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不知爹是誰 19歲未婚媽殺死初生兒 打工妹未婚先孕屢見不鮮

北京3月16日電浙江嘉興市南湖區人民法院近日審理了一起故意殺人案:兇手年僅19歲,她將自己剛出生的孩子親手扔進河中溺死。在圍繞此案展開的採訪當中,打工妹當中「未婚媽媽」群體隨之浮出水面。

法盲:19歲「未婚媽媽」殺死親生兒成被告

此案兇手是一名19歲的打工妹,在一家足浴店打工。去年7月,她因為腹痛去醫院,發現懷孕多月即將生產,可她連孩子的父親是誰都不知道。她不想讓人知道自己生了小孩,更無法撫養這個孩子,於是萌生了殺死孩子的念頭。

孩子出生4天後,她將孩子用電線捆起來,掛上灌滿水的瓶子,親手扔到河裏溺亡。次日一早,孩子的屍體被人發現,她被告上法庭。今年2月24日,此案在浙江嘉興南湖區法院開庭審理。

據辦案人員介紹,這已經是該法院一年之內審理的第二起因未婚先育引起的故意殺人案件。此前,一名17歲的打工妹在宿舍產下嬰兒後,剪斷臍帶,將嬰兒從宿舍窗戶直接拋下。

這兩起案件共同的特點是:「未婚媽媽」都年齡較小,不超20歲;學歷較低,只有小學、初中文化;她們一個在工廠打工,一個在足浴店打工,從事的都是社會底層的工作,工資水平低。

法官認為,在上述案件當中,打工妹法律常識空白、社會地位低下及生存狀態惡劣是她們殺嬰的根本原因。

性無知:打工妹「未婚先孕」現象屢見不鮮

記者採訪時發現,在廣東、福建、浙江等外來務工人員聚集地區,不少年輕女工都有過未婚先孕、墮胎等經歷。有的工廠雖然也開展過針對性的教育和宣傳,但是效果並不明顯。

記者在福州金山工業園區採訪時看到,這個擁有600多家企業的工業園區聚集着大量紡織服裝、電子設備、機械製造等行業的外來務工人員,傍晚時分,常有男工騎着電動摩托車守候在女工宿舍樓下。

記者在該園區附近看到,每隔幾百米便會出現一處專看婦科、男科的廣告牌,電線杆上雖然被環衛工人塗上了一層白漆,但依稀可以看到油漆掩蓋下的「人流」二字。不足兩百米的一段路上,分佈着5家診所,記者走訪發現,診所不做人流手術,但卻會向顧客贈送某家婦產科醫院的「現金卡」,憑此卡可享受免費孕產體檢,抵扣無痛人流手術費200元。

附近一家婦產科醫院的醫生告訴記者,很多打工妹到這裏做人流,「一些打工妹避孕措施做得不好,一年打兩三次的都有」。據醫生介紹,很多來做人流手術的打工妹都只請了一天假,上午做完手術,下午休息,第二天繼續上班。

深圳一家女工權益保護機構負責人陳燕娣告訴記者,不少女工在未婚先孕後選擇結婚,但更多的人選擇放棄。她認識一名來自廣西玉林的女工,懷孕5個月了自己才發現,而且不清楚孩子的父親是誰,孩子生下來後被送到外地由人收養。

在佛山,打工妹未婚先孕、墮胎的情況也並不鮮見。據佛山市婦幼保健院統計,該院從2011年10月到2012年10月間共實施人流手術9493起,超過一半的女性為外來工;順德有兩家醫院每年所做人流手術超過1萬例,其中五成以上是外來工。

佛山一家婦科醫院的醫生指出,在佛山,打工妹已成為接受人流手術的主要人群,且呈現低齡化、重複人流次數多等特徵。「有一名打工妹,不到兩年時間裏來我們醫院做了多次人流,子宮壁薄得我們都不敢再給她做手術了,但是前不久,她又來了。」

打工妹性教育、法律教育和情感疏導一個不能少

不少女工告訴記者,她們的社交圈子很小,下班後精神生活比較空虛,一些人因此交上不良男友,導致身心遭受重創。

深圳女工金艷說,他們工廠平時上夜班不是很忙,大家都是一邊用手機上網一邊幹活,夜班車間裏經常聽到手機QQ的響聲。廠里大部分女工都是用電話聊天、網戀來消磨時間,她身邊至少有3個工友在網上聊天戀愛然後被騙的例子。

福建省總工會女工部部長張紅璇說,近年來,80後、90後的外來女職工人數逐年增多,她們大多都是單身在外打工,工廠生活單調乏味,情緒容易出現波動,應針對性地開展健康教育。

深圳市總工會生活女工部部長鄧潔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談到,很多打工妹從農村出來,文化程度低,缺乏相關的生理常識,應當為她們補上相關課程。而且,十八九歲的女孩子正是需要情感慰藉的時候,工廠、社會都應開展相關教育,正確引導其情感需求。鄧潔強調,對女工的情感引導不能走過場,不是簡單舉辦幾場講座、幾次晚會,需要形成常態化。

目前,深圳市總工會已經依託深圳市職工繼續教育學院建立女職工學校,希望學校的老師能深入到工廠、車間,把健康常識、法律知識帶給女工們。

廣州伊麗莎白婦產醫院婦科醫生徐文霞認為,醫院等機構應加大宣傳力度,讓女工充分認識到人流的危害。(稿中所涉打工妹為化名)

責任編輯: 於飛  來源:新華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14/0316/3804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