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國已不國 大陸丐幫瘋狂搶人切去四肢後擺上街乞討

慘遭東莞丐幫截肢的盧劍秋,失蹤前的檔案照。(網絡圖片)

丐幫主把成人迷昏後,切去手臂和腿腳變成乞丐去討錢。

每天丐幫主打手把弄殘的人搬到擱着木板,帶着輪子的小推車上,出外討錢。

這些被弄殘的人由打手看管着,隨時移動到人潮多的地方討錢。

中國沿海發達城市的乞丐問題由來已久,這些人有些是職業乞丐,他們成群結幫的從窮苦的農村來到城市乞討。職業乞丐對社會治安造成了不良影響,但大部分乞丐表示拒絕救助,除了個體戶外,絕大多數乞丐是被弄殘的,旁邊有人看管,這就是他們拒絕救助的真實原因。

廣東東莞是各方面問題很嚴重的地區,專門以乞討謀生的約有3,000餘人,這些職業乞丐每天少則討到20元左右,多則100至200元。因為同情的人多,收入太好了,就有丐幫中人使用殘暴的方式讓小孩、老人致殘,然後逼迫這些殘廢的人乞討幫他們賺錢。怕孩子報警,會給大一點的孩子吃強力安眠藥。沒有利用價值時,這些孩子、老人就會被扔掉。

近日,FT中文網記者撰寫的文章《東莞:工人、小姐與乞丐》引起了不小的震撼,作者在文章中稱,他的一位堂叔在東莞打工,無故失蹤之後被人發現成為東莞街頭的殘疾乞丐。

盧劍秋失蹤10年深陷丐幫

廣西梧州人盧劍秋失蹤10年,如果還活着,今年已經35歲了,他已被人弄殘成了乞丐。2000年,盧劍秋跟叔公一起在東莞市石排鎮打工,一天下班後,他去與女朋友約會,從此再也沒有回來。

盧劍秋的堂姐盧小燕一直在東莞市東坑鎮打工。2010年9月一天傍晚7時多,盧小燕下班後到鎮上最繁華的地段逛街,走到一條僻靜馬路時,意外聽到有人喊她的小名。她四處沒看到人,只有垃圾筒旁邊跪坐着一個乞丐。那乞丐又叫盧小燕的小名,還說出她爸的名字。盧小燕問你是誰啊?他說是三弟盧劍秋,就掉眼淚了。盧小燕認出他正是失蹤了十年的堂弟。

盧小燕稱,盧劍秋頭髮很長很亂,穿的衣服很破爛很髒,有一邊手、胳膊都沒了,雙腳自膝蓋處被截斷,坐在一個擱着木板,帶着輪子的小推車上。

與人撞了一下醒來就已殘廢了

盧劍秋說,十年前他下車走沒多遠,就跟一個人撞了一下,然後就什麼都不知道,醒來時發現雙腳和右手都沒了,好痛,有人來幫他換藥。他在漆黑的屋子裏被關了將近一年,傷口癒合了就被帶到街上討錢。

盧小燕順着盧劍秋的視線,注意到附近停留一輛殘舊中巴車,兩名手腳正常的男子正不斷將類似於堂弟這種殘缺者,搬卸到地上。盧劍秋讓盧小燕走近點,要不時往盤子裏放點零錢,掩護盧劍秋繼續講。

盧劍秋告訴她,他每天有固定的乞討任務,如果討不到額定的錢,會被馬仔抽打,並且不給飯吃。很快,中巴車那邊那兩名男子發現了異常,迅速過來很兇的打斷了他們的對話,對盧劍秋又打又罵,盧劍秋就被他們抬走了。

親人幾年尋找盧劍秋無果

盧小燕給老家打電話,告訴了盧劍秋的情況。盧劍秋的大哥盧柱東當晚就開車趕到東莞,第二天盧劍秋的家人從廣西梧州分乘5輛車趕到東莞,開始尋找盧劍秋。

他們在東莞各個鎮區間跟蹤盯梢那些殘疾乞丐,經常盯住一個乞丐就是一天,希望能找到他們歇腳的地方。

他們發現這些乞丐有很多共同點,相似的殘疾,相似的輪滑木板,相似的管理模式。

這些乞丐有的沒有一隻腳,有的兩個腳都沒有,有的手腳都沒有。大多數殘疾乞丐,都有專門的幫派人員管理,隨着人流變化,殘疾乞丐不時會被帶到人多的地方討錢。

每天清早載滿乞丐的中巴車,沿着固定路線將殘疾乞丐逐一卸下,在東莞各鎮區安排乞討。在某些節目展會上,會將大撥乞丐運去。中巴車玻璃貼着很黑的膜,隱約看到裏面分兩層,好像拉豬的那種車。

幾年尋找,他們都沒有找到盧劍秋。盧柱東還印發很多弟弟的照片,但盧劍秋如同人間蒸發了,再也沒有出現過。

為什麼「以殘害他人肢體來乞討」的行業,這一嚴重泯滅人性慘絕人寰的現象能長期存在於中國的大地上?

