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娛樂 > 港台娛樂 > 正文

黃家駒不死的樂與怒 緬懷一代搖滾靈魂人物

2013年6月29日香港二十年了……二十年前的明天,遠赴日本發展的Beyond樂隊主音黃家駒因為墮台客死異鄉,狠心向萬千樂迷作“無聲的告別”,然而從過去走到現在,那充滿樂與怒的“昔日舞曲”依然縈繞人心。一連兩天的黃家駒紀念篇,讓我們一起緬懷一代搖滾班霸的靈魂人物,重溫這位音樂天才的傳奇故事,還有,回味那段一起高呼Rock& Roll的“光輝歲月”。

Beyond樂隊於1983年成軍,寂寂無名的“長毛小子”,從地下走上殿堂,無數經典歌如《阿拉伯跳舞女郎》、《舊日的足跡》、《真的愛你》、《午夜怨曲》、《光輝歲月》、《大地》、《長城》、《灰色軌跡》、《海闊天空》……風靡大中中樂壇30年,而前經紀人陳健添(Leslie Chan)在1986年簽下Beyond,他對Beyond的成長,當然有着更深、更直接的體會。

小強面見真情

陳健添曾經因為歌曲版權跟Beyond鬧不和,之後更打上官司。已經移民澳洲多年的陳健添,對昔日夥伴依然關心,日前接受長途電話訪問時,他細訴跟黃家駒一起度過的7年光景、往事。在1987年,Beyond推出首張EP《永遠等待》後,逐漸為本地樂壇認同,陳健添有一次跟黃家駒到橋咀島演出,當天黃家駒打扮嚇了他一跳:“他的頭髮沒有梳理,戴着一副厚眼鏡,衣服又沒有整理過,穿着一件襯衫再加一件很不搭的卡其色外套,真的很隨便,不過他覺得沒有什麼問題,看到漢堡包就大口大口咬下去,還豎起大拇指大讚好吃,就知道他這個人很簡單,很有真我個性,人品很真。”

說到黃家駒的隨和,陳健添重提“小強面”的故事。話說有一天晚上,黃家駒錄完《勁歌金曲》後,跟雷宇揚等朋友到五星級酒店吃飯,平時喜歡光顧旺角樂隊房後麵茶餐廳的黃家駒,在高級飯店內,仍然下單牛腩面,陳健添憶述:“當吃到一半時,有位朋友發現黃家駒那碗面內泡着一隻如黃豆那麼大的小強,黃家駒的朋友馬上怒火大罵:‘一百多塊(那時候為90年)一碗牛腩面居然給小強客人吃,快點叫經理過來!’但黃家駒沒有生氣,還說算啦,別人都是打工而已,不要難為人,不吃也吃了。”從這件小事,就可以看到黃家駒很有同情心,懂得體恤別人。

重新改造四子

談到擔任Beyond經紀人的“棘手”事,陳健添分享了當年要遊說四子穿上奇裝異服宣傳《阿拉伯跳舞女郎》的故事。當時是87年,陳健添靈機一觸,遊說他們穿上阿拉伯民族服飾宣傳,雖然明知道一定有異議,但仍然硬着頭皮獻計。Beyond對新造型當然不喜歡,不停抗議,不過陳健添知道黃家駒最明白事理又可以起帶頭作用,所以主力說服黃家駒,指這首曲一定會紅,要是他們願意穿阿拉伯衣服一定成為話題,結果黃家駒考慮了片刻就願意了,其他成員也不敢有異議。

陳健添和Beyond一直合作無間,直到89年底,他和四子關係開始變差,雖然沒有成為仇人,但暗藏心病,可是一次慈善之旅,卻修補了陳健添和黃家駒之間鴻溝。90年,電台高層透過陳健添邀請黃家駒到新畿內亞做探訪,由於資源有限,黃家駒只可以帶一人同行,陳健添自薦上陣,在幾天行程中,陳健添和黃家駒很少交流,直到行程最後一天,黃家駒在小教堂跟小朋友唱歌,之後跟每人逐一擁抱:“家駒看到我的時候,很自然地抱着我,那一刻我覺得跟家駒之間的誤會完全消失了,我很感動,他過世20年,至今我還清楚記得跟家駒這個擁抱。”

