監控。”

劉阿姨說:“女兒威脅我們,說花錢僱傭了十幾個打手,在她爸下班的必經之路堵他,要打他。發了這條短訊後,他們真的安排人在路口圍堵,但她爸騎助動車,速度很快,逃走了。”

老兩口兩年給女兒40萬

“半年內,我們老兩口前前後後加起來,一共給了女兒40萬元,但她還不滿足。”劉阿姨傷心地說,2013年4月24日,女兒說做服裝生意需要本錢,老兩口給了她10萬元。2013年9月21日,又給了2萬元。2014年9月29日,本來她向父母要10萬元,老兩口不同意,經小區居委會調解,給了女兒3萬元。2014年10月24日,老兩口又給了女兒25萬元,至此,老兩口兩年內給了女兒40萬元。當天,他們還簽了一份協議,規定將現居住房子里屬於女兒的三分之一產權,按照每平方米2萬元的價格,換成現金共80萬元交給女兒。因為前面已經給了40萬元,剩下的40萬元要在2016年之前付清。

“這份協議是雙方簽字同意的。”劉阿姨說,“但不久,女兒又找上門來要錢,並對我們吼道,‘你們能不能活到2016年還不一定呢’。”

外人看

兩任居委書記:蘇家女兒沒有親情可言

26日上午,十多位小區居民圍在劉阿姨身邊,表示願意聯名為老蘇請願。一位阿姨說:“老蘇是個老實人,待人和氣,小區里遇見了經常主動打招呼。從來沒跟鄰居有過爭執。”

居委會新舊兩位書記參與調解過老蘇家的家庭矛盾,她們也表達了對老蘇的支持。居委會前任書記庄女士,2014年退休,她說:“老蘇家老兩口和女兒的矛盾我們都知道,調解過很多次。老蘇夫妻為人老實,女兒是個不孝女,只知道向父母要錢。半年內,來家裡騷擾父母十多次了。”

現任居委會書記郭女士介紹:“我們小區的居民多是附近動遷過來的征地農民,他們很多人原本就熟識,對老蘇的為人,大家也都比較了解和認可。”1998年至今,老蘇一直在中石化加油站工作。在單位同事眼中,老蘇是一個有口皆碑的“勞模”。

“蘇家女兒沒有親情,對老人、孩子都太冷酷。”郭書記因組織調解曾見過蘇家女兒兩次,她說,“印象中,蘇家女兒長得不錯,但穿着打扮像個小太妹,對父母說髒話、吸煙。最特別的是,她看父母的眼神冷冰冰的,毫無親情的溫度。”

父親同事:他女兒鬧到單位直呼“老畜生”

老蘇所在班組的班長潘峰說:“1998年到2008年,老蘇曾在中石化其他幾個加油站工作。2008年至今,我們一起在成山路加油站共事。我們班組一共四個人,我收費,老蘇和兩位女同事在外面加油。他踏實肯干,還經常幫助兩位女同事處理些棘手的問題、幹些重活。老蘇生活儉樸,他的飯盒裡永遠只有一個素菜。”

該加油站站長朱先生透露,“直到老蘇的女兒鬧到單位,同事才知道老蘇家裡也有一本難念的經。一月份,她女兒和一位50多歲的男人一起到加油站找過老蘇兩次,兩人張口閉口‘老畜生’,出言不遜,很不講道理。”

親人嘆

死者母親:外孫曾被他媽打得吐血

“女兒不喜歡學習,初三沒畢業就跑到社會上閑逛。求了校長,才勉強拿到一張畢業證。畢業後,女兒也沒什麼正式工作,又結識了一些不三不四的朋友。”劉阿姨說,問女兒在做什麼,她總是不耐煩地回答,“你們不必知道”。

後來女兒結婚了,女婿姓徐,人不錯,育有兩子,大兒子9歲,上三年級,出生至今,住在外公外婆家,由劉阿姨和老蘇一手拉扯長大。小兒子4歲半,不在上海,住在爺爺奶奶家。然而,好景不長,3年前女兒女婿開始分居,至今未辦理離婚手續。

據劉阿姨說,女婿是受不了其女兒,把自己“藏”了起來,拒絕再聯繫。女兒為找到女婿,拷問大兒子,“你爸的車牌號多少?住址?單位?”大兒子回答不出,便遭一頓暴打。

一次,劉阿姨發現外孫身上滿是瘀傷,問了才知道,是被他媽媽用鐵棍打得吐了三口血。郭書記則說,蘇家女兒親口對她說過,小時候曾遭父親打罵,當時太小,無力還擊,現在長大了,可以還擊了。

記者問劉阿姨,女兒小的時候打過嗎?劉阿姨回答:“小時候父親打過她,哪家教育孩子不是這樣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新聞晨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