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把中國社科院從薄熙來陰影下解救出來

薄熙來主政重慶期間,李慎明、朱佳木包括王偉光本人等社科院高層幾乎傾巢而出,爭相到重慶給薄熙來交投名狀。2011年6月23日至25日,王偉光更 親自帶隊,率各所所長和眾多學者奔赴重慶,跟薄熙來共同主辦所謂「共同富裕與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研討會」。會議主題即為所謂 「重慶模式」塗脂抹粉。王偉光更現場大拍薄熙來馬屁,說「應站在重慶層面考慮全國的共同富裕問題。」說「重慶在解決鄧小平所提出的第二個重大戰略問題,即 分配問題,應該說是開了一個很好的頭。」

網上看到一份舉報材料,舉報物件即為當下紅極一時的社科院院長王偉光,內容是其職稱評定造假作弊。

此類故事,社科院並非孤例。比如,薄熙來主政重慶期間,李慎明、朱佳木包括王偉光本人等社科院高層幾乎傾巢而出,爭相到重慶給薄熙來交投名狀。薄熙來所謂“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在重慶的實踐”系列研究,時任社科院常務副院長的王偉光是領銜專家,在12個課題中排名第一。2011年6月23日至25日,王偉光更親自帶隊,率各所所長和眾多學者奔赴重慶,跟薄熙來共同主辦所謂“共同富裕與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研討會”。會議主題即為所謂“重慶模式”塗脂抹粉。王偉光更現場大拍薄熙來馬屁,說“應站在重慶層面考慮全國的共同富裕問題。”說“重慶在解決鄧小平所提出的第二個重大戰略問題,即分配問題,應該說是開了一個很好的頭。”

坊間有稱學界某領導拿了四千萬課題費為重慶坐台,清華某教授拿了課題費還低價買了重慶別墅。王偉光作為頭號課題的牽頭人,薄氏智囊團領袖,行政級別也遠比他們高,所得課題費一定只多不少。這些所謂課題費無一不出自公共財政,即都是納稅人的錢;而且事實已經證明,王偉光等人拿這些課題費炮製出來的不僅是垃圾,更是毒品,屬於典型的權錢交易、學術腐敗。

但是,儘管網上質疑風起雲湧,王偉光、李慎明始終面不改色心不跳,從不檢討自己政治上為薄熙來坐台和學術上的腐敗問題,反而繼續充當“無產階級的金棍子”,為意識形態領域所謂“無產階級專政”即張春橋當年鼓吹的“全面專政”推波助瀾。王偉光在《紅旗文稿》上發表的《堅持人民民主專政並不輸理》,即為範例。

這當然絕非個人行為。朱繼東,王偉光、李慎明下屬,同樣是薄熙來智囊團的小馬弁,居然可以冒用國家名義,在社科院創辦所謂“文化安全和意識形態建設研究中心”,以鼓吹“階級鬥爭為綱”為使命,掀起一股又一股意識形態上的狂風惡浪,無疑得到王偉光、李慎明等社科院高層縱容。社科院已成藏垢納污之所,收容了薄熙來的大批打手,在意識形態領域推行沒有薄熙來的薄熙來路線。也就難怪王偉光、李慎明會得到“烏有之鄉”等極左大本營和張宏良等極左代表人物的傾心擁戴與肉麻吹捧。烏有之鄉與王偉光、李慎明治下的社科院,已經結成政治上的親密盟友。或者換句話說,王偉光、李慎明其實就是體制內的張宏良,他們把社科院辦成了體制內的烏有之鄉,辦成了體制內的極左大本營,而跟仍然保持着思想上的開放性、多元性、包容性的中央黨校,形成鮮明對比。

王偉光、李慎明這方面最新的“創舉”,則是通過各研究所,脅迫社科院部分學者,辭去北京天則經濟研究所的特約研究員職務,不再參加天則所的活動,有消息稱,一些學者壓力下被迫辭職,一些尚未辭職的學者受到威脅,可能遭到行政處罰,甚至可能被開除出社科院。天則所是自由派經濟學家茅於軾創辦的民間獨立研究機構,主要致力於推動市場經濟,在國內外享有盛譽,社科院、北大、清華等學術重鎮均有學者參與。其他學術重鎮迄今並無任何干預,獨獨王偉光、李慎明治下的社科院迫不及待,急於為極左再立新功的心態昭然若揭,顯然屬於沒有薄熙來的薄熙來路線的一部分。

根據社科院自己的介紹,社科院應該是“中國哲學社會科學研究的最高學術機構和綜合研究中心。”即學術性、研究性才是其天職。王偉光、李慎明治下的社科院跟這一定位南轅北轍,在學術腐敗和意識形態冷戰的道路上愈走愈遠。一個人持什麼樣的觀點,站在什麼樣的政治立場上,無疑是個人選擇的自由。王偉光、李慎明如果僅僅個人為薄熙來肝腦塗地,似也無可厚非。但社科院是納稅人養的,是社會公器,社科院只能服務於納稅人,只能服務於最大化的公共利益。但事實證明社科院已經蛻變成了王偉光、李慎明的私器,僅僅服務於他們的個人政治目的。這是對納稅人最大的綁架,對公共利益最大的背叛。這在任何正常國家都絕不允許,王偉光、李慎明都會付出巨大的個人代價。

中國能不能開始走上正常,其中一個重要的信號,就是看能不能把社科院從王偉光、李慎明的手上解救出來,從而把中國的思想界、學術界、知識界從沒有薄熙來的薄熙來路線的陰影下解救出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文摘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