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姜維平:王錚依據自己的挺薄理念質疑谷開來案

薄谷開來(中立者)在合肥中級人民法院法庭上,2012年8月9日
薄谷開來(中立者)在合肥中級人民法院法庭上,2012年8月9日
REUTERS/CCTV via Reuters TV
作者 小青

在谷開來殺人案開庭後,曾經有人質疑接受審判的人不是谷開來,後來這一質疑聲逐漸消減。但九月8日,美聯社再次報道了薄熙來支持者王錚在網上的一封信說,她曾經要求最高法院宣布穀開來的死刑判決無效。這次王錚不說庭上的人長得不像谷開來了,而說出生年月搞錯了
王錚在信中表示,通過全國身份證系統查明,谷開來出生年份為1963年,而非官方媒體公布庭審紀錄所說的1958年。她說法庭、裁判、律師和所有文件都可能弄錯出生日期,但谷開來本人卻不可能,很難讓人相信真正的谷開來留意不到這種錯誤。即使她的身份證上的出生日期是錯的,但法律上還是應該跟從身份證上的日子。所以她認為這起審訊是假的。據報道,由谷開來母親聘請的律師沈志耕則表示,庭審紀錄宣布的年份1958年是正確的。到底怎樣看谷開來的出生年月,為什麼挺薄的人硬說不是谷開來,他們這樣做有什麼目的,有什麼動機?
我們請姜維平談談他的看法。

 

 

你認為接受審判的谷開來是不是她本人,前不久有人說,長得不像,好像比以前胖了,你怎麼看
 

姜:法庭上接受審判的人就是谷開來,不要有任何懷疑。現在美聯社的報道也好,還是其他海外媒體的報道也好都是依據王錚的話,那麼王錚又是依據什麼呢?顯然王錚本人和谷開來並沒有見過面。她既不是北大的谷開來的同學,又不是大連重慶或北京時期的朋友,生意上的合作夥伴。王錚依據的是挺薄的理念,是非常不負責任的。因為你只有認識一個人,才可能對他的形象進行比較。王根本沒有見過谷開來就說庭上是替身,這是很簡單的常識。
我們看谷開來在庭上的那些表現,從言論到行動,一直到她講的「三個尊重」,那個排比句。我們可以看看谷開來過去發表的文字,她很喜歡用排比句。雖然官方播放的錄像比較簡短,但是我們看到她在庭上的所有表現,一看就知道是谷開來。有一個細節,谷開來站在庭上,法警向她出示什麼材料,她回頭一瞥的神情,一看就是她本人,這就是她習慣性的動作。
 

谷開來在庭審上好像比網上流傳的那張照片胖一些,是什麼原因

姜:這同她被羈押的環境有關,我過去被關押過。谷開來過去很注意保養,打扮也很講究。現在被羈押,可能是單獨關押,對她可能也較為寬待,同其他嫌犯比較,對她肯定會比較好,吃的好一些,又缺乏運動,心情沮喪,可能會產生虛胖,再加上日照時間少,就變得蒼白。我認為她有點浮腫,身體不很健康。
 

王錚一直在死挺薄熙來,好像也看不出她和薄熙來有什麼特殊關係?王錚是在爭取正義嗎,有人說炒作,因為很簡單的一個道理,中國受冤枉的人很多,高層如趙紫陽,異議人士如劉曉波,好像王錚從來沒有站出來替他們說話,為什麼只替薄谷說話?
 

姜:有兩種可能,第一她是教師有人利用她,把她當槍手,利用她來傳達薄熙來家族和谷開來家族以及社會上極左勢力的思想理念。另一種可能,她本身左的思想嚴重,從心底支持薄熙來。她如果有正義感,不屈服於官方的壓力,為什麼在重慶打黑的過程中,薄熙來打壓很多企業老闆和官員,全部採取踐踏國家法律的辦法,為什麼王錚不去替她們說話。這方面的例子很多,王錚為什麼不站出來講話,現在單單就薄熙來的案子不斷站出來表達她的觀點,當然這是她的權利。我對官方因她講話而羈押她也持反對態度。在谷開來庭審是不是替身問題上,她一再散布謠言,是非常可惡的,因為她代表一種勢力,要把水攪渾。

我們法制還不健全,能夠審理谷開來案,一個中央政治局委員妻子犯了法,能面對法律,這在中國已經是一個石破天驚的事情。非常了不起,應該肯定。王錚出來講這種話,完全是沒有根據的,而且是別有用心的。
 

谷開來到底是58年出生還是63年出生呢?

姜:我對谷開來出生年月沒有研究,但是有一點,谷開來有若干個出生年月,這符合她一貫的思想性格。當薄熙來有權時,谷開來經常根據她生意和社交的需要,變更她的年齡。她盡量把自己講的年輕一點。她有若干身份證件,當時我們都知道。這就造成生日上的差別。
 

你對薄熙來最終如何處理有什麼預測?
 

姜:圍繞薄熙來的案子,由於官方信息不透明,也由於上層圍繞人事布局,輿論形成兩面倒,一派說要重判他,另一派就主張軟着陸。無論如何,預測薄熙來案沒有什麼太大的意義,因為中國沒有獨立的司法系統。但是有一點是肯定的,如果放過薄熙來,那將為日後習近平接班留下巨大的隱患。等於告訴老百姓,你犯了法殺了人沒有什麼關係,只要手中有權。我相信,習近平也好,李克強也好,胡溫也好,他們都希望國家走向法制,那麼對谷開來薄熙來和王立軍等人都應該嚴肅處理。
 

薄熙來是否知道谷開來殺人?

姜:我認為他一定知道,他這個案件起因其實是經濟原因,他們家貪腐問題太黑暗,他擔心,這個事情暴力之後,影響他的政治前程。如果烏紗帽沒有了,經濟利益也保不住。因此,預謀指揮這一謀殺事件。一切都安排好的,有預謀,有人遮掩,最後因內鬥,事情敗露,魚死網破,反目為仇,造成國際性事件,逼得中央不得不處理 。現在看,中央能不能依據事實和法律處理,要看兩代領導人在權力交接過程中能不能堅持原則,依法治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法廣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