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高官醜聞湧現 官方嚴查記者

作者:

大陸媒體人近日狂爆多名高官的醜聞後,當局隨即頒令各地傳媒單位,要嚴格審批記者證及加強對編採人員微博的監控。業界和網絡人士均認為,十八大後官方對新聞管控明顯加強。此外,中宣部又再介入媒體的運作,要求深化政府宣傳機器的功能。

中國國家新聞出版總署周二向各地新聞機構下發通知,從下月中起,開展為期兩個月的專項清理,全國新聞單位要對屬下持新聞記者證人員徹底清查,不符合條件者一律被註銷。整頓重點包括清查各新聞機構,是否存在黨政機關工作人員、廣告公司人員以及企業經營者等,非新聞機構人員持有記者證的亂象。通知還要求,各新聞單位建立新聞記者的微博管理制度,規範新聞採編人員的職務行為,以此強化新聞記者隊伍的管理。

在網絡發放重慶北碚區委書記雷政富不雅視頻的,人民監督網調查記者朱瑞峰周三接受本台記者訪問時指,事件引起社會輿論廣泛關注,揭露官員腐敗問題往往依賴民間輿論和網友爆料,而是次對記者微博的管控,無疑是要壓制來自民間的監督。

他說:「每一個公民都有言論自由,記者本身亦是一個公民,祇要發佈的訊息是事實,每一個都是公民記者,當局就要怕民間的監督能力太大,根本不用國家新聞出版總署來管甚麼人才有資格當記者,這個監管是違法的。」

發佈不雅視頻後遭到死亡威脅的朱瑞峰指,儘管在十八大之後,新的班子比較強調反腐,通常新班子上台之初,都會把反腐敗作為主要任務,現階段習近平談到的反腐敗,暫未見有太大動作,朱瑞峰認為這種監管對開放新聞監督毫無進展,反而有所退步。

他說:「新聞出版總署下通告,要監督記者,當局要強化黨對記者、對媒體的控制,因此不是一個好消息,由黨來管着人民,本身是自相矛盾的,不開放新聞和言論自由,是很不好的徵兆。」

現為網絡人士的中國海洋時報原記者昝愛宗指,中共十八大後,業界對於能在一定程度上舒緩新聞管控本有所期盼,但新聞出版總署的通告內容,除嚴格記者證件管理之外,又附加了對個人微博的控制,是十八大後官方對新聞管控明顯加強中。

他說:「這個通告的目的就是乾脆要你收聲,要你聽話,在微博活躍的人,通常都是記者,他們就是要他們不能亂說,不能亂發些與當局口徑不一的言論,要發就發報紙上寫的東西,但這些都是報喜不報憂,歌公頌德的文章,要管理記者的微博是不妥當的。」

昝愛宗指,自習近平主政後,中共對網絡的管制未有任何放鬆跡象,至於通告要求各地新聞單位,成立由人事、黨委、紀檢等機構代表組成的所謂「記者證年度核驗工作小組」,負責專項清查,昝愛宗認為問題的根源本身來自新聞出版總署亂發記者證所引起。

他說:「過去幾年社會上不斷有廣告公司人員,企業經營者等非新聞機構人員持有記者證的亂象,例如剛獲諾貝爾獎文學獎的莫言,他被揭發擁有記者證,都是新聞出版總署發的,所以當局必須儘快整頓此亂象,以免繼續引起更多的尷尬情況。」

在網絡披露多宗官員腐敗事件的《經濟觀察報》總編助理王克勤向記者指,要詳情研究該通告內容後才作評論,但初步認為十八大後,暫未覺有太大的新聞監控。

他說:「目前我的一切採訪報道工作,仍然如常,未有受到太大的影響,至於開放新聞和言論方面,我的感覺是環境較以前有些寬鬆,其他的事宜,我就不好說了。」

記者多次致電中國新聞出版總署,其辦公室電話一直無人接聽。

中宣部部長劉奇葆周三在中央新聞單位調研時強調,新聞戰線要按照黨的十八大要求,要下決心改進文風,以好的文風,不斷深化黨的精神與宣傳貫徹,進一步推高各類媒體傳播力的影響。

此外,中國本土研發的聊天應用程式(APP)WeChat(微信)去年推出以來大受歡迎,不僅中國民眾愛用,用戶也開始拓展到台灣與美國、英國等地;但根據英國《衛報》報導,北京異議人士胡佳最近表示,他懷疑當局透過WeChat監控通訊內容,因為他只透過WeChat說過的話,國家安全單位竟能準確引用。

責任編輯: 吳量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12/1213/2731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