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蘭州段50年漂萬具浮屍少人理 黃河居民被迫飲屍水

黃河蘭州段水面佈滿垃圾和過百浮屍。互聯網據不完整的統計數字顯示,每年有近300人於黃河自盡,僅在甘肅蘭州約80公里的水域,數十年間,就...


黃河蘭州段水面佈滿垃圾和過百浮屍。互聯網
 
據不完整的統計數字顯示,每年有近300人於黃河自盡,僅在甘肅蘭州約80公里的水域,數十年間,就漂蕩着至少一萬具浮屍,更因此出現了「挾屍要價」的職業撈屍人。在1980至1997年的17年間,當地水上派出所打撈上岸的屍體已高達6,500具,但對於被浮屍及垃圾污染的河水,當地村民只是在添加漂白粉、「淨水寶」作簡單淨化後,就直接飲用,有如飲「屍水」。
 
簡單凈化後飲用
 
「白天搬個凳子守在石屋門前,不經意間就能發現順江而下的死人。」什川鎮的職業撈屍人魏氏父子說。據悉,兩父子每年「從死人身上發的財」,就多達10萬元人民幣。
 
數據顯示,自1960年代以來,在蘭州段黃河水域,就至少有一萬具浮屍,且以每年200至300多具的規模增加。部份浮屍被撈屍人撈起運走後,會移交親屬或民政部門火化。至於那些無名浮屍,則被隨意丟棄,繼續在黃河間漂蕩。
 
雖然有當地村民曾就上述問題作出抱怨,但沿河兩岸的70多戶至今仍沒有自來水供應,他們的食水都是通過冬天直接從黃河取水儲藏,然後做一些簡單的凈化後,就直接飲用。
 
由於迄今為止,並無人對村民所飲用的食水作水質檢測,故此他們猶如飲用「屍水」。
上海《東方早報》/蘋果日報


黃河蘭州段 50年漂萬具浮屍

黃河蘭州段約80公里的水域,50年來累計漂浮着至少1萬名浮屍。多到不但「撈不完」,而且還有職業「撈屍人」,大發死人財,這可一點都不假。當地記者在 一篇「魏氏父子的『油錢』」的報導中,揭開了「撈屍」的面貌,並指屍體還以每年200到 300具「急速增加」,讓人看傻眼。

「撈屍」在當地早就是公開的事實,雖然有人見怪不怪,但當地記者為完整追出塬貌,今年9 月,也掏出300元(人民幣,下同)油費,登上「撈屍人」魏職軍的快艇「隨船採訪」。10多分鐘後,一片連綿的「垃圾海」躍入眼帘,各色各樣的漂浮物連結 成片圍堵在小峽水電站的大壩前方。

 

  挾屍要價 大發死人財

  魏職軍說,每年撈到的屍體從60具至100多具不等,截至9月初,今年撈上來的已近50具。這還不包括蘭州市水上派出所和榆中縣派出所打撈,及小峽水電站清理庫區垃圾時處理掉的屍體。這些浮屍都被發現在蘭州市區至小峽水電站約25公里的河段。

  由於領屍要付錢,幾年下來,前往下河坪村尋親的人絡繹不絕,浮屍「身價」也水漲船高。「條件好的多給點,條件差就少給點,實在不行隨便給點拉走。」

  對於「挾屍要價」,也傳出每年魏家「發的死人財」多達10萬元,魏氏父子未正面回應,不過,魏職軍的父親和哥哥承認,一具屍體的打撈費最高會達到數萬元。而且,衹要是前來認屍的,無論結果如何,一般都要支付500至數千元不等的「油錢」。

  浮屍究竟有多少?雖無精確數字,但綜合當地公安、民政部門以及其他撈屍者敘述,可以確認上世紀60年代以來,黃河蘭州段約80公里的水域,累計漂浮着至少1萬名浮屍,而且,時至今日,仍以每年200至300具的規模增加。

  叄無屍體約佔3成

  蘭州市水上派出所的統計顯示,每年有近300人在黃河中結束生命,在4月至9月間,平均每月就有20具浮屍被打撈上岸。其中,「無人報警、無人認領、無線索源」的所謂「叄無屍體」就佔3成。

  皋蘭縣民政局局長俞樹珠表示,每年由該局負責掩埋的無名屍體約有3、40具,由於缺乏固定掩埋場所,每具屍體都要就近選擇合適地點請人掩埋,隨着物價上漲,喪葬費也由幾百元漲到一兩千元,民政局每年都要向財政部門申請一筆專項資金。

  「妳報了警,屍體上查不來任何身分信息,晚上就又放回水裡,讓他繼續漂。」蘭州市水上派出所的義務搜救員雒元茂說,在黃河邊,不乏被打撈上來的屍體再度被打撈的事例。

  當地政府曾規畫籌資修建公墓,專門辟出一塊墓地,安葬黃河遊魂,但承攬項目開始後,被當地媒體報導是黑惡勢力斂財,還有13家單位和個人被騙1000多萬元,全案告停。於是時至今日,遊魂不安。浮屍繼續在在千里黃河漂盪。旺報

責任編輯: 于飛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