也許就如盧柱東講的,他說,報警好像也沒有什麼用,因為自己沒有一點證據,報警可能人家也是不理,「第一次剛剛失蹤的時候,我報警了,派出所那邊基本上是,連一個什麼回話的都沒有的,說實話我也不是太相信。」

有人問:警方要是早管,能出現這樣的情況嗎?十多年沒人發現,怎麼可能?是不是警方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不曝光什麼都不知道,曝光了什麼都嚇一跳!

好孩子也給搞成殘疾越慘越值錢

一位名叫王秀勇的殘疾老人曾在東莞街頭賣藝時,混跡過「丐幫」。王秀勇說東莞周邊很多丐幫專門操縱殘疾人和兒童進行乞討。東莞丐幫都來自於同一個地方,八成為河南周口、駐馬店、信陽一帶。他們開始時是每年用三、四千塊錢,租下家鄉的殘疾兒童。後來因為這個利太大了,又上外界收,有的甚至是偷來的,騙來的、搶來的。只要是殘疾的,越殘疾越值錢。用丐幫的行話說,相長的越慘、越丑,越能來錢。

王秀勇稱,幫主為了利潤,好孩子也給搞成殘疾。有的硬用磚頭、木板把一、兩歲小孩的腿給敲斷,流膿感染了不給治,慢慢這個腿就爛掉了,越慘他越賺錢。

丐幫的規律是,丐幫打手早上五時多,把這些殘疾孩子放在早市門口,買菜的人多,經常會有不錯的收入。中午則把他們安置在工廠、工業園區門口,等工人下班出來,會有人給孩子施捨。下午五、六時,孩子們又被放到各個夜市入口,一直到半夜一、二時才收工。

給童丐吃強力安眠藥不行就扔掉

王秀勇稱,七八歲、五六歲的乞丐,幫主怕他們跑、藏錢、往家裏通風報信、報警,就給吃藥不讓說話。小一點的給吃強力安眠藥,讓他昏昏沉沉睡幾個小時,在那討錢。等小孩醒來時再給吃安眠藥,這樣的小孩壽命都很短,有的一看不行了,就把這個小乞丐活活扔了,誰看到誰也不敢撿。

有的小孩病得很嚴重,幫主捨不得花錢給他看,越慘他放那兒錢賺得越多。這個孩子快要斷氣了,就被扔在綠化帶、江邊。

丐幫大幫主有五、六個打手,能控制十五、六個孩子,小幫主也能控制十個左右的孩子,對於這些孩子的管理非常嚴格,體罰挨打是家常便飯,下手非常狠。

這則關於東莞乞丐的視頻報導,引起網友熱議,單在網易就有388,721人參與這條新聞的討論,有43,820條跟帖。多數網友稱此事怵目驚心,要求嚴懲犯罪團伙,也有人指責政府不作為。

網友怎麼說

*「奇怪了,所有人都在怪黑幫,為什麼你們說話前就不能經過腦子?如果政府有作為,打擊掉黑幫,讓所有普通百姓都不為吃穿發愁,還會有這種事出現?國家是年年拿大把錢往外送,絲毫不管自己治下百姓的死活。」

*「東莞真的很垃圾,這都是政府的不作為導致的。我南下深圳時都要經過東莞,看見東莞的破舊工廠,就會想起東莞市的黑暗。每座城市都會有不法分子,如果政府不作為,或者說政府也已經爛了,這座城市只會增長犯罪,人民幸福指數降低,城市永遠沒有前途。」

*「我是個有孩子的人了,這樣的文章我相信是真的。在中國這個社會,低層最可憐,如果連這個報導都不去堪憂,是不是您生活在高高的廟堂之上?這個社會已經讓我們沒有安全感了。」

*「這個肯定會被刪掉,ZF肯定和這些有關係。掃黃那麼認真這個是肯定的,因為他們可以爽,這個操控乞丐的肯定給了他們錢,去你媽的垃圾政府。」

*「這個比東莞色情產業惡劣多少倍,怎麼沒見利用公權力搞幾個專項剿滅一下?怎麼沒見央視義憤填膺的報導一下?還弘揚正能量,弘揚他媽的正能量!」

一個成年人走在大街上就被人拉去砍掉手腳,居然沒人管,那下一個人會是我嗎?或者是你?住在這樣的地方,安全感從何而來?所有的問題都是社會體制的問題。共產黨本來就不管屁民的死活,那些有辦法的黨官早就把家人移民到「在大街上不會被人拉去砍掉手腳的」安全國家,他們自己則在國內繼續當個飲噬百姓血汗錢的裸官。

責任編輯: 王篤若  來源:人民報記者唐颯芮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14/0607/4041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