未見最後一面

相識多年,陳健添對於Beyond依然有一份情義結,對未能看到黃家駒最後一面倍感遺憾。當年他從朋友那裡知道黃家駒在日本跌倒昏迷,之後相約到日本,他們一下飛機就飛車到醫院,只是因為日本唱片公司的人員阻撓,他和朋友不得不回香港再等消息,陳健添說:“第二天在日本機場,朋友跟我說家駒昨晚過世,怕我傷心,所以臨上飛機才跟我說。那一刻,我腦袋一片空白,只差幾十步就可以進入病房看到家駒最後一面,就是因為我在場,連累其他關心家駒的朋友都沒有看到他,我很內疚。”另一件令他仍然耿耿於懷的事,就是不能帶領Beyond成功打進日本市場。

黃柏高:音樂天才後繼無人

金牌經紀人黃柏高(Paco)於90年代曾經跟Beyond共事,期間發佈過兩張專輯,卻打造了《海闊天空》、《情人》等經典作品,至今仍然是黃柏高的最愛,遺憾不能替他們製作演唱會。說到黃家駒,黃柏高感觸後繼無人:“家駒是一個最難得的天才,他的聲音、歌詞有很強烈個人風格,是集所有優秀元素於一身的音樂人。很可惜,即使是二十年後的今天,都沒有一個像他那麼有天分的人,一個都沒有。”

當年Beyond在香港打出名堂後,吸引到日本經紀人公司,Amuse就有意簽他們到日本發展,黃柏高也盡量配合,並鼓勵他們在日本製作唱片。不過對於黃家駒有意在日本發展的決定,黃柏高則有所保留:“當年我有跟他商量過,在日本製作唱片就絕對正確,但真正要發展,難度非常之高。”

挑戰難度闖日

然而黃家駒的音樂世界天空海闊,外闖之心堅定不移,黃柏高說:“我跟他說你們挑戰一個難度最高的地方,雖然你們很努力去唱日文,但是也很難融入當地文化和藝能界。黃家駒當時十分堅持,覺得可以闖一番成績。當年大家都希望向外發展,所以當收到日本邀請是很吸引,可惜不幸的事也在當地發生。”

黃家駒逝世二十年,他的音樂卻不死,黃柏高深信如果他仍然在生,一定會繼續在樂壇綻放異彩:“他們的精神永遠都不死,Rock& Roll永遠不死。”

單立文:沒有了態度,沒有了樂壇

當年黃家駒的喪禮,單立文(豹哥)就是扶靈人之一。時光飛逝,二十年過去,單立文從未忘記這位故友,讚揚黃家駒留下來的音樂作品影響深遠,是一個“音樂奇葩”,永遠值得人尊敬。

單立文與黃家駒私下感情很好,也很了解他。單立文表示黃家駒一直會以正面角度思考任何事情,很有愛心,很有態度:“很多事情有他在整個感覺不一樣,自從黃家駒走了之後,很多東西都缺乏了色彩,令人若有所失。”單立文更不諱言:“沒有了家駒,沒有了態度,也沒有了樂壇。”

鄧建明:水火不容沒辦法比

太極成員鄧建明(Joey)與黃家駒的友誼從做樂隊開始,回憶青蔥歲月,鄧建明稱當年兩人喜歡去尖沙咀河內道一家馬來西亞餐廳,錢包有錢時候會點兩碟“鮑汁雞球飯”,聊到餐廳打烊。聊追女生?鄧建明笑言:“我和他都是近視,我戴金絲眼鏡,家駒還是戴厚框眼睛,哪會追到女生?”

在鄧建明心中,黃家駒是“吉他王”,喜歡英倫音樂,是黃家駒教他聽英國搖滾樂隊“The Police”。早期鄧建明與黃家駒、黃家強(微博)曾經組NASA樂隊,相信是首批香港樂隊到大陸蛇口登台。

後期鄧建明和黃家駒各組太極及Beyond,盛傳兩隊斗得水火不容,鄧建明說:“哪有得比,沒有這回事,他們有很多熱歌,我們都會想他們的歌火的原因。”鄧建明稱最記得《翡翠歌星賀台慶》,後台擠滿歌手,他說:“我們太極、Beyond一大群人在化妝間玩‘估劇名’,哥哥(張國榮)還一齊玩,又怎麼會不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和 來源:騰訊娛樂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港台娛樂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